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請不要道德勒索香港人


「改革移民及入境政策」的無約束力議案遭否決,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更表示政府無意改變單程證制度的運行。新移民議題討論得如火如荼,各持份者唇槍舌劍,全城也因此鬧得熱哄哄。

要求削減大陸新移民來港配額的團體較早前到政府總部請願。

筆者無意重提「加建升降機」論的荒謬、「新移民比本地人更勤力」論的可笑、家庭團聚等同移民香港也是人權的牽強附會。筆者只求港共政府、賣港議員和新移民團體不要再道德勒索香港人了!
 
凡有聲音指出單程證制度是導致社會福利資源緊絀的一大原因時,親移民政客和團體便無限上綱上線:駁斥這是「排外」、「歧視」移民,惡意標籤他們是「搶福利的蝗蟲」,還狠狠批評「港人優先」的思維狹窄和自私。
 
先容許筆者修改字眼,新移民「使用」社會福利資源是鐵一般事實,而新移民和香港基層在輪候福利資源上確是存在競爭關係。例如︰輪候公屋方面,「全港人家庭」和「港人單程證配額家庭」是輪候同一隊伍,而持單程證人士只需要宣誓內地沒有資產便能早日加入輪候隊伍,相反,港人卻經常因繁瑣的資產審查和申報程序而延遲申請、而輪候公營醫療服務方面,如做檢查、手術,港人和持單程證人士亦是輪候同一隊伍,變相等候時間延長,錯過接受治療的黃金時機。犧牲本地基層利益以歡迎源源不絕的外來人口,這符合公義和人權原則嗎?
 
寫至此,親移民派必義正嚴辭說新移民對社會有貢獻,使用社會福利也是天公地道。根據立法會秘書處資料研究組的統計,新來港人士勞動人口參與率從2001年44%升至2011年48%,仍較整體勞動人口大約六成的參與率為低。親移民派大概會辯駁沒有工作的新移民大多是家庭主婦,是社會不可缺少的角色。事實上,雖然新來港人士收入中位數從2001年6000元升至2011年7500元,但仍屬低收入水平,而新移民住戶貧窮率在2009年和2015年分別是41%和38%,約四成新移民住戶屬於貧窮人口,較全港住戶貧窮率佔兩成的高出一倍。
 
從以上數據得知,很多新移民屬於草根階層,自然對社會福利資源如公營房屋的需求較大,這是從新移民的經濟能力上進一步論證「本地基層和新移民在福利資源上是競爭關係」。
 
此外,全球不少新移民的共同特徵是常懷鄉愁。由於面對言語不通、文化差異、生活習慣不同等問題,大多對移民地方萌生疏離感,面對融入社會的困難。(情況因人而異,但大部分中國移民容易因根深柢固的民族主義思想累事,導致更難以融入社會,如在孟晚舟事件中,不少支持孟晚舟的華裔人士在法庭旁聽席高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大叫加拿大沒有法治精神、剝奪孟的人權。先遑論引入大量內地移民是極大機會讓他們利用言論自由的權利,宣揚中國特色價值觀,這套文化侵略已招來西方國家關注和反感。)由此可見,新移民對社會的貢獻不是源於對香港的歸屬感或建設更美好社會的土根情懷,而是為自身個人婚姻或家庭團聚的決定而負責。
 
相比內地,選擇來港定居必然是生活成本急增。若果沒有仔細考慮實際經濟能力便來港定居,卻要港人承擔其不理性的經濟行為的後果(為他們提供豐厚的福利如公屋、綜援……),這是毫不合理的。很多重視人權的西方國家也會在家庭團聚上設立經濟限制如在加拿大,申請者的擔保人務必負責申請人首三年的基本生活開支、而在英國,非歐盟移民家庭年薪收入要不少於18,600英磅,如連同一位孩子申請,年收入下限是22,400英磅,多一位孩子,收入要求便增加2,400英磅。防止移民家庭給納稅人造成負擔是維護香港利益的必要條件,何況香港處於水深火熱、自身難保的困況——面臨人口膨脹、福利資源緊絀等問題,收緊內地移民限制是合情合理,何來排外、歧視?
 
人口政策是社會發展之本。煩請有智慧的新移民勸勸投下反對和棄權票的議員、施麗珊女士和彭浩昌先生︰「不要反對削減每天150單程證配額。我不是歧視和排斥同胞,而是因為新移民之間也存在競爭關係。」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