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潘樂陶涉僭建】控方:水池容量達14噸 鋼板砌成不隨便移動 相信屬建築工程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及其丈夫潘樂陶,去年被屋宇署證實兩人在屯門海詩別墅的4號及3號獨立屋有僭建物。律政司票控潘樂陶於海詩別墅3號屋「明知未事先獲得建築事務監督的書面批准及書面同意,便展開或進行建築工程」,違反《建築物條例》(第123章)第14(1)及40(1AA)條。案件今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開審,案情指,於2017年4月2日至2019年1月9日期間,有人告發潘樂陶作為屯門海詩別墅3號屋持有人,明知未事先獲得建築事務監督的書面批准及書面同意,便展開或進行建築工程,即一個水池構築物。潘樂陶於庭上表示不認罪。

辯方由資深大律師麥高義代表,主要爭辯涉案水池是否屬於控罪所指的「建築工程」。水池位於海詩別墅3號屋花園,闊2.5米、長4.65米、高1.24米,總容量達14.4立方米,相當於14公噸。現職屋宇署小型工程及招牌監管組總主任的控方專家證人潘玉龍供稱,涉案水池性質好大可能是游泳池,其重量對下面的樓板構成相當的結構影響。他又形容水池「用鋼板砌成,它的設計擺在花園不會隨便移動,相信會相當長期,不會係一日、半日。」、「普通人不可能完成(鋼板砌水池),相信係由熟悉水池的人完成,這使我更相信係建築工程。」

潘樂陶(中)今早9時與律師團隊一同到達法院。右為辯方資深大律師麥高義。何君健攝
《蘋果日報》去年拍得的照片,右邊藍色部分為潘樂陶的3號屋和水池。《蘋果日報》圖片

代表控方的資深大律師蔡維邦,他曾於去年12月向刑事檢控專員提供獨立法律意見,認為潘樂陶與鄭若驊雖然均涉僭建,但無足夠證據支持鄭若驊僭建一事有合理機會達致定罪,建議只控告潘樂陶。

控方案情指,地政總署定期進行航拍勘察,2017年4月2日,曾拍攝到海詩別墅3號屋的範圍,顯示沒有水池構築物(structure)。及至2018年1月9日,屋宇署的屋宇測量師關汝傑與同事勘察海詩別墅3號屋,關汝傑負責屋外範圍,發現花園內有一水池構築物,於是拍照及量度水池尺寸(2.5米 X 4.65米 X 1.24米),當時見到池內裝了水。控方相信,水池建於2017年4月至2018年1月期間。

控方案情提及,屋宇署批准海詩別墅3號屋的圖則中,並沒有水池。在水池出現前,屋宇署沒有收到任何與水池相關的文件。控方指,本案需要考慮的是建造水池構築物是否需要(1)提交圖則到屋宇署(2)屋宇署批准。

控方續指,從屋宇署職員於2018年1月9日所拍的照片可見,水池構築物成了花園的一部分,池邊由木板圍著,反映建造水池的原意是作為花園裡的永久裝置。海詩別墅3號屋位於斜坡上,而花園座落在懸空的樓板上,樓板由混凝土牆支撐。經過計算,該水池所載水的容量可達14.4立方米,換算起來相當於14公噸,再加上水池本身的重量,將對樓板及混凝土牆構成顯著的重量。屋宇署必定要仔細審查這樣的水池建造計劃,以確保樓宇安全。

資深大律師蔡維邦,代表控方出庭。何君健攝

控方傳召了三名證人,第一名證人是屋宇署的屋宇測量師關汝傑。關汝傑於2017年3月受聘屋宇署,負責屯門區私人樓宇的樓宇安全。他於2018年1月9日與同事勘察海詩別墅3號屋,留意到水池,見到水池當時被藍色膠蓋蓋著,又見到水池尾部有喉管及警告標誌寫著「Warning」。關汝傑供稱:「入面係鑲緊,我無辦法睇到入面,只能在外邊視察。」他將發現水池一事記錄在視察報告。第二名控方證人是屋宇署的高級屋宇測量師蔡志民,他供稱,於2017年4月見不到海詩別墅3號屋有水池。

辯方資深大律師麥高義沒有盤問上述兩名證人,只盤問控方最後傳召的專家證人潘玉龍。麥高義一度反對傳召潘玉龍,指潘在屋宇署工作廿年(現職屋宇署小型工程及招牌監管組總主任)、欠缺獨立性;潘玉龍是建築師,而非工程師,他提供的意見超出其專業範圍。控方大律師蔡維邦則指,雖然潘玉龍是建築師,但在相關領域工作多年,清楚知道甚麼時候要向屋宇署提交圖則。署理總裁判官蘇惠德最後批准潘玉龍出庭。

潘玉龍於1996年加入政府,時任屋宇署的總屋宇測量師,需要審閱同事做的視察報告、審批圖則。他供稱,判斷涉案水池是否屬於控罪提及的「建築工程(building work)」是他的工作一部分。他在撰寫專家報告時提及,不能籠統說水池必然是《建築物條例》規定的「建築」,例如魚缸、風水缸等則未必受條例規管。

他在判斷涉案水池是否屬於「建築」的時候,考慮到多個因素:水池的性質、固定的程度、永久性的程度、尺寸等。他供稱,涉案水池性質好大可能是游泳池,而建造泳池很可能是建築工程,他續解釋:「一般情況下的游泳池有一定大小、基本設備,無論裝在室內/外,都需要建築總監批准。」潘玉龍沒有親自檢查過涉案水池,但參閱文件,指無提到水池有固定在任何東西,但他不能評估這個因素。

在永久性程度方面,潘玉龍從辯方專家報告得悉,水池四邊由輕量鋼板組合而成,然後放塑膠襯墊(plastic liner)裝水。潘表示,「用鋼板砌成,他的設計擺在花園到不會隨便移動,相信會相當長期,不會係一日、半日。」他又續指:「普通人不可能完成(鋼板砌水池),相信係由熟悉水池的人完成,這使我更相信係建築工程。」

至於尺寸,潘玉龍指:「注滿水係14,000kg,重量會對下面的樓板施加超過12,000帕斯卡(Pascal)壓力。」他又舉例說,一般住宅用的樓板,最低荷載力是2000帕斯卡,如果放置一件8000帕斯卡的物件在樓板上,就已經有機會令樓板受損。故此,他亦在專家報告寫道,「水池因此對下面的樓板構成相當的結構影響。」不過,蔡維邦後來問到:「當你制訂這份報告時,有無睇番任何計算,樓板可以承受幾多荷載?」潘則表示沒有。

控方專家證人潘玉龍,現職屋宇署小型工程及招牌監管組總主任。莊曉彤攝

麥高義連番質疑潘玉龍斷定涉案水池屬「建築工程」所考慮到的因素,欲爭辯涉案水池是否屬於控罪所指的「建築工程」。麥指,潘自行給予各個因素某一比重;潘不同意,指並沒有給予比重,只是考慮每個因素與本案的相關程度。

麥高義又質疑:「你列出了你認為適用本案的因素。」潘答道:「我不同意,因為那些是以前相關案件judgement列出的因素,這些因素不是我自己憑空想像出來,而係以前一些個案累積出來,而我們建築界好多人都參考這些因素。」麥高義提高音量說:「證人,請你直接回答問題,你在(你的專家報告)第8段列出一系列可變因素(variables)。」潘回應:「係。」麥高義繼續質疑:「就每項因素,你畀左個價值落去。」潘亦重申:「我只係講了每個因素的相關重要性,不是畀個價值出來。」

麥高義又指,潘玉龍在專家報告寫道:「裝飾水池/魚缸/風水缸,好多建築界人士不認為是建築。」潘同意,但指有多個因素要考慮,「例如魚缸,家用的小型魚缸,這個就未必係建築物/建築工程,但如果魚缸大到好似海洋公園個水族館咁,就好有可能係建築物/建築工程。」聆訊明續。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