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李永達:連監都未坐過唔似樣 黃碧雲:好彩有告你


「佔中九子案」將在下月9日宣判,「佔中九子」之一、民主黨前主席李永達昨日舉行新書《判刑前的沉思》發布會,民主派多人撐場,包括:民主黨何俊仁、劉慧卿、胡志偉、涂謹申、黃碧雲、單仲偕、尹兆堅、林卓廷;工黨李卓人、社福界邵家臻、社民連陶君行(港同盟成員)等。

李永達說,2017年他被預約拘捕當日已萌生寫書念頭,面臨入獄不覺自己偉大,「連監都未坐過,好似唔似樣」、「民主唔會天跌落嚟」。他在書中後記提及,牢記已故民主派元老司徒華說過的一句話:「不要讓民主黨敗在我們的手中。」

多名民主派人士出席李永達新書發布會。徐雪瑩攝

李永達在新書發布會上表示,在2012年立法會選舉落敗,以及2014年雨傘運動時,都沒有想過寫書。2017年林鄭月娥在特首選舉勝出的第二天,他接到灣仔警署打來預約拘捕的電話,遂產生寫書的念頭。李永達不擅長打字,他利用iPhone的語音功能將口述轉為文字,他在書中的序言道:「我喜歡辯論,甚至是激辯。我相信在尊重事實之下,不同論述及分析是可以為民主運動帶來更多的選擇。希望這本書能為未來的民主運動激盪起絲絲漣漪。」談及雨傘運動,李永達指:「我作為組織者能夠在香港這個歷史時刻成為其中一員,我感到無上光榮且無悔。」

判刑在即,李永達受司徒華影響,有感入獄只是很「濕碎」、「連監都未坐過,好似唔似樣……搞咗民主運動成20、30年,尤其搞佔領運動,我知道可能有機會被拘捕坐監,但我從來唔會用咩偉大、犧牲啲字,坦白講就係,如果我哋信民主唔會天跌落嚟,即係共產黨唔會直接俾民主你,唯一方法就係爭取、抗爭番嚟。」

黃碧雲(左)笑言,從電視上得知李永達(右)被拘捕時「好開心」,後來見到李永達時更上前擁抱說:「好彩有告你!」徐雪瑩攝

多名民主派人士支持李永達新書,李形容,出席者都是他「真誠的朋友」。同是民主黨的黃碧雲笑言,從電視上得知李永達被拘捕時「好開心」,後來見到李永達更上前擁抱並說:「好彩有告你!」。黃碧雲解釋:「其實民主黨真係有參與佔中架嘛,我哋嗰時真係好認真學點樣非暴力抵抗,又上堂咁。就算到佔中後來變咗雨傘運動,我哋好多人都在場,有啲人做糾察、有人搞論壇,前線、後援都有,無理由唔告民主黨。」黃碧雲又說:「好感激李永達代表我們民主黨,代表了我們所有不用坐(監)的人,大家都應該問:點解係佢唔係我?好感激,其實呢九個人係幫我哋頂咗一刀。」

「佔中九子」另一員邵家臻稱,李永達是他的好朋友,他的父親過世時,李永達到喪禮陪伴他和邵母一整晚。邵家臻在2016年掙扎是否參選立法會時,李永達亦有給予意見。邵說:「我問阿達,做咗政治之後呢,會唔會做唔到自己?佢就話,睇吓你自己點行。」4月9日宣判,邵家臻坦言希望能與李永達在同一個監獄服刑,「雖然唔同倉,但可能係不同嘅時間(放風),望到佢行過、或者踎喺度打籃球咁……咁樣已經係寒風裡面有杯茶飲吓,都唔錯。」

工黨李卓人亦有出席,李永達笑言,李卓人在去年九龍西補選落敗時,曾為李卓人而哭。李卓人則說,在4月9日當日亦會落淚,稱「李永達是有情有義的經濟大右派」、「可以交心」,又指「有時唔明點解揀佢哋九個」。李永達表示,還有很多料可爆,會考慮為回憶錄出下集,但有些內容證據不夠,在獄中亦不能用iPhone打字,或會先在獄中寫大綱。

1956年的學友社旅行,司徒華(前排左六)笑得燦爛。華叔紀念集《功成必有你在》

司徒華在2011年離世,李永達是華叔生前其中一個信任的人,李永達的回憶錄也多次提到華叔。他在後記表示,1999年民主黨面對回歸後議席下降、黨內組織建設不周、少壯派因最低工資與主流派爭執、退黨,司徒華召集了包括李柱銘、羅致光、何俊仁和李永達在內的「第二代領導」講話,留下一句令他刻骨銘心的話:「不要讓民主黨敗在我們的手中。」

根據書中所述,司徒華生前與李永達多次談及「學友社奪權事件」。司徒華在1949年籌備「學叢之友」讀書會,即學友社前身,同年加入「新民民主主義青年團」,即後期的「共產黨青年團」。李永達形容,「他與(當時)很多有理想的青年人一樣,認為共產黨提出的『新民民主主義』,就是他的理想及中國的出路」、「華叔在學友社可以說是廢寢忘餐地積極參與工作,成為社內大多數成員公認的一個積極分子及領導」。

書中指,50年代中期,「領導歐陽成潮突然通知華叔不用再回學友社工作……華叔認為這個領導的指示不合理,所以並沒有跟隨」;1957年,「有人提出修改會章,賦予贊助會員都有選舉權。這次決定通過後,便有300個愛國學校學生加入學友社」;翌年,「在會員大會討論中,很多愛國學校的成員輪流上台發言大力批判司徒華,說他我行我素,擁兵自信及不聽領導指示等等。大會並制止任何其他支持華叔會員發言……這件事之後華叔已客觀上被革除在領導層之外,成為一個普通社員。其後過了一段時間,他更被他的領導歐陽成潮從學友社調到一個新的兒童組織做義務工作。到此華叔便正式與學友社斷絕關係。」李永達指:「學友社奪權事件顯示了共產黨對其他組織滲透、分化、策反的策略及行動。這對於泛民主派團隊有非常重要的警惕作用。」

李永達憶述司徒華,稱讚他「是在搞群眾運動而不是搞精英份子運動」,「在第一次大型爭取權益的抗爭中,即1973年文憑教師爭取改善薪酬,華叔能掌握時機,成立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令教協這個工會及政治組織,到現在仍是民主派陣營中最有群眾規模,最有財政自主性的工會組織……在八九民運時候發起支持北京學生運動,動員不止一次百萬人上街,在香港政治運動歷史上罕有。」

1991年,六四事件兩周年,(右起)李永達、司徒華、劉千石、何俊仁一同遊行。華叔紀念集《功成必有你在》

司徒華的核心理念是甚麼?李永達指是「搞好群眾工作」和「有理有節有利」。

李永達在書中說,司徒華政治思維中「搞好群眾工作」是這樣的:「當專權的政府聽到你的意見及作出一些退讓,肯定不是單單聽你說道理,絕大多數情況都是靠群眾的壓力才爭取到成果……他尤其強調,我們所說的群眾不可以單單是那些在運動中最激進,走得最前的一群。群眾運動能夠成功的基礎就是,連通常不參與不留心政治的人都支持你所爭取的訴求,這個社會運動才有成功的機會。」

「有理有節有利」又是甚麼?李永達寫道:「『有理』指的是就算搞抗爭運動都要鋪陳出一個重要說服群眾的道理。當這個道理在社會上擴散的時候,就算組織以外群眾不參與,他們都會默默支持。『有節』意思就是絕大多數群眾運動都不可以透過一次的運動工作已得到成果,要重複透過多次,不斷捲入更多群眾參與的時候,這些爭取才有機會得到成果……『有利』就是對每一個階段性的成果都要牢牢『掌握鞏固』。」

「一個群眾運動是不可能在不斷重複失敗的運動中做到士氣的提高。要透過階段性成果的堅持,才可以維持群眾參與的積極性。」將司徒華的理念套用到現時,李永達說:「很多年青領袖在我觀察中,並沒有那麼大的耐性,及只想希望在一段短時間中得到他們心目中理想的成果……沒有一種長時間準備抗爭的心態,及沒有耐性,在運動中經常採取『攻其一役』而希望盡快得到成果,這做法大多數都是以失敗告終。」

李永達又說:「他(司徒華)認為能抗拒共產黨輕易消滅香港民主派的,最重要的就是組織工作……但是香港民主派這10年的組織情況,我想若華叔仍在生見到,都會『擰擰頭』、『握腕嘆息』,因為香港民主派的組織工作,在雨傘運動及後來並沒有很大的發展。這樣就提供一個很大的機會給共產黨逐個擊破。」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