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潘樂陶涉僭建】辯方:被告具聲譽品格好 控方:作為資深工程師一定知要入則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的丈夫潘樂陶,作為屯門海詩別墅3號獨立屋的持有人,被控明知未事先獲得建築事務監督的書面批准及書面同意,便展開或進行建築工程,即一個水池構築物。案件今日結案陳詞,4月25日下午裁決。

控辯雙方均表示,案件唯一爭辯的是涉案水池是否屬於法例定義下的「建築工程」。雙方結案陳詞中都有提及潘樂陶是資深工程師,經驗豐富。控方指,如果建造水池構築物會被視為建築工程,潘樂陶一定知道需要入則到地政總署及得到批准。辯方則形容潘樂陶:「被告是具高資歷的工程師⋯⋯一個品格良好、沒有犯罪紀錄的人。這對於決定他是否明知地建造一個違例的水池構築物是有關的。」

案件今年1月於屯門裁判法院進行預審,但正式審訊在西九龍裁判法院進行,案件編號一直是TMS15101/2018(TM是指屯門裁判法院)。控辯雙方的代表律師均表示,不清楚為何在西九龍裁判法院審理。眾新聞向司法機構查詢後獲回覆:「有關安排屬一般整體案件編排,司法機構不會就個別案件安排作出評論。」案件由署理總裁判官蘇惠德審理,他曾審理林子健案、吳文遠三文治案、陳柏洋(熱血公民成員)旺角衝突襲警案等。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的丈夫潘樂陶。莊曉彤攝

代表控方的資深大律師蔡維邦表示,潘樂陶承認住在海詩別墅3號屋,一定留意到水池構築物在他居住期間建造。蔡續道:「被告是非常資深及富經驗的香港工程學會會員。考慮到他擁有豐富的經驗,如果建造水池構築物會被視為建築工程,他亦都知道這樣的工程需要入則到地政總署及得到批准。」

代表潘樂陶的資深大律師麥高義,則在結案陳詞中形容,潘樂陶是具高資歷的工程師、品格良好、沒有犯罪記錄,「這樣非常高資歷的工程師,意味他知道水池構築物不可能造成任何結構上或安全性的影響⋯⋯當被告購置物業,作為一個甚具聲譽的工程師,他會對於3號屋的工程學規格非常熟悉及有興趣。」

麥高義的結語寫道:「沒有人比被告更重視建築物的安全。他是屋宇裝備、電力、環境、能源及機械工程的註冊專業工程師。他作為香港工程師學會會員逾40年,並曾於1998至1999年擔任會長。這明確地說明為何被告清楚知道當他購置水池時,3號屋是有能力承受壓力及重量的。只是簡單的計算,被告完全肯定水池構築物不構成安全性或結構性風險。在庭上,他的專家及屋宇署的高級測量師都證明了。」

代表潘樂陶的資深大律師麥高義。莊曉彤攝

控辯雙方爭辯涉案水池是否屬於法例定義下的「建築工程」。控方專家證人、屋宇署前總測量師潘玉龍在專家報告中,考慮了以下七項因素,以判斷涉案水池是否建築工程。蔡維邦在結案陳詞中表示,自2007年上訴審裁小組(建築物)處理梁麗蘇案後,這些因素在建築業界廣為人知:

1)構築物的固定程度
2)構築物的永久程度
3)構築物的大小
4)構築物擬建用途
5)構築物是否配備電力及水等設施
6)移除/拆卸構築物的容易程度
7)建造/組合構築物的容易程度

辯方亦有引用梁麗蘇案,但指上訴審裁小組(建築物)沒有提供這些因素的相應比重或優次,並引述2012年高等法院Profit Success Development Ltd案,該案由時任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區慶祥審理。麥高義引述區慶祥在判詞中,提及上述七個因素:基於甚麼準則衡量該因素的「程度」;是否所有因素均使構築物屬於建築工程;若不,各因素之間怎樣互相影響。區慶祥指,即使考慮上述因素,也不能客觀地理解,為何該構築物屬於建築工程而非機械裝置。

麥高義續說,這些疑問正正是辯方盤問潘玉龍的內容。麥高義提及潘玉龍作供時,被問到有否給予各個因素某一個比重時,潘玉龍表示沒有,但卻在每段落的結尾用上「相當高」、「不能納入考慮」、「非常高」或者「相對小」這些字眼。

涉案水池位於屯門海詩別墅3號獨立屋。

蔡維邦認為,涉案水池不可能是辯方所言的「(水底)跑步機」,即水池不可能輕易地被人在花園裡移來移去,因為水池四周被花園的木地板圍繞,而水池被移除後只見到泥地,並比周邊的木地板稍低,反映水池屬永久性構築物。蔡維邦又指,法庭應檢視《建築物條例》的字眼,判斷制定法例的目的,並指法例的核心是建築物安全。潘玉龍的證供顯示,仔細檢視構築物的擬建用途是有需要的,涉案泳池的使用者是人,所以必需確保水池適合,並且是安全的。

雙方不爭辯水池的重量,注滿水後約重14,000公斤,相當於12kPa的壓力,蔡維邦並借用辯方專家證人的數據,指這個重量相當於159個人(每人88公斤)站在闊2.5米、長4.65米(水池面積)的長方形範圍內。控方認為,這樣相當的重量會對其下方的樓板造成潛在的(potential)結構性影響。

蔡維邦續指,辯方專家劉志宏雖然在水池被移除前親身視察過水池,但沒有見過木地板下或池內的結構;水池被移除時劉亦不在場,所以不能證明水池的組成如辯方專家報告所言:「只是由鋼板及塑膠襯墊(plastic liner)組成。」蔡維邦認為,劉志宏基於在沙田倉庫見到的鋼板及塑膠襯墊,而認為水池僅由這些組件合成,是未經證實的假定,建議法庭不予比重。

蔡維邦認為:「正如劉志宏博士清楚地說道,為了使自己(劉志宏)確信泳池沒有令下方的樓板超負荷,仔細研究圖則及詳細的計算是有需要的。這進一步證實控方的立場,即圖則及計算應該提交到地政總署並取得批准。」

代表控方的資深大律師蔡維邦。莊曉彤攝

辯方麥高義同意立法目的在於確保建築物安全,引用專家證人劉志宏及控方後來補充的屋宇署高級測量師Thomas Poon的數據,指涉案水池沒有結構性或安全性的問題。麥又重申,根據註冊工程師、岩土工程師、涉足工程界逾40年的劉志宏計算,放多2至3個水池在涉案水池上面,也不會構成可能的結構性影響。麥指,不存在可能的結構性影響,則沒有需要提交圖則並取得批准。

麥高義在結案陳詞中批評控方專家潘玉龍。麥指,潘玉龍認為衡量構築物大小及可能的結構影響時,不能只考慮當前的個案,而要考慮涉案水池如果安裝在其他建築物的影響。麥高義形容這顯然是錯誤的,他的評估應該基於涉案的個別情況。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