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沒有手機的一天


DSE中文科即將在4月1日開考,前天不幸找回當年應考的劣作,不妨和各讀者分享一下。

「媽的。」我努力搜索我的背包,找不著手機的芳踪,連帶發現錢袋也不見了。
這是一個星期六的上午7時,我坐在一輛駛往大埔的紅van(小巴),心裏不禁慌張,去大埔是要參加學校社工舉辦的安老院義工服務,昨晚忘了向母親報告,今天天才亮便出發,若果母親今早起床不見我,按上次的經驗,她敢報警說女兒失踪的,我母親是個緊張大師及亂報警的師奶呢。
 
我發現身上只得一張八達通和數個輔幣,我無奈在大埔市中心下車,又發現忘記帶活動通告,今天究竟要去那所安老院服務呢,我又糊塗了。
 
我付畢小巴的車資,身上只餘一個一元輔幣,我要抉擇呢,在公眾電話亭掛電話給母親,或是掛電話給同學呢,我決定先打給同學。
 
「喂喂,映童…沙沙沙….安老院的地址是……沙沙沙…,噢,我WHATASPP你啦。」和同學的通話充滿沙沙聲音,最後一句WHATASPP我,真令我臨近中風邊緣,我沒有手機,怎樣收取短訊呢。
 
我走到附近一間茶餐廳,環顧四周,沒有電話可借,只看見收費台上放著一台電話,我厚著臉皮,問老闆借電話。
 
「過主過主。」老闆滿臉不屑。
 
碰了一個釘,總不是辦法,我在路中心截停一個婆婆,「婆婆,可否借個電話一用。」「我有看警訊的,你連婆婆也不放過,我會報警的。」我落荒而逃,我外表不差,怎麼會給人看作騙徒呢。
 
「小妹妹,忘了帶電話?」路邊一間豬肉店職員,上身赤裸,只圍著一條圍巾,好意詢問。真是仗義每多屠狗輩,得豬肉佬借電話,急忙先掛電話給媽媽。
 
「我報了警啦,你快快回家。」「我要參加活動呢,今個學期尚欠活動分。」之後再掛電話學校社工,總算找到安老院的地址。
 
幹完義工服務後,社工帶領我們到附近的一間酒樓午膳,當餸菜端上來時,大家忙著拍照上傳面書,而我沒帶手機,沒得拍照,唉,連吃飯前也無法上載食物圖片,打擾了我的生活習慣,沒帶手機的一天,真是折騰了一天,回家還要向母親解釋呢,今天真是倒楣的一天。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