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怎能把昔日的慰安所改造成證婚場所!


還真的只有外國人才會這麽願意公開自己最私密的事:Kate Mccann 的漂亮女兒Madeleine於2007年,一家人在葡萄牙度假時離奇失蹤,當時她只有三歲,至今還沒找到。Kate後來出書講述她這段很不幸的經歷:她提到,Madeleine失蹤後的相當一段時間,她沒法和先生行房,因她一直害怕女兒落在戀童癖的人的手中。

失踨時只有三歲的Madeleine和她的父母。網絡照片
我腦海裏的影像折磨著我,所以我一想到性就覺得惡心。
Tortured as I was by these nauseating images, it's probably not surprising that even the thought of sex repulsed me.

幸好她得到丈夫的理解,她每次跟他說「不」,他不但沒讓她覺得內疚,反而把她抱在懷中安慰她。

最近讀到合和馬上會向城規會申請,把一直謠傳在香港被日軍占領期間是慰安所的南固臺,改造成證婚場所。報道還引用合和主席胡應湘的傳記,胡在書裏表示,他父親已跟他說南固臺的確曾是女人被日軍凌辱的地方,但「我想使它重拾昔日的優雅,並把它融入我的計劃當中。」

位於灣仔船街的南固臺,屬一級歷史建築。網絡照片

理解到胡應湘的想法後,我只能概嘆,男女的思考模式真的可以很不一樣。正如當年我看了Kate的書後,會為Gerry在女兒失蹤後還有性欲而感到詫異,我現在同樣詫異,胡應湘居然以為把昔日的慰安所改為證婚所會帶來經濟效益!我很難想象會有新娘子願意在南固臺那種地方立下婚姻誓言:自己人生新開始,怎麽能在別的女孩人生被毀的場所進行?而且,婚禮後,洞房也好,度蜜月也好,難道新娘不怕會聯想到慰安婦被辱的影像,而覺得性很惡心嗎......

科學發達的今天也沒法研發出女人用的Viagra,不是沒有原因啊。

我有個在4A廣告公司工作的女性朋友,她笑言,公司曾為一個衛生巾品牌做廣告。當大家開會討論如何推廣該品牌的產品,她要跟男同事解釋,對女人來說,經期期間能坐得舒服很重要,所以廣告要重點宣揚衛生巾乾爽性,因哪怕只有一點經濟基礎的女人,都會願意為那份乾爽而多掏錢。

很另一個角度看南固臺。網絡照片

其實胡適早就領悟到,男女看問題的方式不一樣,可以互補,所以當他從美國留學後回國,就感到不習慣,因在中國受過良好教育的女人比美國少多了,他沒法從中國女人身上得到看問題的新角度。他寫信給母親,抱怨「回國後沒有女朋友可談,覺得好像社會上缺了一種重要的分子。」我想,合和的管理層應該是缺乏說話有分量的女性,才會出把慰安所改為證婚所這個餿主意!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