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緬甸可作為「海上新絲路」重要支點並緩解「馬六甲困局」


緬甸位處中國西南部和人口龐大的孟加拉與印度之間,有多個面向孟加拉灣及安達曼海的港口,主要港口包括實兑、勃生、皎漂(包括馬德島港)、毛淡棉、仰光與土瓦等。通過印度洋,可連接南亞、西亞、阿拉伯半島、非洲及歐洲等國際市場。對中國來說,能暢順使用緬甸的港口,將可大幅縮短前往西方的航運路線,更可緩解「馬六甲困局」。此外,緬甸豐富的天然資源,包括石油、天然氣、水力發電及礦產資源等,對中國亦甚具吸引力。

中緬油氣管道與港口群成就「海上新絲路」

中緬油氣管道工程——位於雲南省龍陵縣的原油管道分輸站。維基百科照片

於2013年建成使用的中緬油氣管道,使由中東及非洲經印度洋運來的原油和液化天然氣,在抵達緬甸若開邦首府實兌的皎漂港(接收天然氣)及旁邊的馬德島港(接收原油)後,可沿管線經曼德勒至中國邊境城市瑞麗計量站進入中國,然後再分三線輸往雲南、貴州、廣西三省。中緬油氣管道每年可輸送原油2200萬噸(佔全國總進口量的7%:而經馬六甲進口的原油仍佔總進口量之3/4)及天然氣120億立方米(佔全國總進口量約5%)。中緬油氣管道的開通,對緩解馬六甲困局,及保障中國的油氣供應安全作出了突破性的貢獻。倘於未來能繼續開拓緬甸的港口作為油氣接收港,並透過開闢管道輸往中國,將可進一步緩解「馬六甲困局」。(在地理位置上,除了緬甸南部的土瓦港距離中國較遠,各主要港口包括:皎漂、實兑、馬德島、仰光、勃生、毛淡棉等與中國的距離大致相若。)

地圖來源:蘋果日報

在航運方面,作為緬甸第三大港的實兑港也是加爾各答至仰光的航線中途站,且與皎漂港有汽輪連繫。皎漂港除了作為能源進口港外,也可停泊25萬至30萬噸級遠洋客貨輪船。緬甸政府與中信集團以三七分合股拓建皎漂港及鄰近工業園,並批租皎漂港75年的經營權。
 
仰光位於伊洛瓦底江三角洲仰光河口,是缅甸農產品包括米、柚木、石油、棉花和各類金屬礦藏的主要出口港,當中包括蘇雷港、班梭丹港、蘭馬陶港和博塔塘港等四個港口,是緬甸最大的港口區。
 
勃生是缅甸伊洛瓦底省首府,與仰光同樣位於伊洛瓦底江三角洲,是歷史悠久的大米貿易中心,及出口以米和柚木為主的河港,萬噸輪船可於勃生河航行,且有鐵路連接仰光。
 
毛淡棉位於仰光市東南面,是緬甸第四大城市及緬甸東南部的貿易與航運重鎮。同時也是中南半島「東西經濟走廊」之西岸起點,自西向東,經泰國、寮國至東岸越南蜆港;以及北向經仰光及內比都,通往孟加拉的中南半島「西部經濟走廊」的起點。
 
土瓦位於緬甸南方,與泰國相臨,是中南半島「南部經濟走廊」之西岸起點,自西向東,經泰國、柬埔寨連接沿越南東岸的中南半島「東部經濟走廊」。緬甸政府於2010年已決定效法深圳把土瓦深水港建設為全國最大規模的工業及貿易特區,吸引泰國、中國、日本、印度等多國投資水電、石化、煉油等項目。中國方面,緬甸政府於2016年批准珠海振戎能源有限公司(獲中國授權可進行原油貿易的四家國有企業之一)投資30億美元(佔股七成),於土瓦建設年產達500萬噸的煉油廠,以及油庫、碼頭、成品油貿易等一系列相關項目。該煉油廠同時改變了緬甸由油品淨進口轉為自給自足。

緬甸尚待開發的油氣資源開啟中緬能源合作契機

根據緬甸政府在2014年於第二屆海洋油氣峰會上公布的數字,其石油及天然氣的探明貯量分別達1.6億桶及6400立方米。根據已知的地質資料,緬甸的石油和天然氣主要分佈在若開山脈與禪邦高原之間的緬甸中部沉積盤地區域和沿海大陸架,共包括14個陸上盆地和3個海上盆地。目前已發現的陸上及海上油氣田分別有19個和3個;但由於緬甸缺乏資金技術及基礎設施較差,多個具潛力的沉積盆地仍未被勘探,預計隨著多國能源投資者的介入致勘探活動增加,緬甸將會發現更多的油氣田。雖然緬甸的油氣產量僅能幫補中國西南三省的部份需求,但兩國能源合作的互補性強,特別是中國的資金與技術支援配合緬甸的油氣進口港及輸送管道,對雙方發展持久及穩定的關係具莫大助益。

緬甸具豐富的礦產及水利資源

緬甸的礦產資源種類既多且豐富,主要包括銅(礦藏規模大、礦體埋深淺,礦石品位高)。根據緬甸政府於2015年的統計,緬甸蘊藏鉛(30萬噸)、鋅(50萬噸)、銀(估計750噸)、鎢(7500噸)、錫(2萬噸)、銻(礦點逾31個)、鎳(200萬噸)、鉻(2.3萬噸)、鉑(與鉻鐵或鎳礦伴生)、金(提煉後約1.5萬噸)等金屬。中國可為緬甸的各種金屬礦產提供就近、龐大及長期的市場,從而達致雙方互補共贏。
 
緬甸是世界五大寶石生產國之一,盛產多種寶石,包括:紅寶石(最優質紅寶石「鴿血紅」的重要產地)、藍寶石、翡翠(全球最大產地)、黃玉、碧璽、綠柱石、琥珀等。中國於緬甸的交通基建投資,既使緬甸的寶石出口貿易成為創匯的重要經濟產業,同時翡翠貿易也是中緬交往的其中一條紐帶。
 
緬甸的水利資源甚為豐富,四大水系包括伊洛瓦底江、欽敦江、薩爾溫江、錫唐江縱貫南北,其水利資源佔東盟十國水利資源總量達四成,唯因缺乏設施致僅屬有限度開發。電力是中國在緬甸其中一項重要投資,當中最大規模的密松水電站卻遇上龐大阻滯。密松大壩位於緬甸第一大河伊洛瓦底江上游,倘順利建成,將是該流域7座水壩中最龐大的一個,也是全球第15大水電站。基於中緬經濟走廊的多個項目對電力有龐大需求,自2011年開始被擱置的密松水電站因影響電力供應致影響著中緬多個項目的順利推展。中國駐緬甸大使洪亮多年來試圖說服當地的克欽邦民意領袖,當地甚至有聲音指當地逾九成信奉基督教的克欽人其實是受到外來宗教團體的影響,而非當地民眾的本來意願;但克欽邦的三個主要政黨(克欽國大黨、克欽邦民主黨、克欽民主黨)曾發表聯合聲明齊聲要求停止興建密松水電站。緬甸政府可能因此需面對每年需向中國繳付5000萬美元的賠償金及8億美元的一次性違約金。

位於緬甸第一大河伊洛瓦底江上游的密松大壩,因民眾反對而停建。網絡照片

深化跨境經濟合作

雲南被定位為「一帶一路」面向南亞及他的東南亞的輻射中心。在中南半島各鄰國中,中國與緬甸有最長的共同邊界,在雲南的4個國家級邊境合作區,面向緬甸的便佔3個(瑞麗、畹町、臨滄)。其中最大的中緬陸路口岸瑞麗,就擬建成中緬邊境經濟貿易的中心,著力發展珠寶玉石、紅木、天然橡膠等資源加工業,並成為貿易、物流、加工、倉儲、旅遊面向東南亞的核心。中緬的跨境經濟合作無疑可深化兩個的互惠關係。另一方面,瑞麗作為位於中南半島「北部經濟走廊」上的邊貿重鎮,也是「孟中印緬經濟走廊」的重要節點。

中緬關係的發展受外部國際關係與內部民情因素影響

2017年5月,緬甸國務資政昂山素姬出席完在北京市郊雁棲湖舉行的第一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後,轉到北京訪問,與習近平和李克強等會面,並簽定多項兩國合作協議。美聯社資料照片

中國當然希望緬甸能成為「一帶一路」的出海口,及「海上新絲路」重要支點,並繼續開拓更多油氣管道以緩解「馬六甲困局」。可是兩國的地緣經貿合作能否順利開展,分別受外部際關係與本地民情因素所影響。外部國際關係方面,歐美國家因緬甸實際掌權者昂山素姬處理羅興亞難民人權問題不力,對緬甸實施經濟制裁,驅使昂山素姬對中國態度軟化,並懇求中國對緬甸在經濟上加強支持。另一方面,中國為推動中緬經濟走廊的產能合作及基建工程,極希望與緬甸落實興建密松水電站以提供足夠電力;但卻遭到大部分緬甸民眾的反對,仰光大學於2017年進行的民意調查更顯示,有85%的緬甸民眾反對密松水電站項目。昂山素姬甚至擔心若強行興建密松水電站將引發與2011年同等規模的全國性排華運動,嚴重衝擊中緬關係及緬甸的經濟發展。中緬關係的維護,需平衡多方面的因素,才可確保緬甸能作為「海上新絲路」的支點;同時中國方能繼續通過緬甸作為緩解「馬六甲困局」的部署。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