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大學現象之──記憶力沙漠化


【撰文:陳言新】

「能不能引一個經典作家的名句,或是一句千古名言,或是格言?」我問同學。如常,下面一片死寂。這是大學議論寫作課,我們在談理論論據。

沈默是金,你可以說這是亞洲及香港學生的特色。這班是理科加商科學生,於是我補充一句:「你可以引經濟學或科學家的名言,開開我們的眼界也好,例如愛恩斯坦……」

他們都是經過DSE進來的,換言之,應該有議論寫作的訓練,就是那些只選第一題抒情文的同學,也該有些金句在口袋裡吧。

「我──思──故我在!」終於,一個女同學囁嚅說出。另一個說得很篤定:「一寸光陰一寸金。」我馬上送上鼓勵。另一個很辛苦的背出一個電視節目主持人說的金句:「最大的空間是進步的空間。」就這樣。

網絡插圖

背誦,對隨手拿著手機的一代而言,像長出第六隻手指一樣怪誕。為什麼要記呢?教師講到什麼啟人疑竇的地方,學生在下面馬上google,就可以測試到教師的實力。上課所有的講義、練習都放在moodle上,手機下載就可以,連紙筆都廢了。若我不發問,他們連手機都懶得打開,這時,當教師要警惕自己,古希臘有犬儒曬太陽,發問?你就別擋在學生和冷氣機之間吧。

所以,他們的記憶力,暫時比金魚好一點,別問學生上周講到哪裡,或是昨天講過什麼,每次我問完這些問題,再看著他們憋著的表情,又難堪,又內疚,我就更內疚了。

「記不住吧!」於是我忍不住「分享」我們沒有手機時怎麼讀書的,譬如看了什麼名著,用一本筆記本抄下金句,專研的經典,更要做卡片,那等於把全本書抄一次,這是眼到與手到。遇上震撼心弦的句子,例如杜氏妥也夫斯基的名句:「如果世上沒有上帝,一切皆可行」;或是莎氏比亞令人傷感句子:「人生不過是行走的影子」;或是讀起來(口到)還會打通任督二脈的句子如:「暮春三月,江南草長,雜花生樹,群鶯亂飛」,不只過目不忘,而且化為熱血,一直運走全身到心裡,此為心到。

說到這裡,同學當然領略不到,我立刻穿越到現代:「現在也用手機看書,因為許多經典書籍都免費,而且方便,擠地鐵時,沒空間開卷,一打開手機,按apps便立刻去到上次讀到的頁碼,免了書籤,還可以用手畫線,做筆記,看英文書更可以查字典。孔子讀書要翻斷竹簡,韋編三絕,我們是不是幸福多了?!」這時,幾個同學閃了閃眼睛,起碼會聯想到漫畫吧。

「然而,實體書籍本來有厚度、有觸感、有版面設計、新的還漫出印刷香氣,多維度的靠近一本書,讓右腦參與知識的醞釀,記憶才可以打開來,變成陳酒,香氣四溢。相反,電子書沒有空間,觸不到,摸不著,每頁都一樣,我試過背誦,就是記不住,就是記住了也很快遺忘。」

「記憶力,正在沙漠化,對吧?!」下面,幾位同學開始點頭。上下兩代竟然在此共鳴! 

那天,我沒有說:「趁機會好好享受仍然可以記憶的快樂時光吧。因為記憶,將成為智能機械人的專利,智人只能靠邊站,或是跪求著。而這一天,比你們預想的要更快到臨。」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