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涉搶手機案】許智峯質疑「狗仔隊」收集議員資料 「可能傳給中聯辦」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峯涉搶手機案,上周被裁定表面證供成立,今日續審,被告許智峯出庭自辯。許智峯供稱,立法會議員其中一個職責,是維護立法會的獨立及尊嚴,議員不應受干預及壓力,才可保護其建制地位以監察政府。他表示,甫上任就留意到俗稱「狗仔隊」的官員通傳及應變小組,不時在立法會大樓出現,紀錄議員所在位置,形容「狗仔隊」在立法會出沒是荒謬,原因有三:小組無權進入立法會、其監察議員行蹤的行為違反《個人資料私隱條例》、干預立法會運作。許智峯認為,他作為議員,有責任查詢及阻止「狗仔隊」的行為,並質疑「狗仔隊」可能將議員資料傳給中聯辦或中央政府某些人。

許智峯今日出庭自辯,約10多名市民到庭旁聽,有支持者為他高舉黃傘。鄭靖而攝

許智峯稱,立法會並非公眾地方,所有人要向立法會行政管理委員會申請許可才可進入,但以他所知,通傳及應變小組成員從來沒有獲得許可。他指,按慣常做法,行管會批准許可後會知會議員,但他從沒收過有關通知,而他主動向立法會秘書處查詢,秘書處並無法回答有關批准。

許智峯表示,通傳及應變小組監察議員行蹤的行為違反《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理由包括他未被知會收集其資料;他曾寫信向政府表達他不同意,但資料亦被強行收集;政府聲稱小組目的是為了有足夠議員開會,支持議案通過,但他認為如要達到此目的,不需如此多人手,政府只需派官員在議會內,甚至只觀看立法會直播,或致電議員查詢其位置便可,指政府的做法超過法例中「合乎適度收集資料」的要求。

就干預立法會運作一點,許智峯稱,「狗仔隊」的存在,對某些議員來說構成壓力,因為無法得知誰可使用有關議員行蹤的資料,指有可能一些外間機構,如中聯辦也會接觸到。他稱,有些議員會認為自己需向政府或中聯辦問責,因此如果他們知道有關資料會曝露,或會影響他們會否回立法會投票,對某些議員來說是威脅,屬不當干預。

許智峯續指,留意到小組人員起初用紙筆紀錄,去年初開始轉用電話及電腦,認為情況更可疑,因電子儀器可令小組人員做更多事,如拍照、錄音或錄影,甚至上網轉移資料,「唔可以確定個情況,不過佢可以轉俾外間機構,可能中聯辦或者中央政府某啲人,我哋無辦法知……如果資料俾咗可能同內地政府有關嘅外間機構,會直接破壞一國兩制,干預立法會運作。」另外,他稱在2017至2018年間曾寫信予行政署,查詢小組的紀錄詳情,及表明其不同意小組行為,但不獲回覆。

辯方問及許智峯事發經過。在早前播放的閉路電視片段中,拍得許智峯在會議室外的走廊,一邊看著電話一邊走至玻璃門附近,視線看向電梯大堂,然後轉身往走廊盡頭走,一段路後再轉身折返,在玻璃門附近左右張望後,推門走出電梯大堂。辯方律師著他解釋當時的行為,許智峯說本來不太記得,但看過片段後,認為當時應該是想找助理取文件,但在電梯大堂及走廊均沒有發現助理,遂打算自己乘電梯到位於9樓的辦公室拿取文件。

許智峯指,在走進電梯大堂後,發現涉事的女行政主任,相信當時她在紀錄其資料,於是趨前要求查看她手上的資料,被女事主以「我做緊嘢,唔好難為我啦」拒絕,女事主其後垂低雙手。許智峯形容事主神態閃縮及鬼祟,又把手機放到身後,認為更加可疑,懷疑涉及嚴重違法行為,「政府成日話係公開資料,冇咩敏感,如果見得光唔需要咁閃縮退避。」他要求取閱不果,於是搶去電話,因為如非這樣,他就無法取得證據。

事發後,許智峯曾於記者會上道歉。資料圖片

控方反駁許智峯的說法,指許的目的,是想檢查身邊有沒有人,因為他之後會有所行動,而許在玻璃門前瞄一瞄又轉身走進走廊的動作,是因見到大堂有其他人。控方又提出,閉路電視反映許按的其實是往下的按鈕,反駁許指自己是要上辦公室的說法,質疑許按往下升降機按鈕只係掩飾,其實是想跟女事主對質。許智峯稱,對搶手機前的事不太記得,當時或有可能是要到樓下停車場取東西,指他平日都會在立法會上上落落,他亦不同意控方指他目的在於對質的說法,「對質唔需要藉口,直接問佢都得。」

控方詢問許智峯,是否認為該女事主是在執行職務,許指認為其做法不正當,因此不是職務,不過相信事主都是政府派來的。另外,控方質疑許指小組人員收集議員行蹤,是違反私隱條例的說法,詢問:「如果我喺立法會問梁耀忠喺邊,你話佢唔喺議會內,咁係咪犯法?」許回答:「如果我係收集者,我冇問過佢,我照收,同話俾其他人聽,咁係犯法。」控方指,小組人員出現在立法會大樓內,而大樓都是議員工作的範圍,質疑如何侵犯議員私隱。許指,並非認為政府人員侵犯私隱,但行為違反條例,屬違法行為。

早前警方數碼法理鑑證科發現,運輸及房屋局的Google帳號,有發送電郵至許智峯電郵地址的紀錄,而該電郵載有5個PDF附件,及後電郵的寄出紀錄被刪除。許智峯稱,在取去手機後,發現手機內載有議員位置及出入時間等資料,但他早前已表達不同意政府收集該些資料,但政府照樣收集,認為屬違法;他亦發現手機內存有數個月前的資料,而且鉅細無遺地紀錄議員行蹤,更確認他對政府收集資料目的之懷疑,於是把涉事手機中的檔案傳給自己,指要把違法證據存檔作舉報之用,亦讓管理其電郵的職員可即時分析資料。至於及後刪除寄出紀錄,他稱是因為不能被政府知道他掌握哪部分的證據,擔心若政府知道後,會相應地編造理由,或刪改紀錄,令其投訴不成功。他表示,已向私隱專員舉報,初步有回覆,即將展開上訴聆訊。

庭上早前播放了許智峯在事發後,在兩個記者會上就事件道歉的片段,許智峯稱,道歉是因為覺得涉事的女事主很慘,因他針對的是政府的違法行為,而該女事主只是「打工仔」,其行為令事主感難受。另外,其民主黨黨友對他嚴厲斥責,他認為個人有責任向事主道歉。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