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人生道路多波折


近日看李怡《世道人生》專欄,深受感觸, 因為我的人生也因受到洗腦而多波折。其實, 我原是出生並成長在比較富裕的家庭裡,從小就無憂無慮;上學有司機送,在家多傭人侍候。但父母教養好,不會沾染上那些千金小姐臭毛病,專心讀書;因成績好,也獲父親許下諾言出國深造。偏就在中學受到共產主義思想洗腦,一心把中國當作「祖國」,力志「為社會主義祖國貢獻青春」,高中未畢業就北上到北京過另一種生活。從此深陷其中難以自拔,甚至在文革時也「聽毛主席的話」,成為造反派得力骨幹,得以進入中南海見周總理這種沒幾個歸僑可有的殊榮。

1969年,還是文革時期,我父親在北京的家裡,曾親口問我要不要出境到香港幫他管理商務?那時是大家根本連想也不敢想的好事,只因我父親與葉劍英元帥是好朋友,而且當時葉帥的地位未變,他相當於中國的南霸天,軍勢力量強。由於從12歲就在印尼幫父親商務,使我也了解到這優勢,但我就天真幼稚到拒絕父親的好意而回答他「祖國培養了我,我要為國家出力」。

在我被批鬥得滿身鮮血時,我沒有因痛而哭,但我心裡滴血:「我為什麼這麼傻到要愛這樣一個國家」?
照片來源:李振盛的《紅色新聞兵》(照片中人並非筆者)

被批鬥那時是1970年初,罪名是「華僑國派來的特務」這樣荒謬。也許上天聽到了我的哀求,就讓我因禍得福,受到廠裡好心的黨委老書記的力助,出國申請沒有三個月就批出,當時連公安局都換了「公檢法」受軍代表管制。出國通行證由軍代表交給我並促趕快出境而且要保密不可告訴人。果然,到了廣州要出境時就被截阻,硬說我的通行證是用錢買的,要我回河北原單位再辦。我當時就膽大到似造反派上身回答邊防的人:「你不會打電話問此證是否真假」?他們還真的打電話問,聽到隔壁房的大聲喊叫,我聽得心裡發笑。

照片來源:李振盛的《紅色新聞兵》(照片中人並非筆者)

這50年裡,我從未忘記過這段親身經歷。自從回來自由世界,好像回到少年時,我依然愛看書,成了圖書館的常客;每天都從書架上有難以割捨的感情,借了一本又一本的書,才發現自己少年時受到很強烈的洗腦,看的都是那種紅色書籍因此從小就相信共產主義。看了更多百家爭鳴的雜誌後,也從《爭鳴》雜誌受到了教育。從讀到寫作,我也成為《爭鳴》多年的作者之一。憶起自己被批鬥那段事蹟簡直就是一小碟,有更多受折難的苦況,甚至慘死。我沒被鬥死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可能因為我平時在工廠與工人不分彼此,工人百姓始終是善良的。那批鬥我的民兵連長(文盲)在我離開工廠要出國時,向我誠懇地道歉甚至要下跪,我從不懷恨在心。他們也是受害者,受到愚昧的教育之故。

看到香港的年輕人無知、愚蠢的那些行為,我深感難過。難道半世紀前的往事還要重演,還要重蹈覆轍昔日的痛苦遭遇才會醒悟?李怡是香港人,我是外國生長的華裔,我們的真實苦況,不足以讓你們看透被洗腦的後果而遠離共產主義嗎?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