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涉搶手機案】裁判官問許智峯:你認為你有權搶手機? 24日結案陳詞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峯涉搶手機案,許智峯今日繼續自辯。控辯雙方已完成舉證,法官將案件押後至本月24日,聽取雙方結案陳詞。

數名市民手持寫有「許智峯無罪」及「撐許智峯」的紙牌,到庭支持許智峯。鄭靖而攝

許智峯繼續作供稱,在事發前約半年,他已向立法會秘書處就有關「狗仔隊」進入立法會一事查詢及投訴,當時秘書處書面回覆表示已收到其投訴,會作跟進及與行管會討論有關事宜,但並沒有回應他的查詢。裁判官質疑,既然立法會曾回覆他的投訴,但事發時事主梁諾施作為小組成員,照樣可出現在立法會,為何許仍認為小組成員是沒有獲批准,許智峯指他當時向秘書處查詢,小組是否獲批准進入立法會,秘書處並沒有回答其問題,他會理解為小組沒有獲批准。裁判官再問,沒有批准與他取去手機有何關係,許回答:「一個冇權喺度嘅人係好可疑,我向佢查詢,及目睹佢違法,所以我阻止。」又稱當時沒有想過與女事主有身體接觸,但想不到事主如此奮力保護手機。

裁判官質問許智峯:「如果有人拎把刀指住你,咁你梗係搶佢把刀啦,但當時你係搶佢部手機,你認為你有權咁做?」許智峯回答有:「我理解嘅法律,係任何人見到違法嘅事,任何公民都要阻止,何況係議員」。裁判官追問,為何他不選擇其他方式,如通知保安或報警等,許稱因為他有權,而且當時情況緊急,女事主把手機擺在身後,有機會把手機關閉螢幕上鎖,「如果佢冇收埋電話唔俾我睇,我有更好嘅處理方法。」

控方今日繼續盤問許智峯。控方引用許智峯在記者會上,曾多次承認自己做錯,許指道歉是因為他行動的方式令事主難受。至於運輸及房屋局政治助理符傳富早前作供時,稱事發當日許智峯交還手機給他後,曾對他說:「我預咗你哋會報警」,控方指許根本知道其行為是不對。許智峯則稱,自己當時的意思,是他取去內藏政府違法資料的手機,預料政府定會先發制人、上綱上線,將焦點放在其搶手機的行為上,淡化政府本身的違法行為。

許智峯稱,他曾就「狗仔隊」一事先後向政府、立法會及私隱專員公署投訴,但都不獲回覆,形容自己已用盡所有方法,做足所有跟進工作。控方質問他是否因而搶手機,許否認,稱事發時是因為留意到女事主梁諾施眼神鬼祟閃縮,不敢直望他,狀似想藏起東西,他認為定必有比侵犯私隱更嚴重的事,故才取去電話。許智峯在辯方提問時補充,該些更嚴重的事例如為偷拍、偷錄或轉移資料等。

對於許智峯昨日作供時指,擔憂小組人員收集的議員行蹤資料會外洩至中聯辦或其他外間機構,控方質疑許有何擔憂的基礎。許智峯指,他曾去信政府查詢有關資料的運用,認為如果政府是光明正大,可以正式回覆他的查詢,但政府並沒有這樣做,而且在整個政治氣候下,他不信任非民選的政府,形容「所有嘢都令我憂慮」。

許智峯被指在涉事的政府人員手機中,傳送了載有5個附件的電郵至其電子郵箱。控方提出,許聲稱政府違反《個人資料私隱條例》,包括沒有盡快刪除所收集之資料,又指當時在男廁內傳送檔案給自己,是為搜證作日後投訴之用,但在他所傳送的5個附件中,最舊的一份日期為3月16日,即距離事發當天只有一個多月,質問他既然是搜證,為何不挑選超過3個月的檔案。許智峯稱,當時見到手機內有數十個檔案,當中最少有3至5個日期為超過3個月以上,但他沒有時間細選最有利作投訴之用的檔案,因為當時小組成員正在找他,保安亦有可能會進入洗手間取回手機,而且他在電郵添加附件時所顯示的檔案清單,並非依時序排列,難以輕易挑選最舊的檔案,所以隨意挑選了5個檔案傳給自己。許智峯又稱,《條例》要求資料收集者在使用後要盡快刪除資料,因此若政府保留資料超過一日也不應該,故他所挑選的5個檔案,已足以支持其投訴。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