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學界斷莊潮】14大專今年僅5間有學生會幹事會上任 傘運後最差


每年的3至4月,是大專學界學生會的換屆期,本港14間大專院校中,今年只有5間院校有學生會幹事會內閣成功當選,分別是中文大學、浸會大學、理工大學、演藝學院和明愛專上學院及明愛白英奇專業學校聯合學生會,其餘9間院校分別因為候選內閣得票不足、沒人參選而出缺,俗稱「斷莊」。眾新聞翻查資料,雨傘運動後的首3年間,大專學生會出現零星斷莊,但最近兩年斷莊潮急劇惡化,今年的情況是5年來最差。

今學年14間院校幹事會情況如下,恒生大學學生會仍待進行補選,部分院校目前由學生會臨時行政委員會維持日常運作:

眾新聞製圖

多間大專院校學生會周二(2日)發表聲明,反對修訂逃犯條例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認為修例將會嚴重威脅人權,把所有香港人及來港人士置於險境。在今天面對大專學界「斷莊」潮的情況下,學界除了發聲明外,如何在社會議題爭議聲中定位?眾新聞向今學年五間沒有「斷莊」的幹事會了解過。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

中大學生會外務副會長呂天忻認為,即使有院校「斷莊」,其學生會臨時行政委員會仍然可以維持學界的聯繫,並就議題發聲,「就算斷咗莊,好多時都仲有臨委(臨時行政委員會),私底下有group,好似上月理大民主牆事件,你會見到好多臨政一齊聯署,唔係話完全無咗莊,學界就得返幾支莊。」

以往學界或許會由港大學生會擔當領導的角色,如今港大以至多間院校「斷莊」,學界會否變得「群龍無首」?呂天忻說,「好似上次理大民主牆事件,理大會主動話不如我哋一齊出聯署聲明,因為佢哋最切身,好似今次就住《逃犯條例》修訂,我哋學界都有行動,呢啲行動我地傾的時候,反而係中大、浸大提出要做啲行動,唔係特別係某一間去initiate,我唔會覺得因為港大斷咗莊,學界就無任何行動,群龍無首咁。依家都係朝住健康嘅方向去發展緊。」

保安局2月中向立法會提出修訂《逃犯條例》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社會爭議聲不斷,但至今超過一個多月,學界4月2日才就事件發聲明,呂天忻解釋指,《逃犯條例》有其複雜性,亦需要理解不同法律界人士的司法觀點,學界要更多時間消化,才能夠作出一連串的行動。她說,「咁多間院校會出席遊行,我哋都係個facebook page出咗Post,我地都會有校內外嘅街站。」

中大學生會於上周日(30日)出席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遊行。中大學生會facebook

香港理工大學:

理大學生會外務秘書周美芝認為,「斷莊」潮對於學界之間的聯繫難免會造成影響,「事實上學生會規章,臨委出席、參與程度非常少,去到外務嘅聯合聲明,幹事會係可以代表到成個學生會去聯署,去到臨委個步驟一定多咗,甚至唔可以落,呢到其實就會影響到。」

周美芝又說,雖然理大學生會會就《逃犯條例》有進一步行動,但其他沒有幹事會的院校則較難參與,「唔係佢地唔想幫手,係唔可以代表個間院校去幫手。」她認為現時的學生會更加需靠自發、以投放更多人手去關注社會議題,「無論四間定係十間SU,去到外界做一樣野,學生嘅力量仍然係到,只係人手上以前十間每間擺4個人落去,就有40個人,而家4間就要擺10個人,先至有以前嘅人手。」

但她承認同學們對於政治議題始終較為冷感,「以我觀察,我哋同學對於外務議題關注程度係唔大,因為我哋同其他院校嘅形式唔同,我哋比較中央,所有組織都係under學生會,幹事會可以有好多能力協助唔同組織,同學睇幹事會嘅定位係會focus睇會內處理組織的問題,去點安排其他莊去facilitate內務上的野,你只要將內務做得好,外務做成點呢,其實佢哋都會比較冷感,當然你唔好去到親中、建制(立場)啦。」

理大學生會、編委會以及城大編委員會出席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遊行。何君健攝

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

浸大學生會會長方仲賢表示,「斷莊」潮反映學生對於社會、政治的失望和無力感,他認為今後的浸大學生會,應該先做好內務,藉此拉近與學生的距離,「我覺得學生會唔單止係做外務,其實suppose係內務處理好,然後再做外務,而呢樣係相輔相成。」、「唔止浸大,以成個大專學界為例,可能自雨傘運動之後,大家對於成個社會關注程度有所下降,呢個係好顯然易見,但《逃犯條例》來講,我覺得都多人關注,呢幾年的議題入面都引起佢哋concern。」

浸大學生會facebook周一(1日)發布了有關修訂《逃犯條例》資料整理的「懶人包」,方仲賢表示會繼續就《逃犯條例》與學界合作舉辦不同活動,「嚟緊應該會搞街站、印leaflets,令同學關注呢個議題嘅嚴重性」、「會就逃犯條例出返個聲明,合作而家仲傾緊,但係得四間院校,以我對外務立場睇法來講,我覺得力量咁薄弱的時候,合作係應該更加緊密。因為大家都知道個情況係幾咁嚴重。」

學聯過往會就不少的社會議題作出行動,例如2014年的雨傘運動前發起罷課等,如今面對學聯碎片化、學生會在社會上有何身位?「你覺得以前可能係帶領成個運動嘅角色,我覺得其實係睇返議題,呢個時勢學生企咗出來,但係而家面臨嘅社會狀況,仲有無好似雨革嘅事件出現呢?就未見到」、「我覺得係睇我地呢幾屆學生會係學生嘅比重提升咗幾多,等佢哋去關注同埋認同,肯追隨學生會步伐、嚮應呼召。呢幾樣係要呢幾年做好。」

香港演藝學院學生會:

學生會外務副主席梁煜星承認,今年學生會政綱不會針對外務,「因為成立呢支莊最大目的唔係話要搞好多外務野,係改善校內事務為主,但係一啲我地覺得好重要的位置,都會作出回應,」、「我哋都係突然之間搵返個connection,同其他U慢慢建立返,知道個實際情況係點」、

他認為演藝學院的學生對於學生會需求不大,「我哋呢個歲數嘅人,已經對學生會有個抵觸,加上之前學生會表現未如理想,唔清楚學生會可以做得到啲咩,或者覺得學生會做啲野好偏激,逐漸大家對學生會呢三個字越來越isolated,不感興趣,再加上我哋學校nature,返學時間係上午9時至晚上11時,同其他大學好唔同,所以我地每一個Faculty嘅timetable都好tight,每個同學都好大壓力,更加唔會有熱心人組成學生會。」

翻查過去傳媒報道,演藝學院(APA)學生會曾於2016年5月與樹仁大學學生會合辦論壇,當時邀請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以及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等人出席,惟遭校方拒絕借出場地,其後更指學生會違反紀律,並禁止使用及借用校園內任何場地,迎新營等活動一度受影響。

梁煜星補充說:「大是大非的議題上,如果我地幫到手盡量就幫手啦,但外務來講唔會係我地最著緊的任務。」

明愛專上學院及明愛白英奇專業學校聯合學生會: 截稿前未有回覆。

中文大學學生會、浸會大學學生會、理工大學學生會均表示不會出席支聯會舉辦的六四晚會,至於會否就六四舉辦其他活動,目前仍在商討中。演藝學院學生會則表示,未有六四相關議題進行討論。

三間有幹事會上任的大學學生會均表示,不會出席今年支聯會舉辦的六四集會。資料圖片

上周四(28日),樹仁大學學生會補選投票結束,幹事會候選內閣「瀟同」早前因為在政綱中提及學生會需保持政治中立,以及「去政治化」等問題引起爭議,有人更成立Facebook專頁「不信任瀟同就任樹仁學生會幹事會行動」,最終「瀟同」取得133信任票,158不信任票,因不信任票比信任票多而落選。

事實上,今年1月港大學生會候選中央幹事會內閣「蒼傲」的政治立場同樣引起爭議,校內外的反對聲強烈,不但民主牆上出現「全票反對蒼傲」標語,Facebook同樣出現「不信任蒼傲就任香港大學學生會幹事會」,候選學生會會長鄭鎮熙曾回答同學問題時說「如果我哋有幸當選,應該帶領同學面對依啲問題(學生自殺),而並非一啲政治問題。」有人不想選、有人參選但不想碰政治,為何學界這一年會出現這種風氣?

今年1月,港大學生會候選中央幹事會內閣「蒼傲」的政治立場引起爭議,最終落選。資料圖片

前港大學生會外務副會長彭家浩卸任後、擔任今屆評議會轄下常設時事委員會署任主席一職,他認為無人上莊的原因,或許因為同學看不到付出會有回報,「要犧牲時間做公職,好多時個成效係咪即時回報到,我哋見到唔係,好似馮敬恩同李峰琦(港大前學生會會長、前外務副會長)為咗爭取社會訴求,被判社會服務令,同埋好多時成為傳媒焦點,係一部分嘅壓力來源,俾同學有種「吃力不討好」嘅感覺,好多香港學生嘅趨勢就係要做Intern、拎CV,無人想去掂呢個『熱廚房』。」

過往港大學生會是學界其中一個領導者的角色,如今港大學生會出缺,誰會擔起這支大旗?彭家浩對於港大「斷莊」感到可惜,雖然時事委員會的職責,能夠舉辦活動促進同學對時事的認識,撰寫聲明等,但他認為仍有一定程度的分別,「無人出來選,即係無民意代表到佢哋」、「時事委員會已經隔左一層,唔係全民投票出來,其實做到啲乜呢?係比較難去講。」

雖然港大今年不能作為主導的角色發起行動,但彭家浩說,仍會嘗試就《逃犯條例》等不同議題,以時事委員會的角色與學界合作。「香港大學希望用時委員會個身位去同其他大專院校去合作,但係佢地接唔接受我唔清楚,可能佢地覺得個認受性唔高都唔出奇,因為我地依家無學聯,無一個好清晰嘅制度、憲章,講明你哋參與程度係乜乜乜,而家都仲係一個議題式合作。」他又稱,港大今年仍然會按傳統六四洗刷國殤之柱與重漆太古橋,至於會否有其他關於六四的活動,仍在商討中。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