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判決前夕】邵家臻:記得問候我媽媽,多啲搵佢飲茶


2014年雨傘運動9人被控公眾妨擾罪,案件明天(9日)宣判。自審訊結束後已經近四個月,9人明天將在庭上再聚首。九子之一、社福界立法會議員邵家臻面對即將入獄的可能,在判刑前夕接受訪問時說,希望與其母相熟的朋友,日後可以定時與邵媽媽飲茶,還有問候邵媽媽。

眾新聞在判決前夕訪問九子,問及各人近四個月的經歷、面對可能入獄的準備、裁決對香港的意義。其中陳淑莊與鍾耀華不欲受訪。以下是邵家臻的回應:

邵家臻最放心不下的是媽媽與愛人。邵家臻facebook照片

審訊結束(12月14日)至今近4個月,怎樣運用這段裁決前的日子?

審訊完結之後,喺辯論嘅層面要做嘅已經做晒,我就回歸議會工作同家人關係上面。呢幾個月,我喺議會裡面有咩可以做嘅盡量做,提議案、提動議、提問題,有啲我跟開嘅個案盡量結束。另外,有預備入獄時嘅支援,包括我自己嘅身體,我做咗身體檢查, 調較啲藥、安排緊治療,即係糖尿病上眼問題、打針嗰啲。

我媽媽方面,我陪佢多啲,同埋都聯絡咗啲小學同學、大學同學,同我媽媽比較相熟嘅,安排佢哋見面同埋希望我坐監之後,佢哋可以定時搵我媽媽飲茶,可以問候我媽媽啦,呢啲係對家人嘅支援。

仲有辦公室,我早前約了張超雄,做一啲工作嘅轉移,如果有啲case要佢跟、有啲議題要佢跟嘅,就同佢講。我又跟同事開會,睇吓如果我坐監之後嗰幾個月嘅工作可以點樣繼續。同埋如果我有幾個月時間唔喺度,「臻辦」(邵家臻議員辦公室)又喺度嘅話,點樣運作。

喺審訊之後到而家,最影響我嘅,就係12月14日審訊完之後,我即刻去咗聽梁天琦嘅court。由12月15號起,我聽過4次。其實我唔識天琦嘅,到而家都未有同佢對過話,我連《地厚天高》都未睇過,但我喺犯人欄入面就深深感受到嗰種彷徨同埋鬱悶,即係講緊一啲關於你嘅嘢,但你又知、又唔知;又聽明又唔明,嗰個過程係好疲累。

完咗之後我就覺得,我審20日都咁甘,咁佢80日咪人都癲。最尾宣判結果嗰日我都喺庭上面。我係多咗一種感同身受。我甚至幫手聯絡、知會、update民主派議員,就著天琦嗰個court嘅進度同判決。

4月9日有可能還柙,做了甚麼準備?

4月9號我上court嗰日,我都預咗會收監嘅,所以我都會帶晒我嘅藥、我嘅醫療報告、我會著條橡筋褲、會著隊懶佬鞋、簡便嘅衣服。

我哋喺近期安排過一次會面,係佔中九子嘅家人,請咗啲之前嘅政治犯家人嚟做分享,畀我哋家人知道,前人點行呢條路,同埋希望佢哋互相認識,建立支援網絡。另外就係了解吓坐監嘅程序、生活,我哋請咗啲囚友嚟分享,講畀我哋聽坐監有啲咩要注意。

(有咩對你而言係重要嘅提醒?)就係要學習做犯人,即係畀啲時間自己,呢個係第一個任務,就係你要學習做一個犯人。(心理狀態嘅調節?)係呀,因為大家好多期許嘛,例如好多人都話你入去會唔會睇書呀、寫書呀、會唔會接受投訴呀咁樣。但之前嗰日嘅提醒就係,唔好咁多任務啦。第一樣嘢,要畀時間自己去適應,同埋要學習做犯人,唔係入去做activist、唔係做作家、唔係做記者。

你最重要、需要時間建立嘅身份,係犯人。咁我覺得呢個提醒幾好。

你覺得裁決對於香港社會的意義是甚麼?

我可以話,今次嘅裁決係繼續提醒緊香港人,其實雨傘運動未完。佔領可能完咗,但係佔領嘅餘波,包括司法嘅問題,其實係未完結嘅。

或者有人以為審訊咗九子、懲處咗九子,就等於找晒數喇,件事就可以蓋棺定論。我就覺得,我都希望係咁,但我都驚唔係咁。即係好明顯,佔領運動而家過咗差唔多5年嘅時間,但係我覺得帶嚟嘅漣漪反應仲喺度。

唔好諗住已經有人坐監,就係句號,就可以將雨傘運動寫入歷史裡面,我覺得可能言之尚早。無論傘運成功定失敗,佢嘅意義、佢嘅啟示、點樣改變香港、點樣改變政府,呢啲我覺得大家都唔好咁快劃上句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