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引渡修例二讀 許智峯:有人司法覆核,要求提規程問題 梁君彥:行為極不檢點


政府今日向立法會提交《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首讀及二讀,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剛開始二讀時,民主黨許智峯以有人正申請司法覆核條例,提出規程問題,要求李家超撤回草案。立法會主席梁君彥稱,這並非規程問題,向許智峯說:「請你馬上坐低,如果你繼續提無關的規程問題,我認為你行為極不檢點。」公民黨郭家麒、議會陣線區諾軒、民主黨鄺俊宇均要求李家超澄清修訂《逃犯條例》內容,結果在逾7分鐘內共提出超過10次規程問題,李家超一律回答:「政府日後會在法例草案委員會解釋。」

林鄭今早出席立法會質詢環節,民主派議員向她抗議。何君健攝

中午開始審議時,民主派大叫「反對修訂引渡條例!撤回惡法!」進入議事廳。郭家麒在二讀啟動前,要求點算法定人數,一眾民主派隨即離開會議廳。當李家超開始發言後,許智峯指,鑑於有市民(華置前主席劉鑾雄)已就有關條例申請司法覆核,要求按議事規則第64條撤回草案。梁君彥反駁稱:「呢個唔係規程問題,撤唔撤回係局長嘅做法。」梁君彥續請李家超繼續宣讀草案,數秒後,許智峯再提議事規則,要求梁君彥給予李家超回應,梁君彥則指:「請你馬上坐低,如果你繼續提無關的規程問題,我認為你行為極不檢點。」

梁君彥的言論引起民主派鼓譟,公民黨譚文豪問梁君彥:「條線點劃呢……如果提出規程問題係會成為行為不檢,係完全違反議事規則。」梁君彥答:「如果議員濫用規程問題,我係會覺得佢行為不檢。」

許智峯要求向立法會法律顧問查詢,市民正就修例申請司法覆核,立法會有沒有先例繼續審議有可能違反人權的法案。梁君彥則說,按規定只有局長可以發言,如議員覺得有問題,可向法庭申請禁制令。

郭家麒其後多次提出規程問題,要求李家超澄清,現行是否沒有任何規則可引渡逃犯,以及修訂條例有否抵觸《基本法》第2條、第4條、第5條、第11條。梁君彥指:「根據議事規則第39(b)條,可以要求官員澄清,但有關官員可以自行決定是否需要澄清。」李家超均以「沒補充」或「政府日後會在法例草案委員會解釋」作答。

由於李家超宣讀條例期間多次被打斷,梁君彥建議議員留待李家超讀完後再一併發問,並拒絕就郭家麒和區諾軒提出的規程問題要求李家超回答,區質疑:「我哋要求局長澄清(是因為),如果首讀係唔合乎《基本法》,就唔應該上會。如果佢無意解答,不斷話法案委員會可以跟進,到時已經完成咗首讀程序。」民主黨鄺俊宇批評:「我哋處理緊規程問題時,你(梁)應該要處理,如果等佢(李)講晒先處理,仲係咪規程問題呢?」梁君彥則指,議員已多次提出澄清,李家超覺得在法案委員會解釋比較清楚,梁稱:「唔好打斷公眾嘅知情權,去知道局長整體演辭係點樣。」李家超最終在7分45秒內宣讀完畢,條例交付法案委員會討論。

民主派議員及民間團體在公民廣場外示威,反對政府修訂《逃犯條例》。何君健攝

在進行首讀及二讀前,一眾民主派議員及民間團體在公民廣場外示威。民間人權陣線召集人岑子杰指,修訂《逃犯條例》牽涉有錢人窮人、香港人外國人、任何政治光譜的人都牽涉其中,他批評特首林鄭月娥說「河水不犯井水,井水都不犯河水」是「講大話」,「回歸咁多年,北京不停將香港夾硬融入,將我哋嘅文化洗清,將我哋嘅法治侵害。」

思言財雋發言人陳漢輝是金融從業員,陳指,金融從業員在無形中受到很大的壓力,「將來會唔會返咗大陸犯咗啲法,返到香港就被引渡?」陳又說,香港現時在經濟上落後新加坡,上海又作為中國的金融中心,修例會進一步打擊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金融從業員亦擔心有失業問題,因此修例與金融從業員息息相關。對於政府稱是為彰顯公義而修例,陳漢輝同意要爭取公義,但「有司法嘅地方先有公義」。

真普選聯盟召集人鄭宇碩說:「(市民)正正在承受沒普選的惡果」。鄭表示,政府以有特首和法庭把關為由,說服大眾不會有政治犯被引渡,令市民「愈聽愈驚」,「因為我哋特首係小圈子選出來的特首,更加是民望插水的特首,呢個特首只不過係北京傀儡,唔可以為我哋把關。法庭方面,而家法庭都承受咗好大壓力,甚至而家女人的胸部都成為攻擊的武器、三文治都上到去終審法庭,睇到法庭的無力感係幾大。」

立法會稍後將成立法案委員會繼續審議修例,建制派謝偉俊表示,雖然建制派未進行討論,但如需要他出選委員會主席,將當仁不讓。謝偉俊指,法例本身並不複雜,但由於民主派或會拉布反對修例,如要趕在7月立法會休會前通過法例,政府可能要重新部署法案的次序。謝認為,暫時看不見政府需要讓步之處,但可在追溯力方面再斟酌,令社會或商界釋疑。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