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毋忘六四」議案被否決 何君堯:說中共冷血無情不能接受 朱凱廸:同袁木說的一樣荒謬


今年是六四事件30周年,民主黨主席胡志偉在立法會動議「毋忘六四」無約束力議案,胡志偉發言時說:「堅持抗爭,是對抗專制政權最強的武器。」結果在功能組別以9票贊成、16票反對;地區直選14票贊成、12票反對;共9票棄權被否決。民建聯、工聯會、經民聯、新民黨、建制派班長廖長江等均投反對票;自由黨4人、何君堯、謝偉銓、陳健波、謝偉俊、陳凱欣則投棄權票;民主派投贊成票;田北辰、吳永嘉、梁美芬、劉業強、梁志祥、鄭松泰、郭榮鏗、陳淑莊未有投票。

何君堯發言時稱,事實非如黑白般清晰:「後面要維護國家安全的人民子弟兵,亦是有所犧牲,亦是愛國的英魂」、「堅持說中共是冷血無情的政權,我不能夠接受」。自由黨鍾國斌則稱:「六四的出現令中國的改革開放加快,更加開放。」議會陣線朱凱迪批評何君堯的說法,跟國務院前發言人袁木所說的「天安門廣場沒有死過一個人」同樣荒謬,鍾國斌的說法則是離譜。

何君堯就「毋忘六四」議案投棄權票。何君健攝

「毋忘六四」議案的發言逾三小時,其中建制派只有三人發言,分別是謝偉銓、鍾國斌和何君堯,三人均投棄權票。何君堯在2017年的六四議案曾投贊成票,當時何稱「學生基本上支持廉潔政府,愛國的,這個情懷沒有錯」;2018年,何君堯改投棄權票,當時他稱,相信六四事件中的死難者,在天之靈看到國家此時此刻的成就定必感到欣慰。

六四30周年,何君堯今年繼續投棄權票,何稱,隨年紀增長對六四有更多的看法,事實並非如黑白般清晰,「究竟係咪純錯在當時開槍?或純錯在當時嘅鎮壓?如果只係咁睇的話,我覺得太過單純、簡單。」何續說:「當時學生的心情是純摯,但後面要維護國家安全的人民子弟兵,亦是有所犧牲,亦是愛國的英魂,這些我們亦要明白。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仍要堅持說中共是冷血無情的政權,我不能夠接受,雖然它不是完美的政權,但是能夠做到今日的成就,比任何一個人都有能耐。」

何君堯認為,提倡「結束一黨專政」不切實際,「可能令到我們國家陷入比六四更加慘痛的後果」,指大家應化悲憤為正面的能量,構建好國家、打造更好的香港環境,「糾纏在六四,話你(中共)真係做得好錯,抓住錯處而不令這個傷口加以復原,呢個就係太過執著於某一環節,而失卻了整體宏觀、對歷史觀的看法。」

中國維權人士符海陸、羅富譽、張雋勇及陳兵,因在2016年製作一款「銘記八酒六四」白酒被捕。資料圖片

朱凱迪發言時,批評鍾國斌稱「六四的出現令中國的改革開放加快」之說離譜,指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許章潤所說的「中國是一個超大規模的極權國家」已能「兜巴星鍾國斌一巴」。朱凱迪指,何君堯的「中共不是冷血無情的政權」更駭人聽聞,跟國務院前發言人袁木所說的「天安門廣場沒有死過一個人」是差不多高度,「估唔到過咗30年之後,係香港居然搵到一個講到同樣荒謬說話的政治人物。」

鍾國斌又稱:「六四的出現,令中國的改革開放加快,更加開放,令到今日中國的發展一日千里。」鍾解釋,1989年至1999年間中國積極地改革開放,而1992年他亦在內地開設第一間廠房,「要能夠養活這13億人民,令到他們溫飽是絕不容易的一件事。事實上,今日的中國在經濟發展、自由度、生活環境,甚至科技的先進度,比30年前好。」鍾認同,六四是場悲劇,對六四的畫面亦記憶猶新,「大部分的人跟我一樣,會認為時間定有公論,六四作為一個重要的歷史事件,深信這段時間最終得到公平的評價,自由黨亦一如既往,繼續在這議案投棄權票。」

謝偉銓表示,無論誰是誰非,大家都會認為六四是不幸的事件,值得大家反思和從中學習。謝說,八九學運最重要的其中一個訴求是反貪污、反官倒,當時改革開放剛十年,社會成果分配不均,「六四事件令大家都明白到,要進一步發展經濟,改善民生,就一定要做好法治和廉潔的建設,提高政府施政的效率、透明度和問責性。內地當局近年在政府和黨的層面,都大力打貪,嚴懲腐敗份子。」謝偉銓稱,現在中國與30年前的情況,不可同日而語,稱讚一帶一路、港珠澳大灣區為香港帶來發展機遇。

胡志偉朗讀親中組織和人物,八九六四後在報章刊登的廣告。何君健攝

胡志偉在發言時,提及新華社、工聯會及前特首梁振英等親共組織及人物,曾在八九六四後於報章刊登廣告譴責中共暴力鎮壓,工聯會曾刊登包括「強烈譴責中共當權者六月四日對學生、群眾血腥鎮壓暴行」、「全港工人立刻行動起來,通過各種形式和渠道,把六四事件的真相告知內地親友」在內的六點聲明。前特首梁振英則曾在廣告上寫:「深切哀悼所有壯烈成仁的北京愛國同胞,強烈譴責中共當權者血腥屠殺中國人民」。胡志偉說:「難道他們所見所聞是被誤導,還是他們當日的記憶被抹去了?」

胡志偉又指,支聯會創辦人司徒華在1997那一年回歸前夕,首次在立法局提出的「八九民運六四事件必須平反」議案,是多年來唯一一次通過的六四議案。胡志偉重覆司徒華所言:「在中國近代史上,從五四到一二九,從一二九到反饑餓、反內戰,每一次的學生運動都成為時代的先鋒,反映了社會的良知,推動了歷史的進行,所以鎮壓學生的運動是時代、社會和歷史的反動和渣滓。」胡續說:「相信只有堅持,才能夠水滴石穿。有人說六四悼念是行禮如儀,但這是堅持抗爭的重要組成部分。當然可以以各種形式,但互不排斥,因為抗爭的路需要更多的朋友,不是更多的敵人。」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