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陳健民:「燈蛾撲火」好悲壯,但我們不是希望年青人走向光明嗎?


「佔中九子案」將於4月9日裁決,《晴朗》請來戴耀廷和陳健民作「入獄前的最後對話」(除非結果是無罪釋放吧)。

回想整個聆訊過程,說不上好過,但沒有想像般痛苦,亦有不少片段令他們觸動,雖然,佔領行動已過去四年多。

陳健民(左)和戴耀廷今早出席商台節目〈在晴朗的一天出發〉。照片由筆者提供

戴耀廷在《晴朗》如是說:

當控方提出證據時,播到12月2日的片段,即我們自首前那場記招,朱牧說了一段說話,稱由開始佔領之後,最希望參與的朋友能夠平安回家。片段中,朱牧師眼淚汪汪,看著片段的我更加嚎哭起來,但法官沒有叫停我,我亦不想人知,於是唯有『扒低頭』,當時幾觸動,令我回想起當初本心是甚麼。

當初本心是爭取民主,但換來的卻是一場空,發起人更與年青人漸生嫌隙,策略上更越走越遠。 

陳健民在《晴朗》如是說:

你身處當中,不能控制走向,但又不能離開,因為你有那份道德責任。那種被困的感覺很辛苦,回想頭佔領廿三十天,我寸步不離『命運自主台』,到有一天,頂不住,我走到海富中心食了一個早餐,那已是我離開最遠的距離。
當時跟學生的確存在很大的張力,不過,聆訊時同樣因為學生而令我落淚。當時播出片段,看到學生衝入公民廣場,其實我很感動。成年人覺得關閉公民廣場不合理,但我們都是袖手旁觀,但年青人就是爬了入去!
至於佔領時的升級行動,他們都沒有暴力,他們不是打警察,而是走去被警察打,但他們帶了頭盔、裝備,怎會得到社會同情?甚至有人會覺得是挑釁。當時我有四個字想說出來,但哽咽之下法庭程序又停了,其實我想說是『燈蛾撲火』,好悲壯,見光就衝過去,但我們不是希望年青人走向光明嗎?

將來是年青人的,但當下的我們跟年青人是並肩作戰,還是互相仇視?

「燈蛾撲火」,是撲熄了一團又一團的火種,還是燃點起更多更多的火花?

 戴耀廷說:

希望燃點起大家可能熄滅了的火,今次訴訟或致我們可能入獄,但期望我們的入獄可以給大家仍然堅持下去的力量。

訪問尾聲,我說,不知下次見面將是何時了,想跟我們的聽眾/市民說甚麼?

陳健民說:

我很想講,在呈堂的證供之中,第一份告我們有罪的證供就是坐在這裡的訪問!很深感受,原來當時我們每句說話,都可以『煽惑他人煽惑』。但我們不會因為這些控罪而放棄我們的權利!所以,只要《晴朗》找我們,我們都會想辦法上來。如果有一日,大家都怕上來說一些挑戰政權的話,香港已不是香港了。 

說不上傷感,但看見兩位即將要面對入獄的學者,他們不只「從容就義」,更面上流露寬容,我反覺慚愧。

在我眼前的陳健民,高明貼地,豁達開懷,如果說他當年走入了中聯辦,如今他更是走進了年青人的心。

在我眼前的戴耀廷,雷動風雲,雄心不減,如果林鄭自詡「志不求易、事不避難」,這八個字看來更適合形容戴耀廷。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