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美國隊長嫲嫲初次聽審庭上落淚 代表律師:不應以懲罰自閉症患者阻嚇公眾


人稱「美國隊長」的容偉業在2016年參與旺角衝突,早前陪審團裁定容偉業兩項暴動及一項襲警罪成,今日(4日)在高等法院聽取大律師郭憬憲代表求情。容偉業的嫲嫲今年已93歲高齡,與容相依為命,郭深表難過:「(容偉業入獄後)唔知仲有冇機會見返個孫」、「我哋嘅司法制度係咪咁殘忍?」容患有自閉症,郭強調:「如果(被告)有精神問題,用佢做一個媒介去向公眾發放(阻嚇)訊息,呢個訊息係冇說服力」。

現年35歲的容偉業出世後1年便因父母離異,被生母遺棄、與父親關係疏遠,接受教育至中三,曾任職裝修工人、便利店收銀員、救生員、速遞員,還押前任職保安員,17歲時曾出戰悉尼傷殘奧運的游泳項目,一度是香港傷殘人士50米蝶泳的紀錄保持者。容29歲時被家人趕出門,被捕時跟嫲嫲在青衣居住,相依為命;腳步蹣跚的嫲嫲開審至今天終初次到庭,聽取求情期間在庭上不停拭淚。郭憬憲共收到多達125封的求情信,分別來自親友、教會、社運人士、同學家長等。

人稱「美國隊長」的容偉業在2016年參與旺角騷亂,早前陪審團裁定容偉業兩項暴動及一項襲警罪成,今日在高等法院聽取大律師郭憬憲代表求情。朝雲攝

容偉業出庭時面容略顯疲憊憔悴,在開庭前後旺角鳩嗚團均有大叫「美國隊長加油」、「出獄後教我游水!」並向容揮手,容亦有微笑揮手作回應。天主教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前立法會議員吳靄儀、香港眾志黃之鋒、青年新政梁頌恆亦在庭旁聽;社民連梁國雄、黃浩銘、旺角鳩嗚團亦在開庭前、高等法院門口聲援容偉業。

郭憬憲求情時沉重地說:「陪住容偉業成長嘅係嫲嫲,容偉業對嫲嫲嚟講都係一切。」容偉業的嫲嫲今年已93歲高齡,郭憬憲:「唔知幾時、仲有冇機會見返個孫,要嫲嫲去到呢個年齡仲嚟聽審,我都覺得好難過。」郭形容,是次審判對兩嫲孫來說已是很大的創傷,容偉業人生本來已足夠淒慘,現在嫲嫲都要經歷淒慘的人生,「我哋嘅司法制度係咪咁殘忍?」

容偉業嫲嫲形容孫子「從小到大尚算聽話,對我亦很孝順,勤力工作」,並在信中自疚:「本人因年事已高,在教導方面亦感乏力,未能完全幫助他有更好的成長環境及機會。」郭憬憲表示,「冇母愛係(容的)一生遺憾。」容1歲便被生母遺棄,8歲時重遇生母、一同度過兩日一夜,生母親手幫容洗頭,那時容低頭只看得見生母的腳趾,從此看見女性的腳趾便聯想到母親,於是經常被誤會喜歡女性腳趾,29歲時亦因這誤會被趕出家門,搬去與嫲嫲同住。

容偉業嫲嫲的代筆求情信。

就讀特殊學校時,比容偉業低一級、同樣患自閉症的同學將容視為榜樣,這位同學的媽媽亦有為容撰寫求情信,仔細形容了母親之於自閉症孩子的重要性,郭憬憲在念信時數度哽咽、容偉業嫲嫲亦在聽眾席默默流淚:「有時是他貼身護理員,照顧起居;有時要做他的保鑣,照顧安全;有時是他的導師,引導他做對的事;充當心理輔導員,解答他的疑難,紓解他不安情緒;有時化身警察,喝令他不可以做甚麼;有時要以朋友身分與他同行,成為他的伙伴。」而容正正是在缺乏母親的環境下成長,臨床心理學家朱家麗在求情信中指:自閉本身已是種弱勢,父母未能好好管教會使容偉業更弱勢,「當中發生咗咩事,有冇人提醒過佢?社會有冇了解過,嘗試協助過佢?」

在同學媽媽的眼裡,容偉業是「非常突出的孩子,無論外表、儀容、自理、認知和談話都很令人讚賞,很受老師及家長們愛護,也成為學生們的榜樣」。容偉業因游泳表現出色,在周年校慶等活動總是「台上領獎,台下歡迎」,成為了其他自閉孩子的動力,同學媽媽在信中感謝容:「在這氣氛下,也激發兒子要努力學習,為校爭光的動力,後來加入游泳隊參加訓練,竟然有一天兒子也有機會代表香港特殊奧運出外比賽……令我這個母親感動得落淚,那段經歷給予兒子的肯定,也為一家人帶來永久回甘。」

旺角鳩嗚團在開庭前聲援容偉業。何君健攝

同學媽媽在信中表示,兒子知道容偉業罪成的消息十分不安,常問:「偉業坐監有冇湯飲?係咪食凍飯、沖凍水涼?」同學媽媽寫道:「法官閣下,這就是自閉人士只會看到最表層的畫面,較深層次的思考,是較為艱難的,包括容偉業。當所有人都以為他很有能力,他自己也會這樣看待自己,但對於一個影響深遠的重大決策,他能應付嗎?他會明白嗎?」

郭憬憲朗讀信件時指,中學是容偉業一生中光輝的日子,因容在回歸前極力爭取代表香港出賽、渴望為港爭光,經常會拿著港英龍獅旗,當時的綽號是「隊長」,因此被社運人士喚作「美國隊長」時,只感到驕傲,並視之為朋友友善的舉動。與容屬同一教會的朋友指,容雖患有自閉症,但其實喜歡社交,只是不懂表達,在2012年被趕離家後,就留意多了時事和社會運動,希望可認識到朋友。另一位自閉孩子的媽媽寫信指,「(容偉業)識到朋友,認定戰友就會跟佢行。」工黨張超雄亦寫道,因容對游泳的回憶珍而重之,自豪打扮叫「美國隊長」,卻慘變言語欺凌。

容偉業17歲時曾出戰悉尼傷殘奧運的游泳項目。資料圖片

郭憬憲坦言容偉業的政治觀「直接」、「非黑即白」,「只要是為民主好就會做」,因此夜晚下班後會上街拿著旗站著、熬夜上班後會直接幫忙擺街站,甚至不分政治光譜,常被人嘲笑幫助對立的機構。工黨劉小麗在2016年的義工大會認識容偉業,她指當時曾問容,會否嫌棄只是派傳單、搞墟市不威風、沒光環,容回答:「不會!因為這些都是對香港好的事,只要是對的事就可以了。」劉小麗形容:「容偉業不過是懷着一個十分簡單的渴望而行事,就是希望香港得到民主自由,希望弱小的人都得到保護。」

郭憬憲指,容偉業在社運圈有朋友、但沒有深交,甚至不知道自己成為被取笑的對象;有一名署名「Daisy姑姐」的朋友寫道,容是單純、正直、心存公義的年輕人,但不懂自我保護的方法,每次見容總會提醒他小心。又有與容一同參與反釋法遊行的市民寫信指容的反應就像一個大孩子,喜怒哀樂表現得很明顯,「如果冇人同佢參與社運係會有危險」,當時結束遊行,容與其一同走到港鐵站,有便衣警員上前截停他們,容因弄掉了一顆鈕扣而受驚、反抗,要同行市民安撫。平時陪同容偉業出庭的義工黃小姐則指,容偉業「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絕對唔可能有高層次嘅思維」,當初也是自己一個人到旺角看熱鬧,受現場人士影響才犯下罪行,現已悔不當初,已向爸爸承諾不再參與社運。

郭憬憲在求情前先呈交容偉業的智力評估報告作證供,並傳召撰寫該報告的心理學家林秀芳上庭作證。根據報告,容偉業的智商是98分,屬正常中下水平(根據國際標準,低於70分才可被判為輕度弱智)。其中細分為四個範疇:容的言語理解是92分、知覺推理是122分、工作記憶是89分、處理速度是86分,其中知覺推理比常人優異,工作記憶和處理速度則落後常人。郭向法官表示,容不同範疇的能力差距頗大,智力分數不能概全容的四項能力,須小心演繹;郭又指,因容的工作記憶和處理速度落後常人,因此入獄時要面對的困難較常人大,未必能順利吸收別人的指令,亦影響獄中社交、難以表達自己的難處。

容偉業在2014年雨傘革命時,於旺角打扮成「美國隊長」。《蘋果日報》圖片

郭憬憲在庭上懇請法官在判刑時要考慮四個因素:被告人的精神狀態、刑罰的阻嚇性、被告人的道德譴責性、被告人判監所受的衝擊。郭引案例解釋,不一定要嚴重的精神疾病才構成減刑理由,自閉症亦同樣應被考慮在內;郭強調,若被告的精神狀態會引起公眾同情,便不適用作阻嚇的例子:「如果(被告)有精神問題,用佢做一個媒介去向公眾發放訊息,呢個訊息係冇說服力」。郭又談及自閉症患者的道德譴責性,正如智力評估證實容偉業的處理速度慢,容需要比常人多的時間才能感受變化,亦難以預計一件事情的後果,道德譴責性因此較低。

郭憬憲引用一份精神科醫生的報告,指自閉症患者要長時間才學會一套規則,長期監禁會令自閉症患者偏執於監獄的規則,出獄時難以重新適應社會,郭以私家車比喻社區環境、火車比喻監獄環境:「係開放嘅環境先會變佢學識點變通,私家車可以點轉彎都得,但火車要好長先轉到彎。」張超雄在信中亦指,懲教人員不懂如何與自閉人士溝通,長時間監禁不利自閉人士,若然送去小欖精神病院被加以約束,將會對容造成更大傷害。郭憬憲引多宗精神病患者干犯嚴重罪行獲判感化令的案例,懇請法官判以感化令,以免對容偉業造成傷害。

聽取求情後,容偉業坐囚車離開法庭。何君健攝

法官黃崇厚會聽取容偉業的感化報告和社服令報告,並參考本月16日審議的另一項山東街暴動罪上訴案件,將於5月9日判刑,期間容繼續還押。至於早前無法達成合法裁決的非法集結罪,控方將在同日表示會否有進一步行動。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