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看到囚犯被押送


1968年我大學畢業,當時的軍代表把我分配到河北一個小小的車具廠。未去之前我想得要命都不能想像「車具廠」是做什麼的?但我們必須服從分配,沒有選擇的,何況那是「接受工農兵再教育」,不管你是學什麼的,都必須首先上山下鄉再教育,沒分配我下農村做農民已經是恩德了。

到了那某縣,只見一片荒涼,從火車站下來還要走一段很長的路,床鋪行李就租用平板車跟著去。到了那小小的車具廠,也沒看見有什麼車間,工人們都驚訝地望著我的厚床褥(那是從印尼帶回用的)。我就住在一大房子裡,同住的有好幾個人,房子中間有個燒煤火爐,是取暖的蜂窩煤爐。同宿舍的人都來幫我鋪床,工人樸實的感情給了我一點溫暖,我請送我的朋友回去告知讓家人放心。原來這是一間農民用的板車輪胎零件廠,安排我在包裝車間裡用油包裝那些小零件;每天都是雙手油油的,下班時要在沙上先擦洗那油漬才在水龍頭下清洗雙手。日日的工作就是這樣,了解農工的生活。 那時我還須參與挖防空洞以備戰所需。

進工廠沒多久就發生車間爆炸事件,死了三個工人。由於其中有一個死者是回民,遺體就擺放在公共廁所的附近,每當上廁所時就要經過那屍體。當時只有24歲的我害怕得要命,越不敢去廁所越想拉屎拉尿,同宿舍工人拿了一大堆報紙讓我就地解決。當天我就連夜跑到火車站回北京,坐了四個鐘頭到家時,管理處都關上大門了,大家都已在睡夢中;不想麻煩管理處的老師傅,也難不到我這個「猴子」,爬上大門的牆壁就翻進去了,反正我有鑰匙開門。進了自己的房間就睡覺,大清早醒來時把弟妹們嚇了一大跳。 我也就從此住在家裡不上班,從未想到後果,同舍人都知道我回家的原因。後果就是後來被批鬥的理由之一「 沒有階級感情」。當爆炸事件過了後,同舍工人告知我,才回工廠上班。看到包裝車間來了一男一女兩個童工,是兩位死者遺下的孩子,才八、九歲,我也覺得可憐。如果沒有他們的頂替,生活費都無法解決。當我要出國離廠之前,他們異口同聲地向我說:「姐,到了印尼請我去給你做工人、丫環侍候你吧,不要錢,給我飯吃就可以了。你人那麼好!」 我心裡淒楚得想哭。

文革時,囚犯被押送到遊行批鬥。網絡照片(照片並非文中的當事人)

一次因有事要進城,辦完時在路途見到有很多人走向一個地方,好奇地問到是去打靶場(槍斃人的地方)。左思右想了後決定去見識一下,不一會兒,就看到有推著關在籠裡的囚犯車,一位紅光滿面的長者,聽路人說是「老國民黨」已八十多歲,被捕原因是查到地下梅花黨人。一路上他高呼「蔣總統反攻大陸」、「中華民國萬歲」,聽他雄壯高吭的聲音;押送的人塞住他的嘴不讓叫,但臨槍斃之前拔除出來問他有何最後遺言,他毫不猶豫又高叫那兩句話。我不忍再看他的被槍決,離開了。心裡很忐忑並充滿問號,出國後才找書了解國共內戰的歷史記實。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