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請問考評局中文組──敗筆是怎樣煉成的?


【撰文:素心】

文憑試中文科敗筆連篇,實在令人失望!

今年的作文卷有抄襲南京「中考」試題之嫌。考評局回應傳媒稱,文憑試擬題員須簽署「保證書」,聲明所擬設題目及評卷參考均不是直接取用其他本地與海外試試題。[註1]這種顧左右而言他的辯解,根本無法釋除大眾的疑慮──南京既非「本地」,也不是「海外」,不「直接」取用,那就可以順手牽羊嗎?
 
記得去年十月初,文憑試各科刊行考試報告及試題專輯之際,考評局在其網誌上發表〈DSE試卷是怎樣煉成的?〉貼文[註2],指出「審題委員會」的成員是大專院校的學者、中學教師、課程及科目專家。他們都經由科目委員會、試卷主席或助理試卷主席及中學校長提名。工作流程包括舉行擬題前的預備會議,就評核目標、題型、涵蓋範圍和題目要求等,向擬題員提供指示;檢視、討論及修訂試題及評卷參考的草稿。試卷主席及考評局的科目經理於不同階段均會參與校對工作……

這種形式主義的自我表述真能提高考評局的專業形象嗎?若以中文科為例,很遺憾,一字答之曰:否!
 
抄襲懸案有待嚴肅處理,暫且擱下。單看今年中文科三道作文題目的十四行文字,那些專家學者的語文水平及擬題能力馬上原形畢露。

文憑試中文科今年的作文試卷

語文敗筆

第一題「試以『這一句話,我會記上一輩子』為首句,續寫這篇文章。」剛說那是「首句」,然後要求考生「續寫這篇文章」,文章從何而來?這樣的語病不是太低層次了嗎?請問各位專家學者,開了那麼多會議,把它修訂為「續寫成一篇文章」究竟有多難?
 
第二題第一行「以下段落節錄自詩歌《想想別人》」,文章的分段一般稱為「段落」,詩歌則宜稱為「章節」,為了避免與後面「節錄」一詞用字重複,可用「片段」取而代之,或簡約地修訂為「以下是《想想別人》的節錄」。作品是甚麼文體對考生的寫作並無影響,可以不提。
 
第二題最後兩行,「試就你對這首詩歌的體會或聯想……寫作文章一篇。」題目的引文只是那首詩的節錄,邏輯上不等於整首詩──讀過一首詩的節錄就等於讀過整首詩嗎?且看相傳為杜秋娘所作的〈金縷衣〉:「勸君莫惜金縷衣,勸君惜取少年時。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若只看第一、二句,可理解為珍惜機遇的勵志叮嚀;若以全詩而論,則可能是及時行樂的銷魂軟語。由此可見,整篇就是整篇,片段就是片段,有專業水平的文字,絕對不會混淆。
 
再者,本題所引的三個章節,內容都是作者對讀者的啟發、鼓勵、期盼或忠告,讀者可以理解、領悟,進而基於認同而決志實踐,或因為反感、抗拒而予以批判駁斥。「體會」一般指親身經歷某些具體情境而有所領會,與引文的內容並不相應,將它改為「理解」、或「領悟」,更見精準了當。

擬題敗筆

在擬題構思方面,第二題以詩歌的節錄為依據,指定學生按題目寫作,與南京「中考」的題目相比,人家只引用起首兩句:「當你做早餐時想想別人,別忘了餵鴿子」,然後加上「因為這個世界有你,有我,也有他(它)」[註3]作為引導,命意清晰,題型屬於經典名言或民間俚語的領悟或反思(如今年的第三題)。反觀本題,以詩歌的節錄作為寫作指引,實在欠妥:
 
首先是斷章取義。詩歌本身就是作者認為最精練的文本,引用時作跳躍式的刪削[註4],根本就是對原作的侮慢。各位經常提點考生「積學儲寶」的專家學者們,大可另覓合適的經典名句設題,那樣既顯博雅,又可免剽竊之嫌,何樂而不為?
 
其次是欠缺引導。相比南京「中考」,本題引文意念鬆散,學生要步步為營費神揣摩,造成選題的困難。且勿論才性偏向理、工、商科的考生,莘莘學子早已被文憑試中文科壓榨扭曲成望文生厭又要賣弄文采的「偽文青」──實在太多「文」字了,各位擬題高手,您們可以「想想別人」嗎?
 
再者,擬題意識模糊了「中國語文」與「中國文學」兩科的分野。內地高考只設「語文」科,將文學元素融合其中,考題涉及境界深邃的作品是理所當然之事。反觀香港,多年來「語文」、「文學」分科,擬題時好應各司所職,以免增添考生的壓力。此外,語文科教師為了操練工具性的讀寫聽說技巧,已經心力交瘁,如今再添一個「領悟外國當代詩歌」的教學任務,情何以堪!
 
至於第三題,更令人莫名其妙。按過去作文卷的擬題模式,如果題目有兩個主題句,會要求考生任選其一發揮己見,或論述兩者的優劣得失。今年這道題目引用了兩句俗語──「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讀書無用」,但只要求考生就後者「談談看法」。題目刪去第一句俗語不是精簡得多嗎?何況加上這句看似相關的俗語,實在對考生構成束縛與干擾──要不要處理這句俗語?要的話,題目應改為「試就這兩句話談談你的看法」;否則,前面的俗語就變成耗費油墨的廢話。請問各位專家學者,您們的審題會議考慮過這一點嗎?

其他深入的分析,就有待考試報告刊行後再跟進了。
 
後記
 
身為教學現場的馬前卒,每年考試、放榜之日的徬徨惴慄之情實在不足為外人道。我們已經筋疲力盡,有些甚至要看精神科醫生了。近年來,中文科的擘劃操刀者在專業領域上的大小過失層出不窮,為教學、考評工作添煩添亂。失望之餘,筆者懇請各位身當其事的專家學者,如果您們還有感覺,就請痛定思痛,集思廣益,好好檢討一下──這連篇敗筆,究竟是怎樣煉成的?
 
註釋:
 
1.    《明報》2019年4月5日:〈引同一詩 DSE作文題似南京中考惹質疑 被指有利非本地生 考評局:節錄句子思考方向均不同〉

2.    《考評局網誌》2018年10月8日:〈DSE試卷是怎樣煉成的?〉

3.    同註1
 
4.    馬哈茂德・達維什 〈想想别人〉,曹疏影譯。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