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商品化政治


照片來源:BBC劇集 "Brexit: the uncivil war"。

年初男神 Benedict Cumberbatch 的BBC劇集 "Brexit: the uncivil war",把脫歐公投的宣傳操作放到眾人之前,引起國內外熱烈討論。除了部份戲劇化效果外,也不難看出當中使英國朝野尷尬的情節:離地的政客、公務和私怨的混雜、小市民的忿怒和愚昧使之成為被利用的目標等等。在現實世界特朗普和西歐右派當選、英國脫歐及近期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也不難找到相似的戲軌。而令筆者最為驚訝的是商業世界的市場和社交媒體被武器化到如此徹底卻又毫無監管的情況,筆者稱這種現象為「商品化政治」。早陣子本地市場大師徐緣貼出華盛頓大屠殺博物館的館藏"Wenn Juden Lachen",這政治宣傳得出一個市場學 "Perception is reality"的結論,可謂對這商品化政治的最佳注腳。

「中間大字:Wenn Juden lachen,意譯:When Jews laugh。其他細字下殺手:The Jews are born criminals. They are unable to laugh freely and openly. Their face can only form a devilish grin. 此宣傳之歹毒,在相片之選取......這海報的洗腦之道更高一層,嘗試妖魔化一個微笑......每人看世界都有自己的前設,心態影響觀感,事實不變,但感覺足以曲解對事實的認知,這是 Marketing 的 101 :Perception is reality。這海報是顆操弄 Perception 的種子,要人懷疑每個微笑,猜忌每份善良。這是我見過,最邪惡的海報。」(摘自徐緣Facebook )

矛盾地,政治商品化的惡果就是把社會非政治化。其實早在1930年代,利奧・斯特勞斯 (Leo Strauss) 承接著施米特 (Carl Schmitt) 對非政治化的批判指出,政治是人類福祉的終極關懷。若脫離了這志業而求社會的單一和非政治的化的話,必然使達到福樂這目的越來越遠。用施米特的講法,非政治化往往是由道德或者經濟的層面出發,使世上只餘下「文化、文明、經濟、道德、法律、藝術、娛樂等等」。斯特勞斯故此強調施米特最後「娛樂」這點。或許看倌會認為娛樂沒有甚麼大不了,斯特勞斯卻認為那是人們生活嚴肅追求,包括個人修為或工作上的「職人之心」的失落。換句話說,由於政治及商業世界的目的不同,當商業手段成為政治的廉價替代品,娛樂化必然成為非政治化的最終型態。當有些人的理想就是要建設一個沒有政治的烏托邦,施米特卻認定那是個文明的災難。

在香港,這種商品化政治早已在主權移交前由傳媒開始。以「易入口」嬉笑怒罵等方式論政,打破本來讓人悶出鳥來的政治新聞格局,本來也有讓更多人關心的好處。不過,不久就使市民的焦點轉到去這些商品式娛樂化手段之上,把政治人物分成「紅臉」「白臉」、把問題弱化成一兩句口號,更使政治討論惡質化。不單不能發揮傳媒監察政府「第五權」的作用,也使市民看政治問題如娛樂新聞一樣,熱鬧過後就事不關己。香港近年把這種娛樂手法商品化政治推到極致就是「熱字頭」這群體。以上載衝擊或爆seed 鬧政敵的短片、把理念簡化成一兩句soundbite、漫畫及網台等等廣告宣傳等作為政治宣傳的手段。他們所宣傳的內容卻不是傳統政治精英著重的政見和執行能力等,而集中在他們個人魅力,甚至不停攻擊其他非建制中人以突出自己。這些最貼近八、九十後網民的語言和手段成功壟絡他們,以金錢和人手作支持,使他們在雨傘運動到一六年選舉前成為非建制基進一翼的領袖。

可是,成也蕭何敗也蕭何,他們的失敗部份原因也在於這種商品化政治。若政治人物有如今日市場上的高速銷售的商品推銷自己,市民對他們的態度和期望也一如其對商品相同,變得要新要快要潮也迅速過氣。結果人民對政治人物失去耐性,要求短期內就要「有野睇」、有成果。今日香港人屢屢稱頌的麥理浩若果是今日的特首也可能招架不住,因為他的建屋計劃需要十年,今日香港人根本不會再給予政治人物這個時間。而「熱字頭」部份也因這個緣故在選舉中敗給與自己定位相近的候選人,其聯盟也因故崩潰,可謂作法自斃。可是故事還沒完結,這班「熱字後」過後的本土和泛民也出現定位問題。激進一翼及本土派有意保留「熱字後」的宣傳手法(當然還包括攻擊同路人這套路),但卻沒有「熱字後」的政治宣傳內容而空有口號(就像一間只宣傳卻沒有貨品上架的品牌),也因執行力不足和受打擊而潰不成軍。泛民其實也好不了多少,就如一個三十年也沒有更新宣傳策略的老字號,遭到挑戰而緊守崗位本來是可敬的,但卻沒有更新自己以迎接新時代潮流,卻更令人十分失望。

近年的政治素人或反精英的民粹政客已經成為民主威脅。筆者不認同一些論者說民主在退潮,而是民主,甚至整個人類文明正接受資訊科技的洗禮和改造。有如歷史上鐵器時代使近東帝國興起,印刷術為改革運動助燃,炸藥和飛機使戰爭的規模擴大等等。這些技術既改善人類的生活,也能顛覆當時的秩序。資訊科技使人類社會更加美好還是帶來僭政,今日還未能分勝負。筆者雖然對此感到樂觀,但也不改變今日人們改變世界的責任。

1986年第一次高山大會。
1993年第二次高山大會。

對應這「商品化政治」,個人而言,公民應該重拾對政治的「職人之心」,嚴肅地面對自己公共空間的決定,而不是被嘩眾取寵的信息所蒙蔽。另一方面,香港的非建制也需要召開另一個「高山大會」去重新定位,更新策略。畢竟,三十年前方向仍不更新,對商品和政治也是不能接受。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