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日本史的中國痕跡——岡田英弘的《日本史之誕生》


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宣布日本新年號「令和」。美聯社

日本朝野為新天皇定年號,千挑萬選下從日本詩歌經典《萬葉集》找 出「令和」兩個字。這徹頭徹尾是日本自家的事,其他人noted及在五月一日德仁天皇登基後不弄錯就好了。偏有像《環球時報》那樣的人硬要對新「年號」說三道四,着意強調新「年號」抹不掉中國文化的痕跡。

《環時》之類的反應只能算是小家子氣,硬是要往自己臉上貼金。其實日本是從不否定自己在文化、文字上受中國文化影響,即使被視為右翼的歷史學者如岡田英弘也直言不諱,日本七世紀建國前的歷史不是日本古代史,而是涵蓋日本列島、韓半島、滿洲、中國的歷史,可說是「廣義的中國史」。

岡田英弘是東洋史學家,專研滿州蒙古史,但對中國、日本古代史也有相當研究,年前他寫的《日本史之誕生── 東亞視野下的日本建國史》就一再點明中國文化、文字、歷史對日本建國的重大影響,還不客氣的直指日本以公元前660年神武天皇作為第萬世一系天皇制的起點只是因建國需要而虛構的神話,情況就像羅馬、中國人把自身的起源附託在神話、傳說一樣。

按岡田英弘的說法,公元七世紀前日本列島存在多個倭國,頂多只有區域聯盟下的共主,算不上是統一國家。後來日本自稱大和及大和朝延,原來的寫法其實是大倭。到公元668~670年間,日本作為國號才出現在史册,有可信的歷史證據支撐。而天皇的名號最早出現在大阪府出土的銅板上刻的「船首王後墓誌銘 」,日期是公元668年陰曆12月,在之前的紀錄不管是文獻或考古文物都找不到天皇的稱號。

按岡田英弘的考證,日本本國歷史大約從公元660~670年間正式揭幕,而引發這件日本史大事的也是中國:那就是中國唐朝軍隊進攻朝鮮半島,滅了高句麗及百濟,還把日本天智天皇派往支援百濟的日本艦隊在白村江口擊得全軍覆沒,倭人被趕出朝鮮半島。經此巨變,日本列島各倭國陷於惶恐中,她們既失去與亞洲大陸的重要貿易據點及伙伴,並面對受直接進攻的存亡威脅。

《日本書紀》平安時代抄本。維基百科照片

正是在這股歷史衝擊下,原本鬆散的倭國聯盟自感得卯足全力跟大唐及稱霸統一韓半島的新羅相抗,日本就是在這樣的處境下建立統一政權,改國號為日本,並以此為契機重寫日本史,《日本書紀》這本形同中國史記的著作就是在這個時候由朝廷命學者編定,以作為建國歷史、教育國民的依據。公元670年,被派到新羅的阿曇連頻垂成為第一位對外國自稱日本國史者的人。

再看歷史文獻,日本列島歷史最早的文字紀錄並不載於日文史籍,而是在中國王朝的史書。根據岡田英弘的研究,有關日本列島政治情勢、自然環境、人文風貌最早的文字紀錄要數公元三世紀——中國晉朝史官陳壽寫的《三國志》。他在《魏志倭人傳》寫道: 日本列島上有三十個不同的倭國,包括對馬國、一支國、邪馬台國……等, 其中邪馬台國女王卑彌呼曾在公元239年派遣使者到魏國首都洛陽朝貢,魏明帝因此授予卑彌呼「親魏倭王」的封號。陳壽還對倭地的風土人情有一番描述,指當地「草木茂盛,行不見前人」,又說倭人風俗「男子皆黥面而紋身,以其文左右大小,別尊卑之差。」

此外,范曄寫的《後漢書》東夷列傳也有記載倭國的一些事,說東夷倭國王曾遣使向東漢光武帝貢獻,時為光武中元二年。光武帝對此甚為欣悅,對倭奴國使者賜以印綬。這個印綬此後不知所蹤,直到十八世紀末江戶時代才在九州博多灣志賀島被發現,也就是日本考據史上著名的「漢委奴國王」金印。

岡田英弘的書不僅詳述日本歷史進程如何受中國文化、政局變動影響,也談到日本為何一直跟中華朝廷保持距離,主要建立貿易聯繫,不願納入朝貢體系中,並經常表現出自衞與封閉的性格,以鎖國為日本國與。還說到日本人如何把漢字跟倭語混合打造自己的語言,《萬葉集》內不同時段的和歌就反映了當中的演變過程。

在日本將開始新年代的時候想多了解這個島國及重要鄰居的話,岡田英弘的《日本史之誕生》是個好的起點。

延伸閱讀:《日本史的誕生》岡田英弘著,陳心慧譯,八旗文化, 2016年10月(試閱

ps 往下來本欄將會每星期介紹一本日本史的書,讓讀者一邊看書一邊看日本天皇換代的熱鬧。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