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審訊特寫】李永達做拉筋運動對抗凝重


李永達每天朝早戴著耳機、聽著音樂到庭。審訊期間,他對於庭內發生的一切看似沒甚麼反應,聆訊以外最常做的應該就是拉筋,尤其是拉小腿,他是最先在庭內做拉筋運動的人,後來其他七子(除了鍾耀華)都加入。

李永達表示:「我有跑步習慣,我已經成廿日無跑過,周六、日都跑,一至五就無。喺嗰度坐咁耐,有時休庭做咩呢,拉吓筋都好過唔拉。同埋我唔想氣氛太凝重,即係我哋面對呢啲你話壓迫又好、鎮壓都好,我希望大家輕鬆面對。輕鬆嘅意思就係大家都要面對,呢個可能係我哋第時生活嘅一部分,尤其係參與政治嘅人。」

「其實我哋係咪真係咁辛苦呢?相比中國入面嘅人無咁辛苦,人哋連爸爸媽媽、太太都探唔到。最少我哋(親友)可以探到、見到我哋。所以我話畀我自己聽,最少我要平常心咁面對呢啲嘢,就真係平常心。」

4月9日,李求達被裁判一項煽惑他人犯公眾妨擾罪罪成。

面對審訊與入獄之虞,李永達都顯得較冷靜。MW繪圖

從記者席望向被告欄最遠處的李永達,他似乎甚少對庭上發生的事作出反應,除了在審訊第9日(11月30日),庭上播放紀錄片《傘上:遍地開花》,由2014年9月26日雙學衝入公民廣場、警方使用胡椒噴霧驅趕手無寸鐵的示威者、橋上警民對峙時有人痛哭、有婆婆準備跪警察⋯⋯庭內傳出愈來愈多的哭聲,也有人讓淚水默默地流下、沾濕了衣領。

片段最後,畫面顯示2014年9月29日的清晨,鏡頭裡陳健民望著前方,全都是經歷催淚彈卻仍未散去的群眾,說了句:「嚇親⋯⋯」之後繼續定眼看眼前的景象。片段最後一個鏡頭落在天橋橋身,有人剛剛掛出一幅橙色橫額:「DO U HEAR THE PEOPLE SING」之後播出製作團隊人名,李永達這時候拿著紙巾沿下巴抹了一下。

要李永達回憶審訊的片段,他說:「我就⋯⋯我就無乜太多激動嘅場面,可能我個人呢幾年唔知點解比較冷靜。佢哋有時喺審訊過程聽到一啲嘢會喊,尤其播雨傘運動嗰套片(《傘上:遍地開花》)嘅時候。我有眼濕濕嘅,但我無喊到。我相信我在九個當中相對冷靜,可能我經歷好多呢啲嘢,當然無雨傘咁勁,但我都唔係第一次參加民主運動,亦都唔係第一次面對失敗,咁所以我唔係好激動。我只係覺得我哋係喺一個漫長嘅民主奮鬥裡面,我哋就要冷靜面對呢啲嘢。咁可能我太過⋯⋯我唔知點樣形容我自己,即係我覺得,我哋係要面對呢啲嘢,我一路有呢個心理準備。」

李永達上月27日出版個人回憶錄《判刑前的沉思》,在新書發布會上說:「連監都未坐過,好似唔似樣。」

李永達趁裁決前夕出書,冀較多人關注。資料圖片

審訊期間,李永達比較記得鍾耀華,二人本來並不相識,李永達說:「審訊之前,我無同佢傾過偈,咁但係(笑)你發覺佢好沉默寡言嘅,佢唔係時時講嘢,有時我要同佢傾吓偈。有一次我特登去元朗同佢、同佢女朋友食飯,因為我想多啲大家互相溝通,因為我哋呢個係集體嚟嘅,我唔想令到佢好似好一個人咁。」

他續道:「我同佢傾偈時乜都講嘅,不過佢比我想像中沉實。一個廿幾歲,未夠三十歲嘅後生仔呢,佢係好沉實,佢唔似黃浩銘或者Tanya(陳淑莊)咁,嗶哩巴啦、嗶哩巴啦,佢唔係嗰種人。佢好沉實、好想做嘢、實踐佢嘅理想,佢搞書店明知好辛苦,佢唔諗住選議員嗰啲,佢知呢啲唔係容易捱嘅生活,但係佢覺得呢樣係佢嘅堅持、佢要做。」

李永達同意這些交流影響他的想法,「我覺得唔只鍾耀華一個嘅,同黃浩銘、同區諾軒、同張秀賢傾偈,都影響到一啲想法。我以前可能唔係好了解佢哋,而家多咗啲,都理解佢哋有啲嘢點解咁諗,同我好唔同,我比較看得長遠啲、同埋穩陣啲,佢哋係想行得快啲。因為大家有見面有傾偈,就知道大家嘅諗法。佢哋都諗到我點解咁諗,呢啲溝通對我好有用。」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