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華裔家長高價買哈佛教練舊屋 兒子獲錄取 哈佛:正在調查


哈佛劍擊教練布蘭德的房子,趙捷以高價購入,之後低價賣出。波士頓環球報
《波士頓環球報》的有關報道。網上截圖
趙捷(左)2012年參加一個公開活動,中為前中國籃球員姚明。波士頓環球報

波士頓有一家人看中想買的一棟獨立屋(house),通過地產交易記錄一查之下,發現十分怪異的現象:這棟在當地來說只是一般標準、三房兩車位、多年未有裝修的房子,一年多之前以近100萬美元成交,可是買主17個月後以66.5萬美元脫手,勁蝕32.45萬美元。他們還查到,賣方是哈佛大學劍擊隊教練,買方是後來被哈佛大學錄取的校劍擊隊員學生的家長,懷疑這筆交易涉嫌招生賄賂。這家人於是告知《波士頓環球報》。

《波士頓環球報》上周(4月4日),以《He bought the fencing coach’s house. Then his son got into Harvard》(他買下劍擊教練的房子 之後他的兒子進入哈佛)為題報道,指美籍華人趙捷(Jie Zhao)2016年5月,以近100萬美元買下哈佛大學劍擊教練布蘭德(Peter Brand)位於波士頓郊區的一幢房子,當時這屋估價為54.93萬美元。此後不久,趙捷的小兒子被哈佛大學錄取,並進入大學劍擊隊。《波士頓環球報》在報道這事時說,「這幢房子的買賣,可能成為全國討論的大學入學公平問題的新一章」(The home sale may become the next chapter in the national debate over fairness in college admissions)。

趙捷在接受《波士頓環球報》訪問時,否認這宗房屋交易是為了幫助兒子進入哈佛大學。他表示,買這棟房子是為了投資,也是為了幫助哈佛大學劍擊教練布蘭德。他說:「我想幫助布蘭德,因為我很遺憾他要搭車這麼遠去練習劍擊。」布蘭德位於波士頓郊區的這幢房子,距離學校大約12哩。布蘭德在將這楝房子賣給趙捷一星期後,在哈佛大學所在的劍橋,以130萬美元買下了一間大廈單位(condominium),這個單位當時的開價是98.9萬美元。

至於為何以如此高價買下布蘭德的房子,趙捷對《波士頓環球報》解釋說,這是出於對布蘭德的信任。他說:「你可以問我,為什麼沒有查查這棟房子的市場價格?我沒有這麼做,因為我信任他。他跟我說了一個價格,我說,『好的』。」趙捷多次接受《波士頓環球報》電話及親身訪問,有關報道稱,「他(趙捷)承認買這幢房子可能看來令人有懷疑。然而他說,這不等於意味用來幫兒子入讀哈佛」(he acknowledged that his house purchase may look suspect. He said, however, it wasn’t meant to help get his son into Harvard)。

趙捷表示,他在一次晚飯時聽到布蘭德說,交通高峰時要用上一小時才能從家回到哈佛。他說,「這不是布蘭德問我『你可否給我買個房子?」,不不不,這絕對不是這個情況」。他說,本來想把這個房子租出,但由於父親病了,他忙於照顧父親,房子丟空一段時期。他說,2017年夏天,他想有現金來作另一個投資,於是對經紀說「誰第一個出價,就賣給他」。他又說,「如果我知道政策是不許教練把房子賣給學生及其父母,我一定不會這樣做」。

《波士頓環球報》報道,趙捷表示,他在他的兩個兒子8、9歲的時候經朋友介紹開始接觸劍擊運動,並將他的兩個兒子送去維珍尼亞劍擊學院學習劍擊。在那裏他認識了該學院的創始人兼教練、也是華盛頓特區國家劍擊基金會主席瑞吉克。瑞吉克後來介紹趙捷認識了哈佛大學劍擊教練布蘭德。

出生於中國的趙捷是馬里蘭州的居民,1995年成為美國公民。2003年,他與人共同創辦一家電信公司iTalkBB,2012年以8000萬美元的價格出售了該公司的大部分股權,此後繼續擔任該公司的行政總裁。趙捷於2011年成為了華盛頓特區國家劍擊基金會的副主席,並於2013年2月向該基金會捐款100萬美元,但之後不久他便從該基金會辭職。同在2013年,布蘭德和他的妻子在特拉華州成立了布蘭德基金會,2014年秋該基金會收到了華盛頓特區國家劍擊基金會的一筆10萬美元的捐款。

趙捷的大兒子於2014年秋天被哈佛大學錄取。趙捷對《波士頓環球報》表示,這兩件事之間沒有關聯,他對於華盛頓特區國家劍擊基金會給布蘭德基金會的捐款也不知情。趙捷說,他在大兒子進入哈佛後的第一年,開始與布蘭德成為朋友。他還曾為7、8位哈佛大學劍擊隊的隊員買機票,讓他們跟他的兒子一起去中國。

趙捷表示,他的小兒子被哈佛大學錄取,與他購買布蘭德的房子無關,因為他的小兒子本身就是一名優秀的劍擊選手,在高中時有近乎全A的成績和非常好的SAT分數,而且他的家庭跟哈佛淵源很深——除了他的大兒子也是哈佛的學生,他的妻子擁有哈佛的多個研究生學位。趙捷的兩名兒子接受《波士頓環球報》的電話查詢,都說不知道父親買了布蘭德的房子。他的小兒子現在是哈佛二年級學生,大兒子則去年從哈佛畢業。

《波士頓環球報》的報道指,布蘭德把房子賣給趙捷後僅一個星期,就以130萬美元在劍橋買入一個單位,這個單位原本開價98.9萬美元。單位可以盡覽波士頓和劍橋的美景,不過,該報訪問任職地產經紀多年的維洛索斯,他說,即使當地對這種單位求之若渴,但布蘭德夫婦比起開價高出31.1萬美元的價格買下,「是一個非常進取的開價」,整件事「看來來有點奇怪」(seemed like a little bit of an anomaly)。

該報說,哈佛大學從報道得悉有關事件,已開始進行獨立調查,哈佛發言人丹尼表示,「我們要保持錄取學生的誠信」。布蘭德則沒有回覆該報的電郵查詢。哈佛大學校報《Harvard Crimson》詳細報道這一事件,並引述稱「布蘭德可能已經違反全國大學體育協會(NCAA)有關接受捐獻的條例」。

美國厚任教育研究中心首席學習官陳航對《美國之音》表示,他認為趙捷對於此事的辯解「非常蒼白」。他說:「申請哈佛的學生都很優秀,幾乎個個都是全A,這並不能說明他就因此能讓哈佛大學錄取。我覺得這個太牽強了,明眼人一下就能看出來。」他認為,趙捷和哈佛大學劍擊教練之間存在利益輸送,這屬於「招生賄賂」,或至少是「利益衝突」。

他說:「因為劍擊隊的教練對於劍擊隊學生的錄取建議是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的,雖然哈佛說有一個40人組成的錄取委員會,但是主教練本人的意見是最重要的……這在美國,尤其是涉及到大學錄取,這是非常非常忌諱的事情,劍擊隊教練的手裏就有進哈佛大學劍擊隊的名額,他只要是推薦,錄取的可能性會增加非常多。」

這場牽涉到哈佛大學體育教練的醜聞曝光,正值美國爆出大學入學舞弊案持續發酵。今年3月,被稱為「校園藍調行動」的聯邦調查發現,多名學生家長付錢給升學輔導咨詢師辛格,由他安排假考試、假資質和假體育成績,隨後讓孩子被入學競爭激烈的名牌大學錄取。目前聯邦檢察官已就此案對包括著名演員、大學教練、監考人員和一名大學行政管理人員在內的50人提出訴訟。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