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帶出民權力的基建社會企業



基建社會企業(Real Infrastructure Social Enterprise,簡稱RISE)是一種社會企業的新類型,作為現時自由市場上的一種緩衝部分,彌補自由市場缺陷,在私人企業以外創設受薪工作,以確保所有人都可以工作和謀生,紓緩市場壟斷給社會帶來的緊張及負面影響。

基建社會企業確保所有人都可以工作和謀生,紓緩市場壟斷給社會帶來的緊張及負面影響。

基建社會企業理念是由中國古代哲學中啟發出來。中國古代有權力社會責任保障基本人權理念,即是人人的謀生權都能得到保障,這便是中國古代的「信」文化。而因為保障謀生權,就必須要確立一個營生環境,讓人人可以自食其力,因而形成了營生環境概念。基建社會企業就是繼承這理念,在現代社會,使人權的謀生權都得到保障。

基建社會企業含有全民生計理念,但不是社會主義,不是由政府主導,並非取締現有市場,仍是維持著一個自由市場,經濟大部分仍然由私人企業主導,完全擺脫計劃經濟。基建社會企業只是在現有市場外,補充一個新的市場空間,提供謀生機會給現有市場遺漏下來的人。

基建社會企業只是喚醒沉睡了的市場部分,這部分現有市場是沒法涵蓋但又分充滿生機和商機,卻又政府與私人企業是沒法實現。由於基建社會企業的規模、社會性質、社會緊密關係以及預期有龐大盈利,足以在政府與財權以外,突破出一片全新空間,可以自立自主地運作,再加上配有一個無限創造工作和職位的機制,保障所有市民的謀生權和發展空間,除了本身不受任何方面的壟斷外,亦為社會創造出一個反壟斷的空間,化解壟斷。

基建社會企業雖然是社會企業,但與一般社會企業不同,基建社會企業規模大,提供職位多,以實現全民就業為目標,所以業務是大眾化的。基建社會企業與NGO不同,是盈利性的,運作與一般企業無異。因為基建社會企業的社會共存性與巨大盈利潛力,才足以使她可以存在和自立,同時,亦因此足以使基建社會企業在初創立時得到財務支持的機會很大。

現時經濟上,自由市場運作,以私人企業為主。私人企業是沒有責任提供過多職位來使全民就業。這正是現時自由市場觀念的一個漏洞,這違反了基本人權中的謀生權保障,亦因此而造成失業及貧窮,這亦是壟斷的本質。很多人都承認現時自由市場存在著結構性問題,可惜仍然還沒有人能夠提出解決方法。基建社會企業正好可以彌補這漏洞,建立一個無壟斷的自由市場。

基建社會企業還有一個市場均衡者的角色。1. 基建社會企業業務特別及足夠大,可以在市場上不容易受動搖。2. 基建社會企業是盈利性的,但所有盈利都會回流社會。3. 基建社會企業設立一個市場平台照顧一般企業。4. 基建社會企業會觀察謀生狀況,有若身體免疫系統,有病便作出反應。基建社會企業盈利不只流回本地社會,還會流向其他有需要的地方,與當地的基建社會企業互動。

基建社會企業的本質,就是在一個地方,扶助當地人創立自己的業務,振興當地的經濟,利益回歸當地社會。基建社會企業是與市民互動及共存,她的生存,與市民的生存息息相關。

基建社會企業所看見的是一個無國界的人類社會,有若一個人體,基建社會企業建立了一個形勢,使資金像血液一樣自然地循環每一個角落每一個人,回復中國古代社會一體論的精神。由建立每一個地方的本土經濟起,還原每一個人的謀生權。每一個人都可以謀生及生活,便難以再有發動戰爭的理由。

基建社會企業在現時階段,建構包括三個部分或三個層次。

第一部分,城市主題公園。很多傳統城市,前人聚居,依靠著環境安身立命,亦建立了本地文化,這便是營生環境的重要。而這些地理環境及文化環境,卻可以在新時代,再度建立一個新的營生環境。這些地理環境及文化環境,流傳到現在,形成很多獨特的趣味性,這些特點足可以發展成旅遊資源而帶來效益,而且有趣的是,這種種特色多數可以串連起來,形成一個覆蓋全城的網絡,產生機動性,帶動人流,這樣子,這網絡結構便可以把效益增強多倍。亦就是這部分,可以在第一層次帶來巨大盈利。而她的帶動人流作用,帶活當地各區的本地生意,為社會帶來收益。如香港,這便啟發出一個絶處逢生計劃,可讓香港人重新建立營生環境。有關絶處逢生計劃,將會另文敘述。

第二部分,普通產業孕育及市場營造平台(General-business Actuator and Market Enabler,簡稱 GAME)。這是基建社會企業第二層業務,也是基建社會企業其中一種盈利回流社會的方式。其實普通產業孕育及市場營造平台,才是基建社會企業的重點,就是這平台與社會建立共生共存的緊密關係,生生不息。

『水善利萬物而不爭』,基建社會企業可以提供大量職位,有其社會責任角色,它本身的業務是特有的,對其他行業並不構成競爭及威脅,又生意可觀,可有可觀的收入及帶來優良信用。它可觀的財務能力,足夠在市場上建立一個保育區,作為普通產業孕育及市場營造平台,為新企業播種、護苗、助長及提供財政支持,使新小企業能夠成長,減少因為市場競爭而造成的高夭折率。新小企業能夠在一定時間內在保育區健康成長,便會離開平台在市場上自立,從而可以在成長期間免受市場沖擊。要是新小企業不能夠健康成長,便要結束業務。GAME先集中扶持普通業務,主要是面向大眾,及低成本低風險。普通產業孕育及市場營造平台就像一個母體一樣,功能勝於一個孵化器(Business Incubator),帶出企業護育理念 (Business Nursery)。

基建社會企業的目標只涵蓋非高端科技的一般事業,把有潛質及可供發展的才能或意念孵化,發展成企業。她把有潛質及可供發展的才能或意念,視為種子,基建社會企業會把種子結合人力資源及行政團隊,組成子公司班子,基建社會企業本身投入起動資金,讓子公司可開始運作,並利用平台的市場功能,把子企業護育成長。護育年可定為一年至兩年不等,視乎情況而定。基建社會企業,串聯資金、意念、人力資源、採購、生產、營銷一條龍,建立了一條企業孵化成長輸送管(Enterprise Bearing Pipeline)。

普通產業孕育及市場營造平台所扶育的新小企業以普通產業為主,因為接近一般大眾的興趣和能力,且成本不太高、風險較低、容易起步,新小企業容易成長。若是高新科技則風險高,同時亦已有很多風險基金打他們主意。但在平台發展成熟後,會進而扶持其他產業,包括高新科技。普通產業孕育及市場營造平台的出現,有機會吸引各地人才聚集,誘發更多新發展。

基建社會企業雖以企業形式存在,但本身對各行各業並不構成競爭,基建社會企業孕育出企業來並非干擾市場,只是建構出一個更自由的市場,化解財權壓倒一切的壟斷。有了基建社會企業的創業保育平台,讓市場競爭回復到以品質取勝,而並非以財力取勝。屆時的市場競爭,由品質高低來取決,不再是財雄勢大便壓倒一切了。

基建社會企業與社會大眾的互利性質,可確保得到社會支持,因而本身的生意也應該受到社會支持。基建社會企業可以視為在市場上履行權力社會責任的機構。一個地方可以有不止一間基建社會企業,基建社會企業之間並不會構成競爭,只會使大眾更加受益。

第三部分,是有償義工計劃。社會上有大量零碎的工作存在,如市政及市容的監察及執行工作,社會互助工作,各種形式的導師等,不一而足,大部分這些工作是難以成為固定職位。這些都屬於社會建設的一部分,參加這些工作倘若是無償付出,並不合理,有違合理付出應享有合理回報的公平原則。有償義工計劃可以使人更積極地參與這些工作。

有償義工計劃的工作都是不定時性質,計劃本身的行政管理工作也是有償義工計劃的一部分。參與人士參與有關工作後,工資不以現金發放,而是按工時給予記分,到退休年齡後、遇上失業或其他緊急事故時,可以申請轉回現金。記分猶如儲蓄,有相當於銀行儲蓄戶口利息發放,或可在戶口內自主支配投資途徑。退休人士及失業人士參與有關工作,可即時發放現金。所以,凡有工作能力的人,只要有責任感,甚至坐著也可以是一份工作。有償義工計劃可說是打開了投身社會的最基本大門。

現時已有類似的形式出現,如時間銀行(Time Bank)等,但是規模小,範圍細,只局限於某類人士如長者等。但基建社會企業中的有償義工計劃,便較靈活和全面了。有償義工計劃人人可以參與,少年也可以參與,可自小培養對社會的責任感。市政市容及社會部分,亦應由政府財政承擔。

若政府福利政策配合,社會援助,只以衣食住行醫教各方面提供足夠實物供給,並不發放現金援助,收效會更大。除基本生活外,有了有償義工計劃後,所有有工作能力的人,凡是自己想追求的東西,都要自己工作賺取回來,沒有一樣自己想追求的東西是免費的,同時亦可消除對領取社會援助人士的歧視。畢竟,謀生是每個人的權利也是責任,不勞而獲是有問題的,而基建社會企業,就是完全摒棄無私義助及慈善救濟的概念,合理的付出應該可以得到合理的回報。

有了基建社會企業提供大量工作或發展的機會,讓有能力工作的人,再沒有藉口不工作。全民就業時,工作謀生也成為一種社會風氣。全民就業時,社會福利開支可以大減,政府可把資源投放到照顧老弱及完全沒有能力工作的人,讓社會上所有人再沒有後顧之憂。

基建社會企業補足市場的不足,確保人人的謀生權都得到保障。能夠滿足到人人謀生的訴求,使人人可以免於營生環境的壟斷而不致受到控制,這便是一種力量了。基建社會企業的存在,就是民權力的存在。(有關民權力,請參閱本網站拙文『由民權到民權力』一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