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逃」是香港人的宿命。

近至逃離內地遊客喧嘩不絕的噪音,把握數日假期到外地出遊、遠離陌生的家,甚至遊覽異地時,特意避開受人矚目的「羸」國鴨仔團,以免生得一身黃皮膚、黑眼睛的便被人誤認是同聲同氣的同胞,面對「他鄉遇故知」的拉高嗓音,跟自己熱情地直呼︰「小妹,可以幫我拍個照嗎?」當堂束手無措。

遠至逆轉歷史巨輪六十年多,中國經歷了國共內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土改運動、百花齊放運動、反右派鬥爭、三面紅旗︰總路線、人民公社和大躍進、文化大革命。從無產階級、小資產階級、中產階級、資本家;或從貧農、中下農、富農、地主,無不嚇得雞飛狗走逃難來港。香港成了資產階級的資金避難港,也是知識分子能免於以言入罪、上山下鄉、打入牛棚的良境,亦是平民百姓安居樂業之所,毋需因大饑荒而食樹皮、咬木桌和割人肉。那時,大英帝國不但正氣凜然地擊退中國共產黨的洪水猛獸,拔其利牙、切其尖爪,還築起穩固的城牆保護港人。

然而,自1978年中國改革開放,沉睡的獅子甦醒了,中國要富起來了。港人不絕攀過城牆北上,「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公然對抗天命如投資內地P2P「團貸網」血本無歸,上訪維權慘遭打壓、何志平在美國被裁定貪污洗黑錢罪成,慘為過街老鼠,共產黨任其自生自滅……可見,自投中國的虎口等於引火自焚,最終只會招致滅亡。可是,有危便有機,港人總放大了「機」,忽視了「危」,忘記「逃」的陰霾仍籠罩蓋頂。

一恍眼,「蛋撻王子」彭定康已揮手二十多年,港人仍脫不開「逃」的命運—2003年反23條50萬人上街、反國教運動、雨傘運動、DQ民選議員、取締香港民族黨、一地兩檢……反政府港人紛紛心灰意冷,悲痛地移民至西方國家,或坐以待斃親睹賣港議員、媚共官員和歛財商家斷送港途。 

如今,「逃」一字再次緊繫深陷撕裂的香港社會,槍口對一指向中國共產黨—「逃犯修例」教人聞風喪膽,連一向與內地打得火紅火熱的商家也直接批評中國司法制度的不公︰施永青直指內地司法質素及方式不好、何柱國引述商界朋友說在大陸做事總「踩過界、中地雷」,還重申一國兩制對香港法治的重要、劉鑾雄直指澳門司法違反國際標準,修例侵犯人權和公義……一眾商家的肺腑之言令筆者激動非常,程度跟見證習總廢除國家主席任期限制、把習近平新思想寫入憲法有過之而無不及。

「逃」?還能逃哪兒?恐怕逃至天涯海角仍遇見安在西方文明世界、享有外國福利的華裔人士高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大叫中國好、中國妙,還堅持死後要長葬於中國老鄉。歷史只能編寫一次,將來的事無人說準。若果往樂觀的方向想,中國在國際舞台是犯眾憎的困況,中共極權倒台也是有可能的事,然而,踏實地着實思考,卻未見樂觀的理由。人有選擇安身立命的權利,逃離異鄉也是可理解的事,但「逃」意味著香港人身份逐漸消逝,最後只能活在心坎、化作記憶,歸於歷史。矛盾!矛盾!

香港人注定一生為逃離共產黨而活。畢竟香港和中國是一段孽緣!

附註︰筆者曾撰寫以《香港和中國是一段孽緣》命題的文章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