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帶領社民連議會外抗爭 吳文遠:要做爛頭卒、烏蠅、曱甴


 

社民連主席吳文遠是近日的話題人物,他發起眾籌於《蘋果日報》賣頭版廣告「問候梁振英」,稱42小時內錄得988名市民捐款逾16萬元。有人問:賣完一日廣告,大家笑完,又可以改變啲乜?

吳文遠說:「縱使你不會震撼政權,不會傷及梁振英,但透過這個過程,群眾覺得有份參與,有份抵擋。」他認為,在政治氣氛低迷、群眾對前景感絕望下,「令香港人覺得,自己可以做啲嘢。」

吳文遠有三宗官司在身:包括:披露民政事務局前常任秘書長馮程淑儀遭廉署調查違反《防止賄賂條例》、掟三文治案被控普通襲擊、反釋法遊行被控煽惑他人在公眾地方作出擾亂秩序行為。他很可能無法再參加選舉,或者被DQ,加上黨友「長毛」梁國雄和黃浩銘同樣有幾單案在身,吳文遠深知,社民連的前路是:議會外抗爭。

吳文遠說,他們要做爛頭卒、烏蠅、曱甴……

吳文遠接受訪問,談及社民連的前路。徐雪瑩攝

「問候梁振英」頭版廣告刊出後,梁振英在Facebook提出質疑,吳文遠說:「佢而家嘅反應係我哋預期之內,就係佢好嬲、feel offended,用不同渠道反擊。愈反擊,愈突顯到佢自己嘅荒謬。」

廣告提及的「香港人忍耐力有限公司」,梁振英質疑該公司並不存在,稱已委託律師舉報,吳文遠稱不害怕被控告,「呢件事第一日開始做,我哋預咗梁振英肯定會告,所以我只可以同各位講唔使擔心。一個地方前特首、前首長,因為一個挪揄佢嘅廣告嘅一句說話,而要去舉報、出動律師,呢個已經夠無稽、夠搞笑、夠落佢面。」

梁振英3月起在Facebook點算《蘋果日報》廣告,吳文遠說,看到後已想搞眾籌賣廣告,於是與《蘋果日報》法律部商討,之後正式啟動。他曾撰寫一篇文章,但賣廣告的話內容未能過關,於是他集合網民意見,由他修訂稿件再徵詢律師,設計由社民連成員操刀。

吳文遠發起「問候梁振英」眾籌,在《蘋果日報》刊登頭版廣告。蘋果日報

吳文遠續說:「點搞笑都好,成件事要針對嘅就係,梁振英作為全國政協副主席同前特首,佢係有身份、地位同公權力。佢咁樣做,基本上係想整死《蘋果》。 」

眾籌的熱烈程度超出預期,吳文遠本來只打算在內頁賣廣告,後來決定刊頭版,「反映了兩件事,一係佢好黑人憎、是人民公敵;第二,很多人在截止後說,可惜捐不到錢、買不到報紙,群眾好著緊參與,想be part of something。」吳文遠曾在社民連的直播中提及,有一名學生捐了20元後,向吳文遠說對不起,因為沒錢,只可以捐20元,吳認為這正正反映了群眾無論如何都想參與的心態,「令到啲人喺低氣壓嘅政治壓迫底下,都覺得自己可以做啲嘢。唔係多,但起碼做啲嘢。」

吳文遠4月8日凌晨,在旺角直播購買新鮮出爐的《蘋果日報》:

這是社民連在議會外抗爭的一種方式?吳文遠說,啟動眾籌刊廣告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未算得上抗爭,但這正正是一個在議會外群眾充權的例子,「在目前的政治空間底下,議會內很多事情做不到,在議會外以不同形式都要諗計仔去做……眾籌每人幾十元、一嚿水,去參與一件事,出來的效果就是有整整9萬幾個人買報紙去支持這件事。」刊廣告當天,《蘋果日報》發行逾9萬份。

吳文遠2009年加入社民連當義工,2010年擔任副主席,2016年擔大旗做主席。目前,社民連的三大領導:吳文遠、長毛、黃浩銘都有官司纏身,在案件解決前都不能參選。即使可以參選,當DQ已成常態,吳文遠亦預想到社民連未必可進入議會體制,「尤其長毛已經俾人DQ嘅時候,佢(政府)可以話你哋係一樣都得,因為連眾志都係咁,周庭都被DQ。」但吳文遠不會為此過於憂慮,反而思考:社民連在沒有議會平台的情況下,可以怎樣推進議題。他的答案是:要做爛頭卒、烏蠅、曱甴……

2013年,時任社民連副主席吳文遠,於時任特首梁振英到天水圍參與論壇後,向其座駕投擲摺凳,被警員拘捕。蘋果日報

吳文遠解釋:「對政府嚟講,我哋係烏蠅、曱甴,喺度猛咁纏住你。冇我哋班好似傻仔,或者爛頭卒,係度頂吓頂吓、拮吓拮吓,群眾永遠都唔會有信心。政權你連嬲都唔嬲佢、煩都唔煩佢,佢就更加放縱、更加放肆。」

街頭活動一直是社民連的標誌,遠古有長毛抬棺材,近年是2011年七一遊行後社民連在干諾道中靜坐,導致中環交通癱瘓,「嗰時被全城人鬧、被民主派割席。到了2014年,原來塞馬路係食生菜,仲話你唔夠激。」但年輕人覺得抗議示威過於表面似做Show?吳說:「我梗係知道我哋廿條友係禮賓府示威,林鄭月娥睬我哋都生臭狐啦,但係你連呢啲最基本都唔做嘅時候,冇counter voice嘛。你明知政府講廢話,你都要有條友出嚟駁佢先得,就係透過呢啲行動去反駁。」

社運代價愈來愈大,吳文遠指,由最初的守行為、罰款、社會服務令,到現時的坐監,由數星期至數月、數年。面對政權壓迫,「各自成員也好,或者作為團體也好,要盤算和衡量自己能夠做得幾多,推得幾多得幾多。」

現時社民連捲入的官司超過10單,為何眾多政黨之中唯獨社民連面對如此多官司?吳文遠說:「因為我哋抗爭一係做得比人多、一係做得比人激。做得多,就有多啲機會俾佢入你。社民連每個禮拜都有行動,佢(政府)是但抽一樣都可以拉到你。」

這可就是他們的政治本錢?打官司要請律師,訴訟費用一大筆,以往長毛每個月會捐出議員薪酬中的5萬元,作為社民連營運開支。長毛被DQ後,社民連官司有增無減,錢從何來?吳文遠舉例,七一遊行籌得30多萬元,但其實一單官司已經耗盡,現在是「勒緊褲頭,慳得就慳」。

除了經濟困難,靈魂人物被捕,社民連會否失去支撐、街頭活動如何繼續?原來,支持者有時也會勸吳文遠:「你再咁嘅話,真係冇架啦,又選唔到議員、又做唔到嘢。」吳文遠卻認為總會有人頂上,黨內任何一個人都能勝任主席,「永遠不能遷就佢(政權),你遷就嘅話,你就會慢慢地消聲匿跡。當你係群眾領袖嘅時候,都有避忌或冇信心,就不能預期群眾會行得前過你。」

社民連現時每月開支。社民連影片截圖

42歲的吳文遠,他的出身其實並不爛。

他在香港出生,12歲舉家移民新西蘭,曾就讀澳洲墨爾本大學,擁有機械工程和精算及財務雙學士學位,一直任職跨國企業的策略顧問,曾於世界各地工作,2006年決定回港居住,吳文遠說:「全世界周圍飛,最後都係選擇返嚟香港,我掛住香港,我鍾意香港。」他2012年因為參選立法會,放棄了新西蘭及澳洲國籍。

高薪、高學歷,看上去就像人生贏家,為何選擇從政兼做爛頭卒搞到自己一身官司?吳文遠說,他從政前後的收入不是秘密,但他不願意製造一種偉大犧牲的形象,「唔係好鐘意講放棄咗年薪幾多,我唔係叫放棄,係選擇。經濟上愈有能力的人,愈能夠付出更多去參與政治或抗爭。」

吳文遠在掟三文治案初審被裁定罪成當日,如此陳詞:「正因我比很多人幸運,有條件做不同的選擇,我更加有責任站出來。當涼薄的執政者無視社會疾苦,我能為社會弱勢做點小事,爭取基本尊嚴,我心感榮幸。」吳文遠強調,他不是要群眾無條件去衝,明白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難處,只鼓勵有能力承擔的人參與抗爭。

掟三文治案,吳文遠本來上訴得直,但律政司決定上訴至終審法院,吳文遠批評:「第一,用公帑燃燒時間同錢;第二係有仇必報,唔肯認錯,不但冇就上訴庭判詞反省,反而再上訴,係好幼稚同不智做法。」吳文遠對此官司滿懷信心。

雨傘運動後,香港社會瀰漫著無力感,本土派被打沉,吳文遠嘆氣說:「梗係唔好啦……激進泛民試過又唔得,舊有民主派更加唔使依賴,本土一伸個頭出嚟就俾人斬,變咗嗰種無力感、失望,慢慢有部分會推向犬儒。」吳文遠說,年輕人即使不支持社民連也不要緊,他樂意見到青年支持香港眾志或其他本土派。提及「犬儒」兩字時,吳文遠顯得憂心忡忡:「我反而擔心,後生仔唔係話唔撐社民連,係乜人都唔撐,只係撐喜茶、撐抖音。年輕人少咗係真,唔係因為社民連唔受年輕人歡迎,係政治愈嚟愈唔受年青人歡迎。」

年輕人要怎樣做?「最低限度:唔好放棄關心。我明白誘惑好大,去深圳買喜茶、淘寶好過癮、咩都唔使諗,但起碼心態上唔好放棄關心。關心要有認知,你喺你身邊接觸嘅人去講,有誤解咪反駁,Instagram、Facebook Share都已經係(關心)。出唔到嚟遊行唔會怪你,但如果你諗住hea的話,不如轉個方法想想:出嚟行兩三個鐘當做下運動。」

吳文遠2011年參選區議會大南選區時的宣傳海報。吳文遠Facebook

吳文遠沒當過區議員、沒當過立法會議員,似乎仍未能走入群眾展視政治魅力。他卻說:「因為我唔overpromise嘛。」吳續說:「今時今日如果喺香港,你要討好群眾嘅話,只要講佢哋啱聽嘅嘢就得,同你真係要做想做嘅嘢,或者期望社會改變係兩回事。」吳文遠曾參選2011年區議會選舉、2012年和2016年立法會選舉,三次均落敗,他說,2011年社民連內部分裂,黃毓民退黨創立人民力量,而2012年他作為新人參選香港島時「根本冇諗過會贏」,2016年雨傘後正值新舊之爭,但他也笑言不排除是自己魅力不足。

吳文遠強調,他並無批評其他政黨的意思,而是有感現今香港政治制度的現實情況,有心的民主派人物不能執政,只能不斷向政府爭取,接受與否由政府決定,市民同樣明白這樣的政治難處,「你就算講啲嘢,政府唔聽你都吹佢唔脹,啲人都唔會怪你……你見到民主派,過去十幾廿年,唯一共同嘅綱領咪係民主、平反六四,但係呢類之外,有好多真係對社會的分析、或者認為點樣先可以解決社會問題,好模糊,個個都講差唔多、都爭取唔到,都唔需要特別負責任。」

吳文遠在2016年參選立法會九龍西選區,同為社民連的長毛為他站台。吳文遠Facebook

吳文遠認為,overpromise是民粹,「市民都知你做唔到,只要你講嘅情感上啱聽,覺得你了解佢嘅困境,就投你。」他以近日的醫療爆煲為例,部分政治人物將醫護人員和市民的不滿歸於每日150個新移民,「十幾廿年嘅問題,居然shift到去話係因為150個新移民,基本上係disproportion。市民甚至乎有醫生對此嘅感覺係real emotion,你唔好理佢有冇偏見、歧視,佢係real emotion,人總係咁,係感性嘅動物。」

吳文遠說,社民連並非議席主導的政黨,不需要為勝算而遷就想法,但他重申:「我唔會話社民連好清高,我哋都係政黨,都係想贏議席,但議席唔係我哋嘅目標,而係組織群眾、講番我哋講嘅嘢,令到群眾開始愈來愈明白套論述、社會價值觀、行動綱領。」吳文遠又稱:「就算你點支持我,話投我票都好,要話清楚俾你聽:如果唔係,就唔係。唔好話因誤會而投我票,我會調返轉頭說服佢。」他說,社民連將會派人參選年底區議會選舉,現正展開地區工作。 

回望過去在社民連的10年,吳文遠最引以為傲的是:「整體的政治信念和價值觀都是沒有改變的,基本上要捉到社民連前言不對後語,或者今天的我打倒昨日的我,是非常困難。」最遺憾呢?吳文遠喝一口檸檬茶,黯然地道:「雨傘運動後,好可惜,始終一直都不能實質連繫抗爭的人,不能凝聚他們,甚至壯大組織。」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