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皮革手作女幾經辛苦完創業夢 終獲母親支持 開班助邊緣少年覓理想


來到觀塘一棟新式工廈,按下升降機4字,到達一個共享工作室。推開其中一道房門,透著柔和的燈光配以輕音樂,非常舒適。皮革手作人阿朱的小天地就在這裡。

阿朱的工作室不足100呎,擺放著她的手製皮煲呔、錢包,工作桌放滿裁皮刀和蠟線等工具,牆上掛著顏色不一的真皮,書架上放著各種各樣的手作書。她喜歡一邊聽著輕音樂,一邊做皮,有時挨著沙發喝咖啡。這彷彿是普遍香港人嚮往的生活:有個人空間、能發展自己興趣。

香港租金高昂、對小店及初創支援有限,要堅持經營手作品牌絕不容易,阿朱能走到這一步,付出了萬分努力。她曾同時做幾份兼職,以此來「養活自己的夢想」,即使家人不予支持,但她從不放棄。皮革對她來說,不只是手作,她甚至以皮革助人,為邊緣少年覓得人生方向。 

阿朱的工作室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放滿皮革工具是她的小天地。曹舒平攝

與皮革結緣 獨愛它低調

28歲的阿朱畢業於理工大學管理及市場學系。她2012年創立皮革品牌Simplus Leather,至今在Facebook已有過萬人讚好。她除了在網上及不同文創小店寄賣皮革產品外,亦會開辦皮革工作坊,也曾受邀到仁愛堂、小童群益會​等社區中心教授皮革課程。

阿朱從小鍾情皮革,喜歡皮革獨有的味道,也愛皮革的「低調」,因為皮革不如其他物料般需要染色和裝飾,它原本的顏色及質地已充滿美感。阿朱為品牌取名時,希望保留皮革的原始感,以Simple的意大利文「Simplus」作為名稱。

煲呔是Simplus的招牌產品,很多新郎也會專程購買,在婚禮戴上。Simplus的產品還有錢包、卡套、皮錶、皮玫瑰花等。價錢由200元至過千元不等。

阿朱喜歡皮革的味道、自然的紋理及顏色,所以她的皮革產品都會盡量保留皮革的原有獨特,最多只會以手壓或機壓技術,在皮革刻上客人名字或壓花,例如簡單的條紋或格子紋,絕不會加上其他顏色,令產品保留復古及低調的感覺。而且,皮革會隨著時間愈久,顏色變得愈深,所以阿朱認為無須刻意填色,讓皮革自然變化。

阿朱的手製皮革產品。受訪者提供
阿朱的手製皮革產品。受訪者提供

阿朱與皮革結緣多年,她記得小時候,父母已常為她添置皮外套;中學時,她會搜羅不同皮革用品,例如錢包及筆袋。但踏上手製皮革之路,源於大學二年級。阿朱當時很想擁有一個捲型筆袋,就像捲軸一樣,平放出來就能插文具,方便之餘,文具也不會滾來滾去。但她花了很多時間也找不到合適的,有些設計不夠美觀,有些卻只在外國售賣,當時仍不流行網上購物。有一天,她上課時看到同學的皮革錢包很漂亮,阿朱很喜歡,雖然他們不認識,但阿朱還是硬著頭皮,問他的錢包從何購買。一問之下,原來這個錢包是同學親手做的,阿朱並不太認識手縫皮革,於是立即到書店買了很多皮革工具書,自學做了第一個皮革用品——皮筆袋。

阿朱一直全靠看書自學做皮革,透過不斷練習,從錯誤中學習。她認為做皮革易學難精,因為很多皮革書也會逐個步驟教授,最後都能製作成品。但一直練習,就會開始講究細節,少至一針一線也追求完美。而且,她會希望親手設計一件皮革,而非跟從書本。從買皮、設計、畫紙樣、剪裁、製作,也按照自己的意思,這樣雖然比較困難,但同時很有滿足感。

寓工作於學習 為皮革品牌鋪路

自此,阿朱愛上「做皮」,不時在個人Facebook分享製成品。她一位大學師姐向她提議:「現時流行Facebook專頁,與其﹙將相片﹚放在個人社交平台,不如設立專頁,統一分享你的皮革,當作個人皮革日誌呢。」阿朱接納了師姐意見,開設了專頁,分享了幾個設計,已有陌生人向她購買。

2013年初,她收到文化中心邀請擺市集,大會於近200位申請者中挑選20位,讓他們免費在文化中心擺攤,藉此鼓勵年輕人的手作初創。當時阿朱被選中,這個機會也促使她正式創立個人皮革品牌。她以往只需弄完手作後拍照放上網,但現在卻要兼顧定價、包裝、宣傳。當品牌慢慢成形,她也快將畢業,思考是否應繼續經營Simplus。 

阿朱深愛皮革,不捨得放棄,但若全職售賣皮革,以當時賺取的金錢又難以維生,因收入主要靠周末市集,但每次賺取的金錢均不穩定。加上她不想以Simplus作為生財工具,否則,總有一天會為了賺錢而變質,做出沒誠意的皮革。所以,她決定找全職工作,同時營運Simplus,她說:「當我的夢想養活不了我,我就要以其他工作養活我的夢想。」她每份工作都選擇與宣傳及經營品牌相關的,全職工作既提供收入,也讓她學習營運個人品牌。

她畢業後曾在珠寶公司工作,學習到為產品找零售點上架;也曾在廣告公司學習宣傳模式;現時在數碼營銷公司工作,學會寫網頁及製作線上廣告。她應用這些技能在個人品牌上,從產品設計、製造、宣傳、找零售點、售賣及售後服務,她也一手包辦。

辛苦兼顧多職 只為發展夢想

阿朱一直兼顧全職工作及皮革品牌,毫不輕鬆。她憶起剛畢業那幾年,Simplus仍未上軌道,需要投入更多時間。她每天早上7時起床上班,每晚下班後,便趕回家做皮,或者上門教班,不到凌晨2時也不會睡覺。周末就參加不同市集擺賣,希望更多人認識。每次市集都要展示至少百多件產品,所以每天也無間斷製作皮革。當時,她每星期平均要製作50至60件皮革產品,每件產品製作需時,例如煲呔需要用1小時,錢包則要花上3至4小時。

阿朱以往每逢周末,都會參加不同市集擺賣,故每天下班後,都要馬不停蹄製作產品。受訪者提供

阿朱在珠寶公司學習了上架的模式,就套用在自己身上。她定期上網記下風格合適的小店,逐一致電傾談可否寄賣,若對方有意,周末就揹著滿載皮革的背包,逐一拜訪。由中環、觀塘,甚至長洲也到過,全盛時期紀錄表上有100多間小店,「起初會覺得很尷尬,沒有膽量聯絡人,但想到為了Simplus發展,就做到了。」

直到2016年,Simplus開始成形,阿朱開設第一間工作室。那一年,她需要花時間設計、整理工作室,但下班後已夜深,只能在周末處理,她不想「白租」,便決定辭掉全職工作。既要維持生計和負擔工作室租金,又不想扣減給媽媽的家用,於是咬緊牙根同時做5份兼職,開始了一年的兼職生涯。

她曾做過意見調查員、寫字樓文職,甚至到茶餐廳推銷電視機。她認為那年的生活十分艱苦,辛苦在於工作不被尊重,猶如「過街老鼠」。她記得當時走入葵芳區的茶餐廳賣電視,伙計看見她拿著文件,以敵視的目光看著她,當她道明來意,更立即被人用粗口問候,呼喝她:「滾開!」她形容:「那些茶餐廳的伙計本已非文質彬彬的人,對顧客態度也不太好,更何況我是不受歡迎的人,有一段時間我甚至不敢再走入這些茶餐廳,很害怕!」她表示,當意見調查員也不停被人罵,但掛線後一切便完結,可是到茶餐廳卻會毫無自尊地被人指罵,令她不禁問自己:「為何要這麼辛苦?」但當她躺在工作室的沙發上,看著自己建立的小天地時,又會振作起來。

參演黑盒劇場 始得母親諒解

對阿朱來說,做猶如「過街老鼠」的工作並不是最難受,要媽媽擔心才令她最傷心和內疚。家人不理解為何她為了皮革而放棄正職,過這樣不穩定的生活。

阿朱有感媽媽一向不擅於鼓勵她,她很少得到媽媽的稱讚,即使兒時拿過不少獎項,媽媽也只會淡淡說句:「OK啦」。這令阿朱很少主動跟媽媽分享Simplus的事,因為互不理解,媽媽有時對阿朱也有不滿,埋怨她常常講電話、很晚才睡覺。當她在家裡用鎚子製作皮革時,媽媽也常埋怨:「不要再揼了」,擔心被鄰居投訴。

Simplus創立超過6年,阿朱直言媽媽直到大半年前,才真正了解她的皮革工作。轉捩點全因《美好的一天》這個黑盒劇場。2018年10月,香港話劇團及新青年劇團找來19位素人粉墨登場,他們來自社會不同階層,當中有曾是演員、年過九旬的婆婆、為盲人口述電影的工作者,阿朱也是其中一位參演者。19人並列坐在台上,90分鐘裡,他們同時獨白,說出自己的故事,觀眾每人有一個收音機,可隨時轉換頻道收聽不同素人的說話。

阿朱邀請了媽媽觀賞這齣話劇,她當時分享了很多事,包括她在學時期的經歷、職業、人生觀、跟媽媽的關係等。她回憶當時在台上一直看著媽媽,大家也忍不住流淚,阿朱很感動,因為這是她第一次有機會及勇氣跟媽媽「對話」90分鐘,讓媽媽真正了解她的想法。完場後,媽媽表示對阿朱了解多了,明白阿朱為何會選擇堅持經營皮革品牌,走一條難走的路;媽媽亦知道阿朱原來渴望得到她的稱讚及鼓勵。後來,阿朱無意中發現媽媽的Facebook原來不時會分享她的消息,例如有新零售點開張,媽媽都會分享給朋友看,但只是不會主動跟阿朱說起,阿朱也反省自己對媽媽不夠關心,甚至媽媽的Facebook也不太留意。

《美好的一天》邀請不同社會階層的素人參演,表達社會上有不同人同時發聲,只是有時我們沒有留意。﹙右六為阿朱﹚香港話劇團及西九文化管理區提供照片
《美好的一天》這個黑盒劇場,讓阿朱﹙右﹚重整一下她的人生,還有和媽媽的關係。話劇團演員王維提供照片

經過這次真情告白,母女的關係產生了微妙變化,阿朱更加感受到媽媽無聲的關愛。阿朱平日在工作室教夜班後,都要花1個多小時回家,往往凌晨1時多才到家,自己還未吃飯,家人都睡著了。但自從黑盒劇場後,媽媽會先打電話給她,問她何時回家,預好時間翻熱飯菜,放在餐桌上,才回房睡覺,讓她回家後便可吃到熱騰騰的晚飯。「以前她也會打電話來,但感覺是責備的口吻,怪我太晚回家,現在感覺到家人由不支持變得有一點支持,只希望我不要太辛苦,但不會叫我放棄。」即使是微小的支持,阿朱也暖在心頭。阿朱笑說,媽媽比以前會傳更多拍手掌的表情符號給她,多了鼓勵及欣賞,所以,阿朱也更樂意跟媽媽分享自己的事,例如有學校邀請她去教班,也會主動告訴媽媽。 

客人成朋友 一路上支持  

皮革為阿朱帶來發展機會,還帶給她一段段友誼。現在跟她最熟的朋友,很多也是她的客人及合作夥伴。其中一位,甚至幫她搬遷工作室,又會送禮物給她,鼓勵她堅持夢想。阿朱記得第一次是在Yahoo拍賣網接觸這位朋友,當時他正在尋找結婚煲呔,他很喜歡阿朱的皮製煲呔,於是約好了交收。交收當日,他跟太太一起來,還把阿朱做皮的畫面雕刻在一塊木頭上,送給阿朱,答謝她花時間設計與別不同的煲呔。他們交換了聯絡方法,發現原來這位朋友也是一位業餘手作人,他每逢旅行時看到有手作的地方,也會介紹給阿朱。朋友與太太的結婚紀念日,也會上來一起製作皮革紀念,有時更會一起設計皮革產品,例如研究如何在皮革上畫畫,大家惺惺相惜。阿朱去年搬工作室時,朋友送了一個寫著「堅持」的招牌給她。這些透過皮革而認識的朋友,都是阿朱一路上的同伴,每當遇到挫敗,都知道有這些朋友支持,令她有動力堅持下去。

客人朋友十分支持阿朱,第一次見面,便自製了一塊木板給她,刻有阿朱的卡通。受訪者提供

以皮革助人 貢獻社會

皮革除了為她帶來很多朋友,還可以助人。兩年前,阿朱曾到青年中心教為期3個月的課程,有些學生患有過度活躍症、自閉症,也有邊緣青年。她的工作不只是教導他們做皮的技巧,更有輔導的元素,希望他們找到個人興趣。最令她難忘的學生是一位「金毛」男孩、旁人眼中的壞孩子。課程開始前,他的態度不好,不太禮貌,感覺他是被社工逼來的。但當學員開始動手做皮時,才發現男孩技術了得,對設計及手作很有天分。男孩總不會完全跟從阿朱的做法,會加入自己創作的元素,甚至比阿朱的設計還要好。阿朱於是常常公開稱讚他,其他同學也很欣賞他的作品。

大約第三課後,阿朱開始感到男孩的態度變得積極,會主動問問題。第五課後,阿朱改變了上課模式,需要學員分組做皮,訓練他們的合作性。開始前,阿朱要求每組選出一個隊長,男孩被選中了,同學更稱他為「助教」、「師傅級的設計師」,阿朱看到他的自豪。下一課,男孩竟然染了頭髮,由「金毛」變回「黑毛」,阿朱認為男孩不再需要透過標奇立異的打扮遮蓋自己的自卑,他的自信心已透過皮革慢慢建立起來。最後一課,男孩更向阿朱表示想再回到學校唸書,他會到台灣升學,修讀皮革的專科課程。阿朱知道後很感動:「由我最初成立皮革品牌的一小步,到我現在影響別人的一大步,全都不是預先計劃好,但我卻有機會透過皮革做有意義的事。」

阿朱一直專注在港教班及售賣皮革產品,有人問阿朱:「為何不發展內地或日本市場呢?」阿朱道:「我覺得先要做好自己的市場,讓香港人也認識皮革,若連自己的市場也做不好,就不要做別人的了。」

在社區中心教班不會令阿朱賺錢,但對阿朱來說,她能用自己的力量,在香港以皮革改變別人,就最有滿足感。

阿朱﹙站立者﹚教授青年人,除了皮革技巧,更幫助他們找到個人長處。受訪者提供
阿朱﹙站立者﹚曾到不同社區中心教班,例如教授基層婦女,她們有些是富有經驗的縫紉女工,婦女的巧手,加上阿朱的新式設計,她們往往能做出漂亮的作品。受訪者提供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