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插畫家慧惠:好想「攬住」油麻地!


很愛一個地方,你會想怎樣?
插畫家慧惠 (柯慧惠) 說想要「攬住」油麻地。那是她快要搬離這個她成長的社區前說的。
她是把油麻地當成情人,用細膩的筆觸,給這社區寫下一封封情書。

慧惠曾經在榕樹頭下作畫多天,發現那是一個很逗趣的公共空間。一點提供

繪畫是給現實留白

本來做平面設計的慧惠,於2017 年底出版了《給油麻地的情書》。「因為我好想用這筆觸,讓大家看到油麻地許多值得欣賞的細微處。」她就是盼望大家親身去感受一下。「香港發展太快了,油麻地算是比較幸運,暫時未有被再發展,希望大家不要等到『大翻新』(重建),才來關心油麻地。」

雖然拍照亦可紀實,但慧惠覺得畫畫跟現實之間,容許留白:「透過這些畫作,讓人產生一種好奇心;『油麻地真的很不錯啊!』」她覺得,關心一個地方,是需要花時間先去感受,慢慢才會生出感情和愛:「對這社區多一點愛,就會有多一點希望。」

慧惠從小喜歡畫畫,小學臨摹《百變小櫻》漫畫,中學畫同人志,亦愛聽故事及說故事。她在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修讀電影,畢業後做排版、設計工作。2014年,香港發生了一場雨傘運動,她辭掉雜誌排版工作,到現場用畫筆作記錄,期間她曾在旺角信和中心一帶寫生,剛巧榮興單車老闆鍾先生路過,看見她作畫,就請她畫他在油麻地的單車老店。

後來,她愛上了到不同的社區繪畫小店,而且在2016年舉辦《講港情.小小店》畫展,展出筆下的各區小店,更邀請了大學曾教她速畫課的插畫家小克去看畫展。看完後,小克說:「看來可以出書了,你想出嗎?」太興奮了吧?

《給油麻地的情書》以果欄之日常作封面,也是油麻地的地標之一。(受訪者提供)

小故事看世界

冷靜下來,她決定要畫油麻地。然後,她就走遍油麻地,蒐集資料後又訪問小店,小店店主人情味濃,一家又介紹另一間給她,成就了她那一封《給油麻地的情書》。「非常享受找不同的街坊聊天,發掘他們在油麻地那幾十年的故事,有如尋寶般。」

她形容,油麻地街坊親切且有性格。「記得有次散步經過利和秤號,當時老闆何太正豎起腳坐著看舖,因為我在家畫畫時也愛豎起腳,這讓我很有共鳴。」這推動了她走進舖內與何太聊天,聽何太說老店的故事:「我說想拍片,她說過兩星期會去飲,叫我待她執靚了才再來。」多番拜訪,她終於跟何太破冰,利和秤號亦成為情書的「情節」。

跟街坊的對話,還可以了解這個社區的發展:「例如榮興單車老闆鍾先生,是幾十年前跟著父親從廣州來香港,第一間單車店開在東安街,當時同一條街開有四、五間單車店,直到10年前,他才把店搬到渡船街。」時至今天,兩條街也只剩下榮興這傳統的維修單車店。「從這些訪談,會知道從前對維修單車店的需求很大,今天卻已慢慢式微。」一個小故事不但道出單車行業的興衰:「而且會知道這社區在時代巨輪下出現的變化。」

她說最感動是街坊努力工作之餘,還會體貼和關心其他街坊:「每次畫完畫,跟他們談過後,都會成為朋友,然後每次經過他們的店,總想進去打個招呼、問候一下,大時大節又會想買點甚麼送給他們。」慧惠就是喜歡有這種連繫:「讓我有像扎根在油麻地的感覺。」

2014年雨傘運動,慧惠在旺角一帶寫生,遇上榮興單車老闆鍾先生,也開展她畫小店的旅程和以後的種種。難度不是緣份嗎?(受訪者提供)

為自己帶來養份

「覺得自己對油麻地的認識太少,好像跟她相處了20多年,但對她歷史和發展都一無所知。例如,為甚麼果欄會在油麻地,而不在其他社區?為甚麼油麻地叫油麻地?」她一出生就住油麻地,家住果欄附近的唐樓,但還是在作畫的一年,才讓她真正認識這個社區:「說來有點慚愧,但總算是重新給自己一個機會了解油麻地。」

她笑謂,跟身邊朋友談起,不少都說搬過很多地方:「然後就在想,可是因為自己跟油麻地有緣份,才會住在這區那麼長時間。」她形容,花一年時間觀察和畫油麻地算是「給這地方一個交代。」

《給油麻地的情書》出版之後,她還以為很快會聽到,書中哪家小店已消失,「最快消失的,卻是原本在京士柏公園的一棵黃槿樹,我很喜歡的,但就給颱風山竹吹倒了;它倒下之後,都有去畫過幾次,捨不得它呢。」她覺得要知道甚麼仍存在,哪些已消失,是要留在那社區才能感受到。

她回想當日,每天在油麻地不停畫:「就如自己嘗試去表達這份愛意時,這社區就會在我期望以外的反應,那就是更多機會用我的手和筆,去記錄香港其他的社區,甚至是油麻地這個社區。」例如她參與過社區導賞團,甚至導賞她不算熟悉的社區,例如北角、灣仔。「覺得這本書給我更多機會去了解香港其他的社區,就像幫自己對香港的了解增值。」

慧惠在油麻地東南樓酒店也畫了一幅以果欄為主題的璧畫。一點提供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