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特殊需要「信託」,還是只求「托」一「托」?


 

「巴士媽媽」蘇太年過七旬,仍不時院舍屋企兩邊走,照顧四十多歲的智障兒子,並「有份爭取」政府再批撥款支援「智障人士牙科服務計劃」。然而,蘇太近日確診肺癌,現已自費廿多萬看病,並已動用「本來是計劃用來做兒子將來生活基金的老本」;但因資助規則的問題,暫時未獲資助。(詳見:譚蕙芸臉書

蘇太的遭遇,令不少智障人士家屬百感交集!為何香港這個庫房長期水浸的政府,卻不斷讓我們弱勢社群缺乏支援,備受磨難?

「智障人士比一般人更早衰老,卻沒有退休年齡、沒有任何退休保障,甚至因為離開職場,失去長年居住的輔助宿舍」。(摘自:《大人》雜誌第15期)

由於家有親人為輕度智障人士,故此一直留意有關智障人士的政策及報道。雖然年屆六十多歲的親人身體狀況尚可,自己亦比蘇太年輕;但蘇太的遭遇,加上近年多次聽聞同輩友好突然離世。作為照顧者,不得不為這位智障親人未雨綢繆。可惜,因她未能購買醫療保險,家人只可一直為其額外儲蓄,以備日後所需。近期,政府終於牽頭成立「特殊需要信託」,並於25/3開始接受申請。但這會否是一個不再年輕的智障孩子及照顧者的適切選擇?

政府牽頭成立「特殊需要信託」。網上截圖

特殊需要信託」是「透過由社會福利署署長法團擔任『特殊需要信託』的受託人,在家長離世後管理他們遺下的財產,並按照他們的意願定期向其子女的照顧者或機構發放款項,以確保他們的財產用於繼續照顧其子女的長遠生活需要上」。「特殊需要信託」屬非牟利性質,以及不設入場門檻,但按社署現行方案規定,需要一筆過付最少21萬元才可開納戶口。另外,每年亦需繳交年費,首年收費初步訂為21,000元,日後或會按年度調整。

或許不少智障孩子家屬能夠負擔21萬的開戶費,但每年2萬多的年費令人卻步。根據「智障人士老齡化趨勢」研究報告」(2015 年6月)指出,「因着日新月異的醫療科技、日漸改善的社會經濟環境,智障人士的生存率亦得以提高,而平均壽命亦愈來愈長。大量研究報告顯示智障人士的平均壽命已可達至50至60歲」。若智障孩子在30歲時啟動戶口;按現時政府的規定,家人先要預備數十萬資金支付年費,再加上孩子未來的生活費,最少需要預備數百萬資金才能夠照顧智障孩子終老。即使當局所訂立的年費遠低於私人信託服務的收費,似乎亦非一般大眾可負擔。

若未有能力將智障孩子托負於「特殊需要信託」,只求應付「三餐一宿」等基本生活需要的殘疾院舍又如何?根據康復服務中央轉介系統(截至31/12/2018),現有5,024人正在輪候嚴重弱智人士宿舍及中度弱智人士宿舍。嚴重弱智人士宿舍的正常最快獲編配服務者的申請為2000至2002年的申請,東九龍區最快獲編配服務者的申請日期為8/2000,沙田/大埔/北區則是9/2002。而中度弱智人士宿舍的正常最快獲編配服務者的申請為2004至2011年的申請,香港區最快獲編配服務者的申請日期為7/2004,元朗/ 屯門區則是12/2011。當政府資助的殘疾人士住宿服務,動輒輪候十年八載,私營殘疾院舍似乎是唯一出路。不過,私營殘疾院舍的質素參差,實在令人卻步!除了「康橋之家」前院長涉嫌性侵年輕智障女院友外,亦有「國寶之家」爆發院友衝突,有關職員更涉拖延報警 (詳見有關報道)。這種居住環境及質素,如何叫人放心將親人交托。可惜,我們的政府一直對私營殘疾院舍的營運質素十分「包容」,家屬只好在等到政府資助的殘疾宿位前,自行仔細尋找合適的私營殘疾院舍。

身懷還未長大的心智,以及日漸退化的身體,不再年輕的智障孩子可否老有所「托」,仍是未知之數。在尚未等到政府資助的殘疾宿位前,若照顧者因老去或生病,無力照顧智障孩子,無力支付「特殊需要信託」,無法找到合適的私營殘疾院舍,他們該如何是好?

作為搵錢能力不高的年輕照顧者,只好節衣縮食,努力儲錢,還有保持自己身體健康,盡力把智障家人交托他人的時間延遲!

而年長的照顧者除了繼續靠自己撐下去,自行尋找坊間的不同支援,還可怎樣?我們這個庫房長期水浸的政府,可否也顧念這群年長照顧者一直「自食其力」,努力照顧自己的家人。當他們筋疲力盡之時,可否「托」一「托」這群不再年輕的智障孩子,以及他們的年長照顧者?

願蘇太,以及一眾智障孩子及照顧者安好!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