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自我清理階級隊伍


 

看到香港的《逃犯條例》修例問題,我就想到文革後期當年的情景。 那時正到了「清理階級隊伍」的一刻, 大學內幾乎所有造反派被清算,北京到處追516分子,所謂516分子是指參與反對周總理的造反派骨幹。 我的戰友有些被大學校園內老師舉報當年「曾打老師」及其他罪行, 審查甚至是到各個地方求「證據」。這種舉報很可惡, 多數是公報私仇,不喜歡那個人就說曾參加武鬥。於是,原本有好工作或就要升級的,就為此受到影響。 我有個好朋友因富農出身平時就不敢亂說亂動, 卻因老婆是市糧食局局長而得到較好工作, 又因努力工作將獲重用時,就被母校一個老師誣陷曾被他打, 竟被降級。我們聽說後就氣憤不平但也無奈。

當我被批鬥時, 其中一個罪名就是「北京516」,只是因我在北京參加文革又是造反派。我心裡納悶: 怎麼知道我在學校是造反派?後來才知是工廠內有個女會計舉報的, 她也來自北京,為了要轉工到杭州而舉報邀功。栽贓?很平常。

當年我出國時其實是不知道有「清理階級隊伍」這一政策, 只是一種自嘲:自我清理階級隊伍行列。 我本來就屬於資產階級子女的,如何會有「階級感情」? 難怪被批鬥。試問國外任何人,誰會有什麼「階級感情」? 我只知從小就學到做人要有人性, 這是做生意越來越大的父母潛移默化教養。我看著父母如何善待家裡的司機、傭人、店伙計, 如何幫貧窮的姨丈照顧須住在隨時火災或淹水小巷內的全家。 我也於九歲大時, 全家由父親駕車到鄉下參加家裡老傭人嫁女兒的婚禮。 這是我們一貫受教的人性,不是什麼「階級感情」!

文革期間民眾被批鬥。網上截圖

昔日的大陸,「階級」區別是很重要的。 無論是讀書高考或工作分配,都依照你所屬階級決定。 最高不是工人階級,而是軍烈屬子女, 軍屬是指解放軍內的高層官員,現在說的「官二代」,烈屬是指在解放戰爭中去世的軍人子女。我在大學同班就有個烈屬兒子,班上的團委書記,畢業分配就到特別保密的單位最好工作,不用「再教育」。之後更獲調到上海某大廠任黨委書記,所幸他從不貪污,也會尊重科技、善待工人深獲擁戴。歸僑或港澳同胞子女的工作分配,是根據內部需要或本人表現而定, 與知識分子同屬「臭老九」,一般不會獲重用。

文革期間反對周恩來的造反派稱「516分子」。網上截圖

有人質疑:洗腦是怎麼一回事?甚至有五毛就指是胡說。 因為洗腦是無形中的,首先是中共派黑手入侵到學校或培養當地人為「地下黨員」 老師教歷史。在教學中諄諄教導共產黨是如何好、祖國的建設成就之類,在學生腦裡種下那些似是而非的道理;引導學生多讀這一類課外革命理論書,接觸更多符合他們旨意的書籍,深入你純淨的腦。還有就是告誡「 別看反動報刊」,要多看那些黨報或相應的報紙比如大公報之類。 你身旁人往往就有受到指示注意你的一舉一動,讓你防不勝防。 這是我幾十年前受洗腦的「經驗」教訓, 今日悔悟了的老師現在也成為積極反黨。 我就親自聽到這些北大老教授的良心話而且深覺痛心。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