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香港「清新空氣藍圖」遠離世情?




【撰文:何偉歡、羅金義】
何偉歡是香港教育大學大中華研究中心項目主任,羅金義是香港教育大學大中華研究中心聯席總監

香港「空氣質素指標」「水份」甚高。網上截圖

環境保護署助理署長何德賢在2019年月前回顧2018年整體空氣質素情況時指出,自2013年政府推出「香港清新空氣藍圖」,過去五年一般空氣中的主要污染物,包括可吸入懸浮粒子(PM10)、微細懸浮粒子(PM2.5)、二氧化氮(O2)和二氧化硫(SO2),濃度下降28%至54%,而路邊同類污染物濃度也下降32%至36%。助理署長認為數字反映近年政府推行的減排措施見效。

香港指標的「水份」與犧牲

大家需要知道香港的「空氣質素指標」(AQOs)向來「水份」甚高。例如,2017年思匯政策研究所和香港城市大學的研究發現,市民日常暴露於空氣污染物PM2.5的濃度,不論是室外或室內都高於政府空氣監測站錄得的數據;何況,香港現時的空氣質數指標比世界衞生組織《空氣質素指引》(AQG)訂定得更寬鬆。究竟它在何種程度上能反映真實的空氣質素?在何種程度上低估了空氣污染給市民帶來的健康損害和經濟損失呢?

香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的達理指數以AQG為標準,把一天當中五個污染物濃度(PM2.5、PM10、SO2、O2和臭氧)都符合AQG標準的日子列為「清新日」,並計算因空氣而造成與健康相關的整體社會成本。研究發現,2018年全年只有154日清新日,即一年近六成的日子空氣質素不達標。事實上,這個研究結果只計算了13個市區天台監測站的數字,路邊監測站的情況並不包括在內。至於跟健康相關的社會成本更是嚇人:單是2018年上半年已有867人因為空氣污染而提前死亡,額外求診次數達126萬次,入院所需病床日數是59,569日,直接經濟損失高達104億港元。

環保署現時的空氣質數指標有告訴我們這些數字和真相嗎?

削足就履的檢討

政府解釋,目前全球未有任何國家「完全」以AQG的標準作為其法定空氣質素標準,並三番四次強調改善空氣質素涉及複雜技術,需要相當時間才能完成;因此,政府會推出短期及中期措施,逐步達到AQG當中的「世衞中期目標」 ── 注意,只是中期目標,並不是最終指標。

然而,從政府最新的空氣質素指標檢討建議上,實在難以令人相信政府有決心逐步達到AQG當中的中期目標。自2014年收緊空氣質素指標以後,《空氣污染管制條例》規定環境局局長須最少每五年就空氣質素指標進行檢討。上年五年一檢的結果出爐,檢討建議指出只有兩項指標有改動的空間:其一是SO2,其24小時平均濃度標準由現時的每立方米125微克收緊至50微克,並維持目前容許超標次數為每年3次;其二是PM2.5,「如」容許超標次數從目前的每年不多於9次放寬至不多於35次,空氣質素指標所訂的24小時平均濃度標準「可以」從現時的每立方米75微克收緊至50微克,年平均濃度標準則「可以」從每立方米35微克收緊至25微克。

 

檢討報告面世當下就引來多個環保團體及立法會議員嘩然,質疑政府是次檢討和修訂並未有把市民的健康放於首位,反而處處以「可行性」先行。也有環保團體推算數年之後空氣污染物會高度集中在交椅洲海域,即「明日大嶼願景」的填海範圍,上述檢討是為了讓填海工程的環評報告容易過關,是成語「削足就履」的大嶼山版,環境局局長黃錦星在一月底回應立法會議員提問時卻閃爍其詞沒正面回應。

國際標準遠超香港

PM2.5一早被世衛界定為一級致癌物,對人類健康危害極大。2005年世衛更新「空氣品質準則」之後,多個國家根據各自環境空氣污染問題和社會經濟技術水平,對空氣品質標準進行修訂,加入對PM2.5的監測。例如:


1. 美國早於2006年已經將PM2.5的24小時平均濃度標準由每立方米65微克收緊至35微克,年平均濃度標準為每立方米15微克;2012年根據醫學研究結果,進一步將年平均濃度標準從每立方米15微克降低至12微克,以保障公眾健康。

2. 歐盟於2008年訂定PM2.5的年平均濃度標準為每立方米25微克,亦要求會員國於在2010至2020年間將濃度進一步降低15%至20%,2020年年平均濃度標準應為每立方米20微克。

3.日本於2009年把PM2.5的24小時平均濃度標準定為每立方米35微克,年平均濃度標準是每立方米不超過15微克;更有法律特別規定,當PM2.5濃度每立方米超過70微克,對人體健康構成威脅時,中小學要停課。

4. 台灣於2012年修訂空氣品質標準,以健康影響為優先考量,加入對PM2.5的監測,24小時平均濃度標準設定為每立方米35微克,年平均濃度標準為每立方米15微克。

當國際先進社會紛紛嚴格監控PM2.5,對其濃度標準愈收愈緊之時,香港政府卻仍然試圖以文字偽術欺瞞市民 ── 「如」容許超標次數放寬至不多於35次,「可以」收緊PM2.5的24小時平均濃度標準至每立方米50微克,年平均濃度標準收緊至25微克 ── 香港政府詭辯是不是:不先行放寬標準,哪來收緊的「可行性」? 當然,「收緊」後的標準依然遠超上述例舉。

香港政府環保署努力打造一個矇混過關的空氣質素指標,但國際性的研究報告正告訴大家香港的空氣污染問題實在很嚴重。一個月前空氣監測公司IQAir發表的最新空氣質素報告透露,以PM2.5濃度去統計全球73個地方的空氣污染情況,香港空氣質素比鄰近的新加坡、台灣、日本等地都要差。另一個權威性的國際資料Berkeley Earth亦顯示,香港PM2.5年平均濃度標準是世衛年平均濃度標準的3倍,遙遙領先其他國際城市。

環境局的藍圖斷章取義

再者,本地關注團體「健康空氣行動」分析2016至2018年的空氣污染數據,發現PM10和臭氧的濃度均有上升的趨勢;當中臭氧濃度更創20年新高位,自1999年起增加超過五成;路邊監測站的數據更自2013年起大幅增加七成。然而,政府卻以預期PM10和臭氧於2025年不能達標為理由,拒絕收緊這兩種污染物的空氣質素指標。

面對質疑,環境局的劃一答案(例如一月底回應立法會議員提問)是他們「是按世衞《指引》來檢討空氣質素指標,並且以科學為依歸,所採用的評估方法和結果都是經過空氣科學及健康專家的參與及深入討論而得出 。」其實只提空氣質素每年超標35次不是國際孤例,跟美國相近,卻不解釋為何監測標準遠低於國際同儕(例如PM2.5的年平均濃度標準是美國的兩倍以上)。面對如此斷章取義漠視世情的政府,香港的清新空氣藍圖還會近嗎?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