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請問考評局:「想想別人」該如何發落?


【撰文:素心】

每年文憑試開考,中文科都掀起新聞熱話,想不到今年的焦點竟然是涉嫌抄襲試題

由於閱讀理解選取文言作品的標準大同小異,而且設問有一定的形式限制,同一篇文章在不同的考試裡,考問閱讀、鑑賞的重點彼此相近甚或雷同實在不足為奇,要判斷是否抄襲比較困難,這個話題容後再議。

至於寫作題目,本來可以千變萬化,香港與南京兩道考題竟然引述同一首詩,要求考生寫作同一個題目,那不是太巧合了嗎?

2015年南京的「初中學業水平考試」中文作文題目,先節錄巴勒斯坦作家達維什的詩句:「當你做早餐時想想別人,別忘了餵鴿子。」然後加上寫作指引「因為這個世界有你,有我,也有他(它)」,要求學生以「想想別人」為題,作文一篇

2019年香港文憑試中文作文第三題引述同一首詩,只是換了另外三個章節,題目依然是「想想別人」。

今年文憑試中文科,焦點竟然是涉嫌抄襲試題。立場新聞及網上圖片

試想想:2015年一個南京初中生考畢當地的「中考」,然後移民香港,因為要趕上文憑試英文科的水平,重讀中三,那麼四年後,他應考的不就是今年的文憑試嗎?還有,2016年由內地來港的初中畢業生,因為先前應付「中考」,所有內地已考的題目肯定是備戰操練的假想敵,腦海裡充塞範文實在是常態。更有甚者,南京的題目又豈止南京的考生在意?內地用心備戰的考生一定會參考大城市的考題,有備無患。如此類推,對這道題目耳熟能詳的又豈是三兩小眾?這道寫作題目剛面世即有網民及專欄作者提出質疑,正好是佐證。

本文並非針對內地來港的學童,亦不肯定就中文科而言,對考題有所知聞是否他們希罕的優勢。筆者但願考評局認真檢討這些年來與專業操守有關的個案,整頓歪風,重振教育界的士氣,不再辜負社會大眾的期望。

有待嚴肅處理的個案

面對抄襲題目的質疑,考評局的回應是:相關的專家、學者和教師代表都要「保證」所擬設的題目並非「直接」取自「本地」或「海外」考試的題目。這樣的回應不但未能化解問題,反而掀起更多專業的疑慮。

首先,按傳媒報導,考評局要求擬題員「保證」的,只屬於地域範疇的規限,而且涵蓋不周──內地和台灣的考試題目不屬於「本地」和「海外」,難道就可以直接挪用嗎?需知內地和台灣正是中文科考試最大的「市場」,亦是最大的題目庫,出版商、補習社,以至應考的學生,都想在裡面汲取優勢。要擬題員有所保證,又豈能讓台海兩岸成為漏網之魚?

其次,「直接」一詞可圈可點,含義不明確──怎樣才算直接?如果題目並非來自實體印刷品,而是在網上找來的電子版,算不算「直接」?不是擬題員自己找到,而是假手於人輾轉傳過來的,那就算「間接」嗎? 面對這些疑問,考評局應有具體的指引。

第三,按考評局辯解的文理脈絡,「非直接」大概是「非直接套用」的意思。換句話說,只要是「二次創作」,稍事修訂就可接受。然而,關心文憑試質素的社會大眾會問,為甚麼考評局允許「非直接」的取用?人家的題目是原創的,我們的專家、學者卻要拾人牙慧,其故安在?再者,拾人牙慧之前,他們有取得原創者的版權嗎?有向局方申報並於討論後獲得接納嗎?

第四,如果有擬題員不按保證書的要求,弄出「擬題失誤」事件,而且在考試完結後才發覺,請問擬題者會承擔怎樣的後果?當屆那些「一試定生死」的考卷會如何處理?考生怎樣才能討回公道?

多年前「檸檬茶」與「凍檸茶」的疑案,考評局把關不力,實在令人失望。政府新聞處圖片

歸根究柢──試題為甚麼要保密?

考評局是香港教育與評核工作的專業部門,文憑試更是全港大學篩選英才而育之的機制。考試題目之所以要保密,就是要確保所有考生對考題有同樣的陌生感覺,公平地傾其所學予以回應,然後得到公正的評閱,考取公道的成績。基於上述的分析,考評局應超越地域的考慮,將擬題員「保證書」的相關項目設定為「所擬題目內容應竭力迴避各地中文科可見知聞的試卷和教材」,並責成擬題員恪守專業精神,發揮創意,以免引起不公平的疑慮。

在資訊開放的環境下,資料人人共享,所謂「不知者不罪」,我們不必吹毛求疵,一有懷疑就上綱上線,但相信讀者都記得都多年前「檸檬茶」與「凍檸茶」的疑案吧。瓜田李下,考評局背負了污名,而那個借勢宣傳的傢伙卻笑歪了嘴。請問身當其事的專家、學者,不致力為自己留個清白,反而瞞天過海、渾水摸魚,那樣對得起您們的專業資格嗎?考評局在這方面把關不力,實在令人失望,至於認真地教與學的師生就更為沮喪了!

我們拭目以待,且看考評局對有關個案如何發落。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