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小恩同學會


【撰文:雨毛波】

結集:【給親愛的吼記哥哥姐姐的一封信

親愛的houseman哥哥姐姐,

忙碌的你可有留意到這幾個星期鬧得熱哄哄的醫委會引入免實習外勞的新聞嗎? 我想起小恩,也想起了小恩同學會。

那是沙士時的隔離病房,房中只有我和小恩兩個。

我終於被逼停了下來,沙士前除了返工、做手術、on call,我還好有興趣研究「啲wide complex的病人, 裝了CRT之後, 個心縮細番,個QRS會不會narrow返呢?」, 「係咪所有wide complex CHF裝咗CRT都會好呢? Intrinsicoid deflection係咪specific啲?」這兩個課題。但一場沙士,上帝終於把我停下來。

小恩躺在我隔鄰的床上看書,好像是一本小提琴譜。

我忽然想起小恩仍未考MRCP part II,為什麼有書不溫而去看小提琴譜呢?我記得有天小同事在我巡房巡到如火如荼的時候走來找我,問我可不可以像帶她一樣帶小恩考過這個頗困難的臨床試。

我有些不悅,要學習的小恩為什麼不親自來找我?是否真心想學習?沒有懇切的心很難教,難道我要教盡全香港的小同事嗎?臨床教學要one to one,two to one 甚至N to one的,一萬個羽毛波都不夠用。

「她不是隔離院啲醫生嗎? 自然由隔離院的醫生負責教,她只是rotate來三個月,她考試關我們咩事呢?」我一口拒絶。

「小恩, 你考咗part II 未?」我明知故問。

「唔考了!」小恩繼續翻她的琴譜, 眼尾也沒有看我一眼, 「我只是想做一個小小的GP仔。」

我十分訝異,也摸不着頭腦,我那兒得罪了你呢?

第二天,小恩的姑娘朋友打電話告訴她,隔離院的ward manager,部門主管把病房爆發沙士的責任推到她身上。院長要開員工大會,公審她。 罪名包括「偷用病人的探熱計來探熱因此惹上沙士病毒並傳播給病房內的其他病人」云云, 和醫管局總部沒有提供足夠的保護設備,高級醫生部門主管龜縮辦公室不肯到病房, 醫院管理不善欠缺隔離措施卻中門大開接收其他醫院的住院病人完全沒有關係。

「咩話?」小恩的滿面通紅,頭漲了一倍,對着小小的手提電話咆吼,「我幾時有咁做過呀?!」然後爆喊起來。

小恩的眼淚,到她返天家那一天,都沒有停過。

我讀criminal law,即使是十惡不赦殺人放火打家劫舍的罪犯,在審訊中都得到辯護的機會。但我卻可以證明,從沒有任何人,包括記者,來查訊小恩核實各種的指控,那公審後的判決卻大字標題刊在標榜「偵察報導」的明報A1版。

(待續)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