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高登音樂台玩盡二創 《地下鐵碰撞嗎》集成員之力極速製成


 

上月18日凌晨,港鐵兩列車相撞後,主打二次創作的樂隊「高登音樂台」成員的手機WhatsApp訊息不斷,各人議論紛紛期間,成員雞丁傳了一條訊息:「地下鐵碰撞他」,激發另一填詞成員樂詩人的創作靈感,聯同另一填詞人A仔,把陳百強的經典歌《幾分鐘的約會》改詞,創作成《地下鐵碰撞嗎》:

  「高登音樂台」當晚把短片上載至其Facebook專頁,吸引10.6萬次點擊;2,800多人給予讚好等回應;1,200多人分享,更有網民留言:「中晒心中所想。」

高登音樂台一班成員接受眾新聞專訪,分享他們的創作路。

分工合作   改詞錄音MV數小時完成

港鐵相撞事發日中午12時許,樂詩人跟A仔改編《地下鐵碰撞嗎》時,在手機你一言我一語,合力在半小時火速完成,把歌詞傳給樂隊主唱漏奶錄音。音樂製作的同時,負責短片剪緝的雞丁從天水圍到港島拍攝市民候車的鏡頭,用以配片。記者遇到突發新聞要快,高登音樂台亦分秒必爭,雞丁嫌乘車到位於元朗的工作室才開始剪片太慢,他到訪成員牙牙牙在西環的家,借用電腦把短片傳自工作室,讓其他成員接力剪輯。

整支歌由改詞到錄音,再配上影片,僅約花數小時,是高登音樂台最快速的製作。「認真少少的改詞,最快都要一至兩小時,今次寫了半小時,要很好的狀態才可以做到,加上件事要好衝擊,才可以代入到個情緒。」樂詩人回想,當時看到一張張港鐵車廂嚴重損毀的照片,首先閃過他腦海的是劇集宣傳照片,他萬萬想不到原來是真實,這份衝擊為他帶來創作靈感,他把對事件的感受,及市民對港鐵質素每況愈下的不滿,包括交通安全、車費加價等,以歌詞一一表達出來。

A仔(左)及樂詩人(右)負責為《地下鐵碰撞嗎》填詞,雞丁(中)負責影片拍攝及剪緝。何君健攝

「高登音樂台」開台  集志趣相投創作者

「高登音樂台」起初由數名活躍於高登討論區的成員組成,他們於2017年10月在社交平台Facebook創立專頁,分享他們成立後的首個二創作品《你唔買我喇》,它改編自歌手李彩華的《你唔愛我喇》,歌曲旋即成為話題作,獲逾42萬的點擊數目。

高登音樂台的Facebook專頁目前有55,000多名追蹤者,YouTube頻道有接近2萬名訂戶,數目上升的同時,高登音樂台亦吸引愈來愈多同樣喜歡音樂創作,志趣相投者加入。至今高登音樂台有20多名核心成員,20至40歲、部分有正職如教音樂,或是自由工作者,他們閒時會聚集於元朗工廈的工作室,一同夾Band及創作音樂。工作室的租金加上水電費每月約1.5萬至2萬元,由成員夾錢支付。他們每個月從YouTube只能賺取100多元微薄收入,遠遠不足以應付成本。

高登音樂台的工作室樂器齊全,成員(左起)樂詩人、漏奶、牙牙牙、金魚妹妹、菲律賓男神正在夾band。何君健攝

以不正經手法發放正經訊息

高登音樂台的作品題材千變萬化,包括關於年青人不想上班的《永冇收工》、講「屎尿屁」的《彈落啲那》、亦有講述電腦死機的《記得Save》等,只要是他們感有趣的,即使是生活瑣碎事,都可成為創作靈感。

高登音樂台也以時事為創作題目,A仔解釋:「當我們有少少影響力的時候,我們都覺得要做關於社會的事,以前可能玩玩吓,想吸引多些人,有不同主題同角度,納納集集咩都寫啲,但係到現時開始成形,我們都要開始寫多啲正經主題,但個手法不會是正經。」

以不正經的手法發放正經的訊息,樂詩人認為歌詞要同時具備有趣及認真的元素。他曾改編王傑的《幾分傷心幾分痴》,創作成一首講述大灣區填海的《啜毛姨姨》,首句歌詞是「哭泣聲啜毛姨姨」是用以引人發笑,吸引人繼續聽緊接關注填海的歌詞「公帑浪費幾千億多爭議」等。

冀用二次創作   引港人關注社會

上月底,大埔慈山寺舉行觀音開光典禮,A仔借機改編馬來西亞歌手黃明志及李佳薇的《一起飆高音》歌詞,二次創作成《一起Build觀音》,他希望港人在社會撕裂的同時,依然抱有正能量。這支歌吸引11萬多人觀看,原唱黃明志亦分享這支歌到個人的社交平台專頁,引來馬來西亞的網民留言問:「香港到底發生咩事?」

《一起Build觀音》引來一名馬來西亞的網民留言問:「香港到底發生咩事?」高登音樂台回覆解釋創作理念。高登音樂台Facebook專頁截圖

A仔希望,高登音樂台的創作能為港人抒發心聲,「我們的動機一定是想市民留意呢啲事,希望透過聽歌,用不同角度去了解事件。正如《一起Build觀音》這首歌,我見香港人聽的反而不是太多,但是有不少其他國家的人經過黃永志的分享,去了解香港,他們可能覺得東方之珠這個地方好像很璀璨,但他們不知道我們在被打壓。」

這些二次創作,甚至是惡搞,真是可以令港人了解事件,還是一笑置之?A仔說,不會抱太大期望,「香港人唔理的話,我點講他們都不會理,但係我做這些事,他們肯聽肯笑的同時,有一個人因而改變想法,會去思考更多,我覺得已經係好咗。」

被稱為「網絡23條」的《版權修訂條例草案》爭議多時、《國歌法》的實施,令人擔心二次創作的自由會否一步步收窄,身為創作者的樂詩人認為,無法擔心太多,他笑笑說:「如果要踩佢(網絡23條)條界,一早都踩咗,如果有追溯期,我相信都會喺香港審嘅,咁我哋而家都係做住先,做到真係驚冇得做就會唔做。」

高登音樂台成員稱,未有對敏感的政治題材忌諱,正準備推出關於修訂《逃犯條例》的二創歌曲。A仔稱,他們會把着眼點放在歌詞精準與否,希望把個人見解帶給網民。

高登音樂台成員,希望藉創作抒發港人心聲。何君健攝

高登音樂台的工作室雖放滿雜物,但鼓、咪、結他等樂器都一應俱全,成員一同吃過晚餐後,有人練習以往創作的歌曲,有人彈流行曲,適逢訪問當日爆出「安心偷情」事件成為全城熱話,雞丁接受訪問後,即剪緝許志安的歌曲《作遲人》影片,A仔在旁改詞,新歌《作賤人》翌日又出爐。

雞丁正剪緝「安心偷情」事件的影片。何君健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