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中大新傳院長李立峯研究:9.28放催淚彈時間「神奇」 媒體直播促使大量人參與運動


佔中九子案去年18天審訊期間,除了陳健民的作供、戴耀廷的結案陳詞、播放紀錄片《傘上:遍地開花》,辯方專家證人李立峯的學術研究呈堂,是其中一個焦點。

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李立峯,因著一份雨傘運動的問卷調查,從山城學府走進西九龍法院,從講台走上證人台。他沒有料到自己成了香港刑事案件中,首位獲法庭接納將民意調查呈堂的專家。儘管如此,他沒有太大感覺,認為:「係有趣嘅經歷,同埋會覺得唔係話純粹匿埋做研究、跟住發表論文呀,可以有另外一種形式嘅social engagement。」

當日呈堂的問卷調查結果,只是李立峯整個研究的一部分。他與學院的榮休教授陳韜文,發表了200幾頁、由牛津大學出版社去年出版的研究成果《Media and protest logics in the digital era : the Umbrella Movement in Hong Kong》。研究為了解數碼媒體的發展對於香港社會運動的影響,指出數碼媒體既擴大了社運動員力,卻又令到運動失去中心(decentralize)、運動力量碎片化。

李立峯的問卷調查顯示,有近六成受訪佔領者認為,「警方向集會人士施放催淚彈」是促使其參與運動的非常重要原因。有五成人表示,是在2014年9月28日決定加入運動。李立峯參考過去大型社運的調查,以及根據新聞傳播現象,指出警方於9月28日黃昏施放催淚彈,無疑促使了大量群眾參與。

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李立峯,接受眾新聞專訪。何君健攝

李立峯於2014年傘運期間在佔領區進行問卷調查,10月4、5日進行第一次,在金鐘佔領區收集到969份問卷;11月2日進行第二次,分別在金鐘及旺角佔領區收集到273份及296份問卷。

有關問卷共6頁,11月版本的問卷增改了部分問題,因為運動情況與10月的有所不同。綜合兩份問卷,詢問了佔領者的參與程度及習慣,包括在場日數、平均停留時間、有否參與策略討論、運送物資或維持秩序等。另外,亦有問及資訊接收的渠道,以及受訪者對某些意見(例如運動被視為自發運動)的看法。 

佔中九子案審訊期間,控方主要挑戰問卷第8題:「以下嘅原因對你參與今次佔領運動重唔重要呢?」受訪者可以選擇「非常重要」至「非常不重要」等五個選項,或者「不知道」。結果只有6.5%在金鐘的受訪者認為「響應同支持佔中三子」是參與運動「非常重要」的原因。

李立峯去年出庭時,其中一幕是控方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質疑李立峯:「你是否同意,如果受訪者回答了這個題目(第8題),無論選取哪一個答案,都代表這是他們參與佔領的原因之一?因為你沒有提供『不是原因』這個選項。」李立峯答:「不同意,如果我在調查中這樣做,我會被同行取笑,我講真的。」梁卓然接續指,「你會被取笑,是因為你的問卷設計成這樣。」李立峯表示:「當然不是。」庭內傳出笑聲,梁卓然結束盤問。

區域法院法官陳仲衡在4月9日頒下判詞指,李立峯的調查是誠實及可信的,但對調查結果不予比重,其中一個原因,是第8題的其他選項,包括「爭取無篩選嘅普選」(85.3%)、「爭取公民提名」(74.3%)、「為保障香港的自由」(89.1%)、「支持和保護學生」(71.9%)、「增加運動聲勢」(37.9%),均是「佔中三子」以言論或文本在明或暗裡所提倡的(expressly or implicitly advocated)。故此,陳官不接納辯方的說法 — 非常少人以「響應同支持佔中三子」作為參與運動的「非常重要」原因,故三子沒有意圖,或不可能有意圖串謀造成公眾妨擾。

陳官未有提到的問卷選項 — 「警方向集會人士放催淚彈」,有58.6%受訪者視為參與運動的「非常重要」原因。

李立峯帶領團隊,於2014年雨傘運動期間進行問卷調查,上表為其中一條題目的調查結果,百分比顯示回答「非常重要」的受訪者。眾新聞製圖
2014年10月4、5日(運動開始後首個周末),李立峯帶領團隊到金鐘佔領區進行問卷調查。五成受訪者指,決定參與運動的時間是9月28日。眾新聞製圖

在《Media and protest logics in the digital era : the Umbrella Movement in Hong Kong》一書中,李立峯引用問卷數據,顯示受訪者自我表述參與佔領運動的原因,但指這只反映參與者認為公開承認某個選項是恰當的,卻通常不是辨別最重要參與原因的方法。

李立峯在問卷裡有另一種問法,問及參與者在何時決定參與佔領。從2014年10月在金鐘佔領區所做的問卷調查顯示,有49.9%受訪者表示,在9月28日決定參與運動,當中七成人視「警方向集會人士放催淚彈」為最重要的參與原因。

李立峯與陳韜文去年出版的研究,圖為著作封面。網上圖片

李立峯是研究傳媒的學者,他在書中討論到電視新聞與社運參與的關係,其中一個側重點在於9月28日警方施放催淚彈的畫面。

李立峯形容,施放催淚彈的時間點「神奇」。他說:「無理由做政府、做社會組織,你唔明傳媒運作規律。你諗吓半夜放(嘅話),個震撼力差幾遠。但係somehow,6點鐘(5時58分),仲係日光日白,又明明係電視台、電視新聞嘅黃金時段,喺嗰一刻放。佢有意無意都好,無論佢背後嘅動機係咩,佢揀咗嗰個timing,令到成件事嘅發生,係完全失控。」

李立峯在書中寫道:「不只因為催淚彈的畫面在24小時新聞台直播,開始放催淚彈的時間距離無綫新聞(TVB) 6點半晚間新聞只有半小時,這個時間點肯定有大量觀眾。直播的畫面結果即時激怒公眾,造成鄧鍵一(時為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博士候選人)所言的mediated instant grievances(媒界化的即時怨憤),並釀成大批群眾參與運動。」

他續解釋,「那天一些電視台的24小時新聞頻道,應該是近乎全天候直播的,所以也不一定要等到6點半,何況那時還有亞視。當然,也有些人可能是在看網媒直播。我們不可能精確地知道有多少人是看電視、有多少人在Facebook看到,兩者並不衝突,如果一個人在家而又在Facebook看到影像,他很有可能打開電視機。無論如何,是否從傳統意義上的『電視機』看到影像,其實並不重要。」他要指出的,是非常多人透過媒體(包括傳統及社交媒體)接收到催淚彈的震撼畫面,刺激了他們參與運動。

2014年9月28日下午5時58分,警方施放首枚催淚彈。資料圖片

書中又特別提到,「佔中三子」是於9月28日凌晨宣布啟動佔中。但調查結果顯示,28日決定參與佔領運動的人,比起28日前已經決定參與的人,較少承認嚮應佔中三子的重要性,情況同樣發生在雙學身上。李立峯指,這是合理現象,因為佔中在啟動一刻之前,已經有好長時間的計劃及論述,所以為嚮應三子而參與的人,不用等到27日或28日才參與。

另一方面,李立峯於2014年10月在金鐘佔領區進行的問卷調查顯示,認為TVB可信的參與者只有4.9%、認為不可信的有76.7%、可信度平均分只有1.77分(5分滿分)。該問題問道:「你認為喺報導今次佔領運動時,以下嘅媒體可唔可信?」受訪者需要就TVB、有線電視、星島日報、明報、蘋果日報共五個傳媒作出評價,可以選擇「非常可信」至「非常不可信」等五個選項,或「不知道」。在五個媒體當中,受訪者認為TVB的可信度最低。

2014年10月在金鐘佔領區進行的問卷調查結果,顯示受訪者認為五個媒體的可信度。眾新聞製圖

書中續道,儘管TVB被認為可信度最低,而且參與者對免費兼壟斷的TVB非常不滿,不過直播畫面沒有經過剪接,所以催淚彈這樣震撼的畫面,不管在哪一個媒體直播,都可以有好大影響。

李立峯說:「說回第8題,有幾多人因為催淚彈出嚟,其實真係唔少嘅,而且嗰吓係幾直接。有一定數量嘅人,嗰晚直頭係因為見到電視嘅畫面,覺得咁都得,跟住又發覺啲人好勇喎、唔退喎,我都去撐、去支持,有唔少人係咁。呢個亦都係成個分析嘅一個message,個問題唔係話邊一個人完全無role,而係一個運動,咁多千絲萬縷嘅關係,網媒有無role?有;媒體有無role?有;你會唔會將個influence、個attribution好大程度上壓落去媒體度,話係媒體搞出嚟嘅?」

李立峯強調,做學術研究與法庭程序不同,學者著意的是不同因素之間如何互相影響,產生某種效果,即是說,佔領運動的成因沒有單一最大元素;法庭則不然,審一件案,問的是這九個人有無責任、幾大責任,以裁定罪名成立與否。「我哋做學術研究好少會突登去highlight邊個要負責任,因為嗰個根本唔係你嘅question。一個咁大型嘅運動,係有各種各樣嘅dynamics(推動力)。」

既然學者被送到法庭證人台,若一定要他說出運動最大推動力呢?李立峯說:「大家都係dynamics嘅一部分。如果一定要highlight嘅,都會highlight一啲關鍵嘅點,咁係有,當然你可以嘗試咁做——咁就真係催淚彈。」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