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尋屋記之一:我的人生,由我掌舵


【撰文:程思華】
作者為典型港女,好食好色好挑機,好讀書而不求甚解, 總而言之,是永恆的「不合時宜」。

自2010年起,因為老父病重,我一直奔波於香港澳洲之間,幾年光景,心力交瘁。

至2016年老父離世,我注意力又集中於八十多歲的老母,然後,才驚覺,自己,也開始步入晚年了。

近十年,不斷照顧老人,觀察長者,深切體會香港老人問題之多、之嚴重。而老人家,差不多一定是漸漸雙脚乏力,以至不良於行,生活質素下降。

我一向未雨綢繆,誓要樂享人生,而在澳洲,我住在自建的雙層屋二十多年。於是,在照顧、安頓好在香港的母親之後,我決意,在足力仍健之時,換一間單層屋。

澳洲生活不易,我們夫婦二人勤懇工作幾十年,只賺得舊屋一間,以及手頭幾個零錢。我苦苦思索,最希望買一間單層屋,然後從雙層屋直接搬到新居去,不要搬來搬去那麼麻煩。

筆者住了二十多年的舊居——自己請Builder興建的兩層屋。照片由筆者提供

這念頭一起,算來算去,我將全部手頭所有現金及其他資產,再加銀行貸款,應該勉強可以找一間質素高的單層屋。

尋尋覓覓,過程中,雪梨地價及樓價不斷飆升。

幾年前看中原居地附近的一批屋地,可以遠眺藍山,一開價,最平的一幅也已經是八十多萬澳元,我頻呼好貴,買不下手,希望地價回調,誰知,三年多後,已升至百二萬以上。

我每次駛車經過,看著愈來愈貴的好地,都深悔自己未有好好把握時機,唯有遠眺藍山,徒呼嗬嗬。

人生,幾多嘢,都是 timing 。

看著樓、地都升,我知道,再趦趄下去,選擇只會越來越少。

到了去年,再數數手上所有,已經完全不能買一間稍為像樣的屋子了。

晚上,是我自己的時間,是我思潮天馬行空的時刻。

過去兩三年,一直專注於要買一間較高質素的屋,但夢想,卻愈來愈遠了。

一晚,又是夜闌人靜,在網上搵樓,忽然,靈光一閃。

我一直掙扎,都是因為希望由雙層屋直接搬到單層新居去,而樓價高升,看的屋越來越差,我一向愛靚嘢,要求高,但到底, budget 所限,越看屋越心灰。尋根究柢,我的困擾,是因為想搬少次屋啫。

其實,只要賣了樓,手頭便較為充裕,可以另買一間較合意的屋了。

搬屋,煩到癲,但,肯多搬一次,便可以馬上解我困境,一想到此,立刻豁然開朗。

翌日,我立刻找可靠地產公司,商量賣樓大計,這,是去年八月的決定。

非常可笑,這時,樓市卻又突然急轉彎,旺了十年的雪梨地產市道,因為種種因素,驟然冷了下來,於是,這賣樓過程,迂迴曲折,那又是另外一個長長的故事了 。

但無論如何,我們住了二十多年的樓終於順利售出,價錢也可以。

我不再等了。我 ,一直愛住新屋,因為資金不多,我看的屋越來越舊,好不是味兒。現在,賣了樓,索性自己買地起屋。而要起單層屋,地,不能太小,否則只能建蝸居。於是,我們在一個地價較便宜的新開發地區,買了一幅近八百平方米的屋地。這種面積的地,在今日雪梨而言,是我仍能負擔的大地,這地,足可建一寛敞獨立屋。

然後,當然是找建築商了。

二十二年前,我們試過自找 builder 起屋。那時,雖然是預算有限,但因屋屬相體裁衣,而且事前我們也做了非常多的資料蒐集及比較,建成的房子,一直無大問題,非常適合我們一家四口之用。

我們,與兩個孩子、不少親朋,在這老房子,享受了幾許的溫馨時光。

筆者舊居一隅。照片由筆者提供

雖然,我耳聞目睹,許多人起屋都有不快遭遇,但我們有經驗,對起屋有信心。

這次,我們比較了不同的屋款、物料、設計後,決定不用以前的 builder ,改用另一個我們認為更好,房子更高質素的建築公司。

賣了房子,搬進了租住的屋子,我們,興致勃勃的,不斷看示範屋,看建築材料,網上找資料,與建築公司商討、議價。我們,誓要建一間理想的居停,以供我們安享晚年。

只要有目標,我一定廢寢忘餐,全力以赴。

但我、但我、心中,一直有一個結, 那就是,我的屋地,因為較大,而雪梨屋地,越劃越細,我的大地,周圍與十塊屋地接壤。

耿耿於懷者,是我好靜、好獨處、 周圍的細地,基本上都起雙層屋;我,未來,入了後院,可能會被眾目所視。

我買屋時不是沒有覺察這個問題,但因為預算所限,這已是我們所能負擔最好的屋地了。

「也罷,」我想「躲在家中算了。」(未完・待續)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