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尋屋記之二:人生,點話得埋?


【撰文:程思華】
作者為典型港女,好食好色好挑機,好讀書而不求甚解, 總而言之,是永恆的「不合時宜」。

上文:尋屋記之一:我的人生,由我掌舵

但是、但是, 我豈是一個會停息的人?

我地不完美,我心有所感。

於是,每個晚上,我都會坐在床上,再看看市場上的單層屋。

「你又睇屋?」老公問。「一日未向市政府申請起屋,我一日都會睇,到了遞紙入則後,我的搜索將戛然而止。」

我老公,一直知我不到黃河是心不息的,於是,瞓覺可也。

我們交了建屋訂金,建築公司做了有關探土、地文等等資料,只要再開會落實細節,我的屋便即將動土。

因為預算關係,我連搵屋,都只是在自己買的地周圍搜尋,但找來找去,毫無頭緖,於是,漸漸擴大至周邊範圍。

一晚,上網見到一單層屋,後院景致優美,價錢也相宜,我一見大喜,馬上叫老公看看。

這屋的吸引,是單層,後院對着高爾夫球場,風光極好,與我已買的地相比,不可同日而語,老公說單層屋而又有好景的絕不 多。而這屋,根本就在我的地隔離區,車程5分鐘。

我坐言起行,翌日,即約地產。地產代理說屋主不在雪梨,睇樓要一周以後,但他叫我們進這區看看,感受一下社區氣氛。

我是一個超心急的人,見有好屋,即使不能入內,也恨不得立刻看看周圍。

於是,在一個萬里無雲的好時候,我倆就驅車探探這區。

其實,這陌生小區,與我地相距只五公里。想不到,兜兜轉傳,都只是未來新居附近。

這天,在天藍如染的時候,我們走進去了這一綠草如茵、前所未聞的小區。

車子進這區,要先跨過一條高速公路,然後才進入這只有二千多居民的小區。一路之隔,社區新淨清寧,街道整潔、不染凡俗。

我們先到區內的會所看看,一進入會所內的咖啡室,往窗外一望,立刻被那驚人的綠所懾。專家設計的十八洞高爾夫球場,放眼都是勾人魂魄的綠,我讚美之餘,不禁嘆道:想不到離已售舊居只二十多公里,竟有如斯美景。

澳洲雪梨多草地,但因天氣乾燥,多數都枯黃頽唐,這個球場,曲綫優美、青草萋萋,真不知要費幾許人力物力,才能盡顯綠之魅力。

這綠,不禁叫人想起詩句:「記得綠羅裙,處處憐芳草。」

芳草處處,而人影渺渺。

藍的天、白的雲,再加上那異乎尋常的青蔥嫩綠,我,心靈上受到了極大的震動,這個景、這種色,我是愛麗絲嗎?我怎麼會走進了與 一個令人不能自拔的世界?

我定了定神,與老公在良辰美景之中,嘆了一杯好咖啡。然後,去了想看的房子外圍,觀察一下周圍環境。房子,單層、簡樸,低調,討人歡喜。

這小區,周圍,非常寜靜,偶爾,見有跑步的、有放狗的居民,都簡單大方,見面時,點頭微笑,非常友善。

我我同外子說,世外桃源,就是這裏吧。

然後,約定的地產代理來了,原來是高大肥仔一個,叫 Nathan。

他再告訴我們房子暫不能參觀,但可介紹一下社區,我笑說,不要緊,只想看看周圍環境及房子外觀。

肥仔又說,其實,他帶了鎖匙,想介紹我們看一間全新,尚未公開發售的房子 。我最愛看屋,馬上說好,但肥仔一早知我們目標是單層屋,補充說,是雙層的。

我一聽,立刻說,不要看了,我剛剛才賣了雙層屋,我只屬意單層的。肥仔又說,不買沒關係,但反正已經揸車來了,何妨一看。

我目標明確,一向知道自己要什麼,不要什麼,本想再婉拒,但肥仔大熱天時,滿頭滿背滿腋是汗,恤衫幾乎盡濕,我非常不忍,於是和老公說:「去看看吧。」

車子到了一間非常新穎的雙層屋前,我們爽快的進入,準備應酬一下便走。

一走進去,不禁讚嘆,嘩,好寬敞、好精美的房子!

這是一間時下最流行的大屋,全廳打通,沒有間隔,是我最愛的格局,再加上有明澄落地大玻璃,超高樓底,一個鐵、木結構,玻璃圍欄做的大樓梯,貫通了上下兩層,絕對是一間非常現代的有型屋。

這屋子,見之忘俗,比我自己要起的更精更美,更有時代氣息、更具型格。

雖然流晒口水,但我告訴自己,我要的,我要的,是一間單層屋,這屋,不適合我們退休之用。

不過,還是應該上樓上看看,準備望吓便走。

一上到二樓,我凝住了。

那一種眾裏尋他千百度的感覺,驟然而生。

啊,這個綠,就像在會所見的一樣。剛才在樓下,院子被灌木所擋,看不到球場,而上到二樓, 整個高爾夫球場便呈現眼前,那一種極其標緻的青蔥,在全個透明落地窗外,撲面而來。

照片由筆者提供

我所在的屋子是高地,可以望見整個球場,隔著球場,是櫛比鱗次、順著山脊線建的整齊房屋。再向遠處望去,是火車站,細如玩具的火車,正快快樂樂的向前奔去。

澳洲的天,一向藍得叫人讚嘆,加上這綠,這𥦬外雅居,我、幾乎不能自持。

還未完呢,肥仔走得比我慢,他上來後,馬上把房門全部打開,原來,這屋還有更無敵的大露台。我近觀球場、設計新穎的屋子,遠眺幾十里以外的山、城、火車。

其中,有高有低,有動有靜,有遠有近。

這屋,固然是我所見過的最美的,但這,不難得,有錢,起得比這豪華十倍、百倍都可以。

難得,是那綠。

那片新綠、嫩綠、青綠、蔥綠、草綠。

這綠,如一泓浄水,湧入眼簾。

這綠,極大的衝擊了我的神智,更重要的是,震撼了我的心靈。

原來,在樓下看不清這球場,上了層樓,才被這新綠環抱。

因為位於山脊,這露台,極目望去,毫無遮擋,足可望幾十里之遙。

此時此刻,也不用再提房子的澄明通透,設計師的匠心獨運了。

我已被雷殛,情緒不能平復。

照片由筆者提供

肥仔問:你喜歡嗎?

我一向率直,而且,我的表情、我的眼神,一定已經完全出賣了我。我坦白的說,喜歡極了——這球場 、這新綠、這環境,簡直是無與倫比。不過,我,還是要單層屋,我還是等一下另外那一間。

不過,我還是不禁問這房子的開價。

肥仔講了,我一算,咦,如此質量,如斯美景,一點不貴,不過,超出了我的預算。

我知道自己,東西太貴,我反而輕鬆。因為,負擔不來,索性不想。

不過,這房子,比我所能負擔的,只超出十萬。

我想,看那單層屋吧,它完全在我預算之內。

等等吧。

這一等,就要十天,這十天,每晚,縈繞我的,就是那驚魂奪魄的綠。

清朗如水的綠,每晚,在激蕩着我的靈魂。

我告訴自己,等,看看那單層屋,要清晰目標,雙層屋,絕對有違原意。

終於等到了,看了那間單層屋。

不錯,後院連接着高爾夫球場,但因單層,只看到了草叢,完全看不到球場的風姿。而且,屋子非全新,佈局、設計,都傳統。

在我而言這,只是一間十分尋常的房子。這屋,不錯。但最重要的景觀,與曾見過的雙層現代房子,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除了巫山,其他的,怎算是雲?

看過了那懾人心魄的高樓,這單層屋,連想也不用想。

兩間屋分別太大,任何人都知所選擇。

但是,我原來,就是不要雙層屋哦!我,到底在做什麼?繞了一大個圈,難道又要再爬樓梯 ?我再老D怎麼辦?

我,究竟為什麼要賣屋、搬屋、起屋?

我在做什麼?

看完單層,我請肥仔讓我再看看那間無敵雙層大屋。

我再一看,如痴如狂,我已經陷於苦戀狂戀癡戀;我,已經不能自拔。

我想,理智是不需要的,要問的,是我的心。

老公,住乜都得,佢識我時,我只有十二歲;幾十年以來,他,完全知道、明白我的心。

我心潮澎湃,再踏進高樓之時,我知道,已經不必自欺欺人。

我,回歸理智,算盤,要出動了。

我同肥仔說,這房子,我喜歡,但,可以減十萬嗎?

肥仔說,屋子還未推出市場,只因市道不好,屋主已經主動調低叫價五萬,這個階段,少十萬一定不行。

我說,你可以代我和屋主溝通一下嗎?我來睇屋之前,早有準備,我馬上出示建屋圖則合同,說明即將就要入紙起屋,賣家,應該及早決定。我一旦申請起屋,一定不會再考慮任何其他物業。

我再告訴 Nathan,我的優勢是剛賣了屋,手頭上有現金。其他人,即使能夠出同樣甚至更高價錢,這個時勢,也可能難獲貸款。

肥仔又說,他當然可以和業主溝通,但是新屋根本未推出市場,業主應該難以接受我的開價。

我問他那我應該怎麼辦?

肥仔說還有一周便會公開發售, 要開放讓買家參觀,他叫我至少讓他開放(Open Home/ Open for inspection) 一次,看看市場反應,除非,接受賣家開價,便可馬上成交。

我知道,這個時候,需要忍耐,我選擇了等。

這一個星期的等待,每日都是煎熬。

還有,每日、每時,我都計算自己全部現金、股票、資產,緊盯澳元港幣匯率。

Open Home 那天,又是天朗氣清,新屋周圍又是萬里無雲的綠茵。那次開放,在這個地產寂靜之時,參觀者居然有四十幾組人。我一見如斯陣勢,馬上知道,對手太多,我不可能買到這間屋。

而每個準買家,上到二樓,放眼望去,都是 wow 的一聲。

我說過,一旦知道機會渺茫,我 —— 反而釋懷。

算了吧,我想,回歸目標,起自己的單層屋,見識過這超級美地靚屋,我只當好夢一場。

但那綠,烙在心底,從未褪色。

照片由筆者提供

每晚,我都躺在床上,想,如果只因為十萬澳元而買不到這屋,確是可惜。

但是,世事,豈能盡如人意?

新屋開放兩天之後,肥仔打電話來,又問我的意向。我說,我預算有限,不可能出更高價錢,我又反問,這屋,有人出價沒有?肥仔說有,我又問多少?肥仔說這是私隱,不能說。但他又說,可以告訴我 其他人的出價比我高還是比我低。我立刻問,究竟,他人出價如何?肥仔說,不比我高,也不比我低。

我一聽,咦,有希望。

肥仔又問我是否可以多出一點。其實,多一千都難,但我又知,如果要與其他對手競爭,一千一千的加上去,結果可能把價迫上去,我更加難以奪得心頭所好。

暗暗的,我腦海中的計數機,又再滴滴答答的響起來。我沉吟一下,立即說,Nathan ,我下週將入紙市政府起屋,我最多可加多一萬五千,我有現金,可以盡快完成交易,請告訴屋主馬上決定。

放下電話後,我心澄如鏡,我告訴自己,我已用盡全副身家, 買不買得到,都已盡力,其他,交給天吧。

一個小時後,肥仔來電, DEAL。

BINGO,我買到了,這屋子,只開放了一次,開放了一個小時,我,背棄了一切原則、目標、初衷、我賣了一間雙層屋後,兜兜轉傳,又買了另一間雙層屋。

我慶幸,在走進暮年之時,居然還談了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而且,修成正果。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