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小恩同學會五


 

台灣中研院圖片

【撰文:雨毛波】

結集:【給親愛的吼記哥哥姐姐的一封信

親愛的houseman哥哥姐姐, 

「林鄭月娥又稱,衛生署海外醫生不是『成日開會』,有其公共衛生工作和直接提供病人服務,例如其兒科醫生須負責兒童體能及智力測驗等評估。」 — 《明報》2019/4/20

真叫人訝異, 林鄭女士為何以(認)為兒童體能及智力測驗能夠代替實習? 一個海外醫生, 來了香港只做兒童體能及智力測驗,一個真病人都不看的話, 註冊成功就可以私人執業甚至升職成為trainer之類, 對病人或他的trainee是非常不公平的事。醫生的資歷和門口或卡片上掛個什麼牌,做了幾多年,是否來自(有葛博士這類校友的)名牌大學都沒有關係。能夠評價醫生夠不夠資格執業的,亦不是愛子心切的大班或愛女心切的(廿蚊)達官貴人,而是他或她醫好(或醫死咗)的病人。 

林鄭女士的問題,只要一個好打得的行政指令,會都不用開, 一天內就可以解決。 

我記得我啡佬(Fellow)之後兩年,申請了lateral transfer 過對面海的醫院。那原因不是等升職,或者認識阿咩姐同阿咩姐好friend,或者以為對面海醫院沒有急症室,call得舒服啲。而是因為我檢視自己的training,發現對於心臟移植這一範圍,完全一片空白。我做trainee的時候,有個病人ischaemic cardiomyopathy, drug refractory heart failure,啲冠狀動脈幼到連surgeon都話搭不到, 那個年代連CRT也沒有。我問我的trainer,為什麼不考慮心臟移植?啲textbook話可以移植。病人都未夠六十歲,仍在工作,是公務員,一家三口都倚靠佢,兒子只是十歲。我的trainer對我說,香港沒有心臟移植。那是一九九八年。 

之後, 我自己去fact check,了解我的trainer所說的並不是事實。我沒有去分析原因,我只是bypass了他,refer了好幾個類似的病人過對面海移植。但問題又來了,我refer了到對面海的病人一個都沒有回來覆診,我只是收過一封六行字的回信:某病人移植了,謝謝。那時沒有ePR,不能篤內聯網(?偷)看病人們在別間醫院的病情。 對面海醫院像宇宙裡那個神秘的黑洞一樣, 令我十分掛念。病人們等了多久才有得換?手術順利嗎?換完之後是否像童話故事的結局般從此快快樂樂地生活呢? 我終於忍不住,見對面海出VNC,就報了。我心想,我整個人都在裡面,咩答案都會有了。 

和心臟移植一樣,兒童體能及智力測驗評估是一種沒有私人市場的 「business」。要維持服務、不會因為青黃不接而導至斷層, 防止某人以此「特殊經驗」來保衞自己的王國防止被炒, 應把它納入每位夠秤兒科醫生啡佬之後, 升職之前的必要條件。而且, (唉), 親愛的林鄭女士, 兒童評估是要對本地兒童有一定認識的人才能勝任, 因為兒童的成長和發展和社會及經濟環境有很大的關係,兒童的體能和智力並非黑白,而是一條normal curve。如何定abnormal, 要很需要當地文化背景理解的。假如我是你,我就寧願公園的滑梯短啲,也不會願意把我們的寶寶交在對香港陌生、一個香港寶寶都未醫好過只想hea做到五點三十五分落班或一年半載,就攞本地牌的人手上。 

(待續)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