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開箱文】《我要準時下班》——告別昭和平成職場文化


關於職場文化的日劇歷年來屢見不鮮,近年更越拍越多。有走喜劇路線的《庶務二課》(1998),有描寫辦公室鬥爭的《決定不哭的日子》(2010)和《FIRST CLASS》(2014),亦有探討特定議題的《派遣員的品格》(2007)、 《年齡騷擾》(2015)、《營業部長吉良奈津子》(2016)、《求職家族》(2017)、《騷擾遊戲》(2018)等等。觀看完之後,你可能會覺得日本的職場十分恐怖,究竟劇集有幾寫實,就只有在日本工作過的人才知道。

橫跨「平成」與「令和」兩個時代的2019年春季日劇已經啟播,筆者首先為大家介紹一齣走寫實路線、在網上引起熱烈討論的職場劇《我要準時下班》(わたし、定時で帰ります。),執筆之時,已經播出了第一集。它是由TBS電視台製作的「火10」作品(逢星期二晚10時播出),接替上季的《初戀那一天所讀的故事》。主角是吉高由里子,配角陣容不錯,包括向井理、內田有紀、中山裕介、中丸雄一、柄本時生、江口法子。

日劇《我要準時下班》。

故事十分簡單,改編自朱野歸子的小說作品,講述在互聯網公司工作的東山結衣(吉高由里子 飾)奉行不加班的生活規則,每天下午6時準時下班,然後趕到一間上海菜餐廳喝優惠啤酒,因為歡樂時光6時10分結束。每集故事都圍繞辦公室內發生的事情,其餘的同事角色包括對待下屬嚴格的工作狂三谷佳菜子(宍戶Kavka 飾)、結衣的前男友種田晃太郎(向井理 飾)、結衣的上司福永清次(中山裕介 飾)、剛剛放完產假的超級工作狂媽媽(內田有紀 飾)。

雖然筆者喜歡吉高由里子,但以戲以論,《我要準時下班》其實不算很好看,因為劇情太過單一,缺乏張力和驚喜的情節。那麼為何劇集會引起如此大迴響?全因為它成功引起觀眾共鳴,說出了上班族的心聲,不單止是日本,就連香港、中國大陸、台灣都有不少網民討論。相比起舊有日劇探討的職場欺凌、年齡歧視、辦公室鬥爭等題材,今次「加班」這個問題夠貼地,相信九成上班族都正在面對。有的是工作量太多,需要超時工作才能夠完成;有的是明明夠鐘放工,但為了表現勤力或不想被上司認為你懶惰,也被迫加班。

相信日本傳統職場文化比香港的恐怖,簡單來說就是透過集體道德和社會規範,鼓勵甚至強迫員工為公司自我犧牲、自我剝削。而劇中明顯出現一個世代矛盾,就是老一輩上班族對年輕上班族的矛盾,上一代人的「常識」對新世代價值觀的衝突。例如,劇中的工作狂三谷佳菜子要求新人小泉咲要比規定上班時間早30分鐘上班,新人感到大惑不解;上一代人覺得放有薪假期是恥辱、不管發燒或是飀風都要上班、要靠加班來顯示自己的勤力。

部份舊人認為新一代要繼續遵從傳統職場文化,而新一代則認為不合理的規矩應被推翻。三谷佳菜子、東山結衣和小泉咲這三個人代表著傳統職場文化至到新世代工作態度的過渡過程,為何傳統職場文化近年開始被人質疑、甚至出現改變,少子化也是其中一個因素,因為日本企業開始變得很難請人,所以被迫也要「遷就」新一代的工作態度,改善勞工待遇去挽留人才。新世代著重生活工作平衡(Work & Life Balance),工作不再是人生的全部,類似的觀點在日劇《寬鬆世代又怎樣》(2016)和《我家丈夫工作無能》(2017)都出現過。

日劇《我要準時下班》恰巧在平成時代結束前出現,象徵著新世代職場文化開始進入主流,劇集讓大眾反思傳統職場規矩是否合理,是推動職場文化改革的第一步。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