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官判潘樂陶罪成 但質疑控方專家證人結論「過份概括」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的丈夫潘樂陶,作為屯門海詩別墅3號獨立屋的持有人,被控明知未事先獲得建築事務監督的書面批准及書面同意,便展開或進行建築工程,即一個水池構築物。涉案水池於去年1月已移除。

案件今日裁決,潘樂陶被裁定罪成,罰款2萬元。根據相關法例,最高刑罰可判罰款40萬元及監禁兩年。主審法官、西九龍裁判法院署理總裁判官蘇惠德,未有在判詞解釋判罰2萬元是根據什麼準則。眾新聞在裁決後向司法機構進一步查詢,獲回覆「司法機構不評論個別案件。」

控辯雙方在早前的結案陳詞均表示,案件唯一爭辯,是涉案水池是否屬於法例定義下的「建築工程」。蘇惠德在判詞指,相信水池屬永久裝置,而構築物會否對樓宇造成結構性影響,是屋宇署決定批圖則時的考慮因素之一。辯方嘗試於審訊期間指出水池沒有危及樓宇結構安全,蘇官則引用2015年鍾俊輝案指:「不影響樓宇結構安全的搭建物,並非不是僭建物」。蘇官以此指出,涉案水池屬於建築工程,沒有任何合理疑點,裁定潘樂陶罪名成立。

潘樂陶因身體不適留院,今早未有出庭。在審訊時代表潘樂陶的資深大律師麥高義今日未克出席,遂由他的兒子、大律師麥劍祺代表。麥劍祺表示,研究判詞後才決定是否上訴。

潘樂陶因身體不適留院,未有出庭聽取裁決。圖中水池為涉案僭建物。眾新聞製圖

辯方求情時指,現年78歲的潘樂陶,過往擔任多項公職,包括能源諮詢委員會前主席、可持續發展委員會前成員、工程師學會前會長,又曾於1996年獲頒大英帝國勳章(OBE)、2003年獲頒銅紫荊星章。是次僭建並非刻意(intended)為之,建議判以罰款。蘇官最終判罰2萬元。

根據相關法例,有關控罪最高刑罰可判罰款40萬元及監禁兩年。資料顯示,2012年,前政務司司長唐英年參選特首期間,被揭發九龍塘約道大宅僭建逾2,000呎地庫,唐妻郭妤淺當年同樣被控有關控罪,郭妤淺認罪,被判罰款11萬元。同年,兩名上水金錢村村民僭建4層高的村屋,未有依屋宇署命令清拆僭建物,並拖延逾一年,終被票控同一控罪,各被判罰26,300元。練馬師簡炳墀於上水新功街的物業安裝了一個向外推的鐵閘,阻塞走火通道,屋宇署以同一控罪作票控,簡炳墀在2014年被判罰3,000元。

潘樂陶的屯門海詩別墅3號獨立屋,屋宇署去年證實有5處僭建,律政司為何只就水池作出票控?眾新聞今天向律政司再查詢,獲回覆指:「正如2018年12月21日的聲明提及,刑事檢控專員考慮了資深大律師的意見、屋宇署提交的證據、適用法律及《檢控守則》的原則後而作出決定。律政司沒有進一步補充。」

2018年12月21日的聲明指:「2018年12月19日,刑事檢控專員收到蔡維邦大律師的最終法律意見。蔡維邦大律師表示就潘樂陶有關3號屋的僭建物,即一個水池構築物(大約尺寸為2.5米x4.65米x1.24米(高度)),有合理機會達致定罪,但就(1)鄭若驊有關4號屋的僭建物和(2)潘穎欣有關3號屋的僭建物,則無足夠證據支持合理機會達致定罪。」潘穎欣和潘樂陶同為3號屋的業主,律政司所指的「潘穎欣有關3號屋的僭建物」,如何與潘樂陶作區分,一直未有解釋。

署理總裁判官蘇惠德,曾審理林子健案、吳文遠三文治案、陳柏洋(熱血公民成員)旺角衝突襲警案等案件。資料圖片

蘇惠德表示,在考慮涉案水池是否屬於建築工程時,不認為樓宇結構安全即代表水池並非僭建物。蘇官亦考慮到水池的固定程度,指水池沒有固定在其他建築物、裝拆容易,可以輕易被移動,但一旦搬到花園其他位置,必然涉及重鋪地板,所以不可能隨便搬來搬去,相信是永久裝置。蘇官同意控方資深大律師蔡維邦所指,水池變成了花園的一部分。水池裝水後,亦會成為很大、很重的構築物。至於構築物會否對樓宇造成結構性影響,是屋宇署決定批圖則時的考慮因素之一,建築物擁有人的責任是在工程開展前取得屋宇署的批准,故裁定潘樂陶罪成。

蘇惠德在判詞中,花了較多篇幅評論控辯雙方的專家證人。蘇官首先一再否定控方專家證人潘玉龍的供詞,指:「仔細檢視後,潘玉龍的意見令人產生一種印象:他擔起了為控方案情辯護的角色。」故此拒絕接納其意見。蘇官其後又表示,接納辯方專家證人劉志宏的意見,但在判詞最後部分,蘇官反駁了辯方資深大律師麥高義所指的「不存在可能的結構性影響,則沒有需要提交圖則並取得批准。」

控方專家證人、建築師潘玉龍,現職屋宇署小型工程及招牌監管組總主任。他於1996年加入政府,案發時任職屋宇署總屋宇測量師,需要審閱屋宇署人員做的視察報告、審批圖則。潘玉龍在專家報告中,考慮了七項因素,判斷涉案水池屬於建築工程。蘇官在判詞指,潘玉龍未有指出不同因素之間的關係,只是任意地、個別地評級。蘇官又認為,任何有關結構性影響的評估,均超出了潘玉龍的建築師專業。

蘇官提及潘玉龍在衡量構築物大小時所下的結論:「水池會對其下方的樓板造成相當(significant)的結構性影響」,並會影響花園的排水系統。蘇官指,潘玉龍這個結論是過份概括(over-generalize)的,潘未有解釋怎樣造成「相當」影響;為何「任何樓板」都會相當受壓;排水系統怎樣受影響。蘇指,這樣的分析並非審視或調查樓板/排水系統後所得結果,屬過份概括的說法,沒有任何可靠的基礎。

蘇官又引述潘玉龍的專家報告指,「考慮到間接事實(潘玉龍沒有親身視察過水池),水池很可能是配備水循環系統的游泳池,但這不是毫無疑問的說法。不過,在視察水池時,是裝滿了水的,無疑可以說這是一個水缸(water tank)。」蘇官續道,辯方在盤問潘玉龍時,引述潘玉龍在專家報告中指,很多人不會將魚缸視為建築工程,麥高義當時問:「咁如果潘生(潘樂陶)將金魚擺落池,而非自己,OK嗎?」 潘玉龍回答不:「因為我們講緊擬建用途,住客/建造人點樣用,係另一回事。」蘇官認為,潘玉龍在解釋擬建用途及實際用途時,頗為混亂(rather confusing)。

(左)控方專家證人潘玉龍、(右)辯方專家證人劉志宏。資料圖片

蘇官認為,辯方專家證人劉志宏(註冊工程師、岩土工程師、涉足工程界逾40年)有去過花園實地視察水池、研究過涉案水池(辯方稱之「Endless Pool」)的商品目錄冊及照片,謹慎地計算出水池對於花園沒有結構性影響,並與屋宇署高級測量師Thomas Poon的數據完全一致(wholly consistent)。

劉志宏上月作供時,曾指涉案水池「基本上是一個放在容器內的水袋」,並形容猶如金魚街的裝魚水袋,所以他不會形容水池是構築物或建築物,亦非水缸(water tank),而是一袋水放了在該物業的花園。蘇官則未有在判詞中提及其「水袋論」。

潘樂陶及麥高義今日均缺席聆訊,由麥高義兒子、大律師麥劍祺代表辯方。莊曉彤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