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請問考評局中文組:「休學年」是原創題目嗎?


 【撰文:素心】

文憑試中文科是否挪用內地試題的疑案尚未發落,翻閱往年試卷,原來或有前科。

香港三聯書店2011年出版了一本寫作參考書,名為《勝券──國際中文考試寫作指導》(以下簡稱「《勝券》」)。顧名思義,那是以國際學校師生為對象的著作。其中第四章「升學與未來工作」第二部分第三項「作文題目」第5題如下:

「你即將高中畢業,已經被大學取錄。但是你計畫休學一年。在這一年裡一邊工作賺錢,一邊到世界各地旅遊,一年之後再去上大學。寫一封信給大學招生部主任,說明理由,並請求允許你第二年再上大學。」(原文為簡化字,見該書第73頁。)

無獨有偶,2012年香港文憑試中文科作文卷的第3題如下:

「有些國家的大學,容許學生完成中學課程後,在入讀大學前,有一年休學年,學生可離開校園,利用這一年追求夢想或體驗生活,為大學生活作好準備。假若大學已取錄了你,並給予一年休學年,你會如何善用?試談談你的構思。」

單看寫作指引,兩道題目的命意及預期寫作內容非常相似,而且一前一後,面世年份非常接近,在今天「想想別人」的疑案仍未了結之際,當然更惹猜疑。不過,我們不是「局」中人,很難判斷那是否拿來主義的產物。筆者僅以考評局中文組的擬題質素為念,設想以下幾個可能,略予剖析。

眾新聞製圖

假如題目是原創的……

大學新生「休學年」對香港來說是個新鮮話題。第一屆文憑試這道作文題目的確令人眼前一亮。多年後,傳媒開始關注本地大學應否為新生設休學年,甚至將這一年文憑試的作文題目視為引起話題的先鋒。如果本題的確是真材實料的原創之作,考評局中文組實在應記一功!

然而,對我們的考生來說,當年那道題目畢竟脫離現實,而且指引含糊,令人產生無所適從之感:

第一,考生正在應考香港的文憑試,亦即本地的「大學入學試」,題目明言「有些國家的大學,容許學生……有一年休學年」,之後,在沒有任何關於「大學」補充說明的情況下,又說「假若『大學』已取錄了你,並給予一年休學年」──究竟取錄應考者的「大學」是香港的還是海外的?我們若不是考生,會覺得這是個吹毛求疵的枝節問題,但細心審題的考生一定會感到虛怯──要構思「如何善用休學年」,「本地升學」和「海外升學」的情境絕不相同,那是個差之毫釐、謬以千里的關鍵問題。擬題者明顯欠缺語境意識,沒有從考生審題的角度推敲寫作指引。結果單憑直覺造次下筆的考生快刀斬亂麻,心思細密的考生揣摩再三然後黯然卻步。這樣的「反淘汰效應」間接影響整份試卷的甄別能力,豈能等閒視之?

第二,「利用這一年追求夢想」──這句指引假設所有考生都在升讀大學之外,有一個急於成全的夢想,而且其迫切程度值得以延遲一年大學畢業為代價。如果有些考生最大的夢想就是按照常規及時升讀大學,及早畢業實現自己的理想或減輕家長的負擔,他們要麼委曲自己的生涯規劃,為文造情,要麼放棄這道題目的選擇權。這對於語文教學與考評來說,都是令人失望的結果。

第三,「利用這一年……體驗生活」──「大學生活」何嘗不是「生活」?撇下這個夢寐以求的選項,考生剩下的就是「個人生活(獨處靜修)」、「家庭生活」、「愛情生活」、「職場生活」、「社會生活」和「政治生活(公義抗爭)」了。其實廣泛接受的選項只有「社會生活」。此外,這個所謂「善用休學年」的構想,當然要可行才能奏效。既強調善用,就不能天馬行空。怎可以不考慮現實生活中那一整年的相關代價?試想,一個十七、八歲初出茅廬的中學畢業生,本來可以馬上升讀大學,卻要消磨一整年的青春去「體驗生活」,究竟有哪些活動的「收穫」可以值回這樣的「開支」?且看大學的交換生和社區服務計畫需要多少配套支援,中學期間的「遊學團」、「體驗計畫」就更不用說了。要一個中學畢業生籌劃這個為期一年又要符合寫作要求的大計實在強人所難。

第四,「為大學生活作好準備」──修讀亮麗又多元化的新高中課程、考好文憑試不就是「作好準備」了嗎?甚麼叫做「大學生活」?如果取錄的考生都懂,各大學就不用舉辦那重重疊疊的新生輔導營了。再落實一點說,讀外文系的,或者可以到外國機構任職一年,但那些讀數學、物理、化學、生物、機械、建築、天文、氣象、人類、倫理、歷史、宗教、財務、國際金融……的新生,如何在校園外用一年時間為「大學生活」作好準備?這樣的寫作要求肯定造成選修科目之間的不公平。

第五,文憑試這道題目的「解題」竟然說:「本文的重點不在計畫的可行性,關鍵是該構思是否有意義和價值,是否別出心裁,令人嚮往。」如果有考生立下宏願,只要有一人名落孫山,自己誓不入大學。於是用一整年時間追隨茅山道士學習神通之術,興建大學千萬間,取錄莘莘學子俱歡顏,甲等榮譽穩如山……這樣的菩薩心腸、杜甫胸襟肯定穩拿「5**」,對嗎?

第六,猶有憾者,本題的寫作指引共101字,文句冗贅與不完整兼而有之,若要保留原意、準確表達及袪除語病,宜修訂為:「假如香港的大學都設立入學前的休學年,讓新生在校園外追求夢想或體驗生活,並為大學生活作好準備,你如獲取錄,會怎樣善用它?試談談你的構想。」(67字)

假如題目是「二次創作」的產物……

其實文憑試卷該題目的第一句「有些國家的大學……」已隱約透露了它與《勝券》書中那道題目的血緣關係了。

《勝券》的題目設計比較簡單明確──「工作賺錢」解決了資源問題,且以中學畢業生所能賺取的收入作為活動開支的上限,構思就不會天馬行空。寫作要求沒有強調與大學生活的銜接,隱含「工作與遊歷」對中學畢業生的成長意義,考生以個人成長為發揮重點即順理成章。此外,該題目體現「讀書」與「生活體會」相輔相成的教育理念,考生在思維方面可有較深刻的發揮,寫成的作品或可超越「活動的構思」。

如果2012年文憑試那道作文題目是根據上述題目啟發而來的話,如上文分析,「修訂版」未見青出於藍,反覺左支右絀。體諒地說,可能因為要設定若干「內容重點」以便評分,於是加上了三項情理上扞格不通的要求,令題目變得不倫不類。對考生而言,明明預算自己一旦被取錄,馬上享受大學生的「殊榮」,可是在考場裡忽然要言不由衷,越俎代庖,扭曲自己的夢想,迎合評卷的要求,這或許是中學生對中文科感到沉重壓力的另一原因吧?

再者,原來的題目按一些外國大學設立休學年的構想而提出寫作要求,本身就是對世俗過份重視學校教育的抗衡,然而文憑試「二次創作」的這道題目,説到底還是要考生「為大學生活作好準備」。若論教育意識,仍放不下科舉盛筵「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陳醋滋味。

還有,假如題目是「二次創作」的產物,事前開誠布公申報來源、事後公開致謝畢竟是天經地義的事。翻查2012年的考試報告及試題專輯的「鳴謝」專頁,我們找不到《勝券》一書的名目。這究竟是「原創者」自命光明磊落,抑或背後有甚麼難言之隱,實在耐人尋味。

若是「二次創作」,再假如……

若果《勝券》一書的作者就是當年考評局中文科的擬題小組成員(的確有這個可能),又或者某些擬題小組成員是該書作者的友好人士,情況就更複雜了。其中可能涉及間接宣傳、友情引薦或礙於情面隱惡揚善以致喪失專業判斷等問題,筆者實在不忍再推想下去。本文以試題的質素為檢討重點,提出種種懸念只為提升中文科文憑試的公信力,倘有令《勝券》作者尷尬之處,謹此致歉,尚祈諒宥。

後記:

每年暮春時節,全港文憑試考生的花季韶華,就在各位擬題專家的羽扇綸巾談笑間灰飛煙滅!請問,中文科的試卷配得起弟子輩的夙夜匪懈和社會人士的殷切期望嗎?為甚麼近年的中文科試題有這許多敗筆?甚麼時候我們這些馬前卒才可以見證各位專家的專業水平,心悅誠服,甘拜下風?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