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絕處逢生計劃重建香港營生環境


世代以來前人聚居,靠著環境安身立命,這便是營生環境的重要,亦建立了本地文化。而香港得天獨厚,這些地理環境及文化環境,流傳到現在,形成很多獨特的趣味性,足可以發展成旅遊資源帶來效益,在新時代,再度建立一個新的營生環境。有趣的是,這種種特色多數可以串連起來,形成網絡,可以像迪士尼樂園一樣,發展成一個覆蓋全城的城市主題公園,深入各社區,振興本地經濟,為香港各行各業及各界帶來無比利益。

香港每當迷惘時,便會想起獅子山下。事實上,獅子山的確是香港一個重要地標,獅子形狀,俯伏山頭,山不太高,四面環視,世間少有。獅子山位處香港正中,分隔著市區和郊區,卻可以搖身一變,成為連接市區和新界的樞軸。以獅子山為中心,坐落四邊的荃灣、沙田、黃大仙、深水埗,加上城門水塘,地理環境以及民俗文化環境,正好藏著無窮可以開發的旅遊資源。全世界沒有一個大都會,可以像香港一樣,市區可以這樣毗鄰綠化山頭。

而且獅子山,正中以北貫通城門水塘連接大霧山通往新界北,東北方依城門河穿越沙田直通吐露港及四周,西北方接荃灣再往八鄉、元朗、天水圍、屯門、大嶼山,東南方可以下慈雲山黃大仙再接九龍城、啟德及再往北角,西南方可到深水埗然後通旺角、油麻地、尖沙嘴再到西環。這個網絡形態的城市主題公園,各區環環相扣。而獅子山加上荃灣、沙田、黃大仙、深水埗,可變身成為香港的心臟,為本土經濟帶來新動力,像為香港打通任督二脈,使內氣循環不息。

這個構思便是絕處逢生計劃。計劃中所開發的旅遊資源,只是海邊、河流、及山頭野嶺,並不佔用寶貴的土地資源,在不破壞原有環境的大前提下,帶來無限生機,帶來經常性收益之餘,更可容納多個世界級的大型盛事,讓相依的社區平添經濟活力。同時,帶動改善市容、改善城市管理、改善社區環境等這些社會支出變成社會投資,為社會帶來收益,而且是立竿見影。再者,更運用商業頭腦,為南番順、客家、潮州等植根本地的家鄉文化落地開花,結出果實,又為粵劇及演藝事業等藝術文化再上一層樓,傳統節慶亦變盛事。香港這一切的本土文化,原來都是寶。絕處逢生本來是因著無用之地帶來經濟效益而取名,到而今,正好切合香港的處境,使香港可以重現生機。

現在簡述這獅子山加上荃灣、沙田、黃大仙、深水埗的心臟建設。

荃灣最重要的是荃灣海面。荃灣的日落景色,早已為拍友所嚮往。這裡重點建設是荃灣至汀九的海濱長廊,其特色更在於長廊下還有藏在水中的旅遊列車,打通兩地,也把荃灣海面圍成一個水上活動中心。海面靠近海濱花園的灣位,現時防波堤巖石嶙峋,這裡可以沿岸修築一個梯級看台,供人閑息,欣賞日落之餘,海面更可作為一個水上表演場地,例如日落音樂會等,每當日落一刻,可以唱出「斜陽裡氣魄更壯,斜陽落下心中不必驚慌」,感懷那黑暗日子已經過去。

這裡青山綠水,充滿陽光空氣,海面可以分區作不同娛樂休閑用途,可有戶外海浴場、海景餐廳、海底世界、海濱餐廳、在水中央餐廳、嘩啦嘩啦、海鮮坊、花徑、花徑渡假酒店、新避風塘區、黃色潛水艇等等,連附近的青馬大橋、汀九橋、來往馬灣渡輪、近水灣水上康樂中心等,都可以重新發揮它們的魅力。

荃灣海面不寬不窄,不深不淺,內灣水流細慢,更可以多個國際大型盛事主辦場地,如水上奧運會、快艇大賽、花式滑水比賽或水上嘉年華等大型節目,也可以配合傳統節日的慶賀活動,如端午龍舟比賽、中秋月夜泛舟等等。

荃灣另一主題是西山。西山主要是把荃灣山邊一帶包括圓玄學院、西方寺、東普陀、竹林禪院等的廟宇寺院整合一起而成,只在現成的基礎上,修築好一個小徑網絡便可以。在這裡嚴肅的氣氛中,可以真正體會本地的傳統民俗文化。

荃灣再過些少便是城門水塘,這裡連接附近幾個水塘,本來已是香港人的熱門郊遊好去處。不過,城門水塘還有一些甚少人去的地方。城門水塘分上下城門水塘,而中間還有一截城門峽,這一處正好可以廣植紅梅樹,還原一個新的紅梅谷。而城門峽在夏天雨季來臨時,會匯集成一道溪流。城門峽的落差,可以分段修建幾道小水壩,分層蓄水,配合天然環境,形成疊潭飛瀑,再由上而下加築山徑,每當冬去春來,這裡可會是望梅勝境,可以緬懷香港一位天皇巨星。水塘區中,可以有建望梅山莊,可以有紅梅閣,又可以有「左有紫藤翠竹常伴讀右有綠螘青梅是酒泉」的繡谷,又可以有紫玉山房。粵劇文化可以這樣近在咫尺。

計劃中另一項重點建設,是興建吊車,由荃灣經城門水塘至沙田坳。吊車依山背而建,打通兩個重要的旅遊區,登上獅子山,遊人可以從另一角度,飽覽香港景色,並可經慈雲山用扶手電梯接通黃大仙。除此之外,乘搭吊車時,腳下的西山區、公屋建設、城門水塘區、疊潭飛瀑、城門河、望夫山及沙田,盡入眼底。

這些建設的連貫性,環環相扣,引人入勝,遊人順其自然,可以流連忘返。這心臟區以外,也順應自然,環環相扣,打通新界北及市區。

城門河、林村河、錦田河、屯門河、啟德明渠等小河,可以作為貫通沿河地方的骨幹。現時此河流不能通航,主要是水量少,上下游河床有落差,沒蓄水能力,水位甚淺,使河流便終年曝曬的污水渠。解決這問題,可以在河流適當位置建築活門水閘,分段蓄水至可行小型觀光艇的水位。水閘兩端或一端設有帶動帶設施,帶動船隻上落分段。河流上航行的觀光艇及小艇,均特別設計,船底有突起物。觀光艇以列艇形式用動力拖動。列艇上樓梯本身亦會成為香港一大旅遊特色。

這樣,下城門水塘可接通城門河上游香粉寮,城門河通航後,還原城門河的活力,貫穿大圍及沙田直到火炭,串連沿河多個旅遊點,不用在此多說,而城門河直通吐露港,水路可通沿岸各地,特別是船灣淡水湖區。另外,林村河及錦田河的亦重現旅遊價值,並可建立更多的營生地方。城門水塘區走出大埔道,很快便可到深水埗。

市區方面的環環相扣,則以傳統形成的Business cluster作主導,即是成行成市。成行成市有協同效應,環環相扣又有多一重協同效應。現代社會傳統個別行業成行成市已甚為少見,但在香港這現代化大都市卻不然,成行成市不單仍然盛行,而且竟然多個傳統行市,一個接一個地互相靠近。

在深水埗,便有鴨寮街雜價攤、汝州街珠粒玉石、長沙灣道成衣批發、黄金電腦商場、南昌街一帶衣物服飾批發零售、大南街基隆街鴨寮街南一帶布料批發、福華街另一條女人街、福榮街玩具批發、長沙灣道南的成衣零售、與及深水埗南一帶的出口成衣內銷等,這些大城小景生活文化,外來遊客都會大感異趣。事實上,這不單只是雜物零售,而是一個時裝行業的基礎,絕處逢生計劃是最先提議在這裡成立時裝設計院,更不特只,還可以帶動更多的傳統服裝行業在這裡重新興起。同時,因為這計劃的環環相扣,上接城門水塘,下接旺角,使這區變成通衢。

而旺角油麻地,同樣有雀仔街、花墟、花園街市集、金魚市場、波鞋街、女人街、機電、油麻地戲院、果欄、佛具、廚具、天后廟、廟街、玉石市場、廣東道玉石街,來到這裡,很快便到西九、廣東道、尖沙嘴碼頭、文化中心、科學館、尖東。而在環環相扣概念的主導下,西九可以開設渡輪通往西環。而西環的潮州文化氣息較濃,亦可以利用潮州文化來作為西環招徠的旅遊特色,大笪地、三角碼頭等也可以在這裡重生。

這城市主題公園的設計,雖然覆蓋幾乎全港,事實上,真正投入建設並不太多,主體所需投資與東大嶼山填海比較,可以預見真是小巫見大巫,同時利益大眾可見,大眾可得,而且是即時的。投資保存文化及保護環境,原來是有回報,可以為自己重塑一個安身立命的地方,也可以為下一代延續一個安身立命的地方。

有關絕處逢生計劃詳情,請參閱網站http://www.hongkongrise.com/fdth/。

現時香港的所謂旅遊業,除海洋公園及迪士尼樂園外,便再難說有其他旅遊項目,市面得益並不多,只靠著大量國內自由行旅客購物,而因國內客市場主導,反而對民生帶來不少麻煩和負面影響。絕處逢生計劃真正以旅遊主導,帶動各行各業,並帶來不少創意產業發展。整個城市主題公園的設計,非數天而不能滿足,單是酒店也要興建多間應付需求。計劃起著一個均衡的作用,使城市活動不致高度集中維港兩岸,營生環境可以較均勻的分佈各區。更重要的是,計劃可以穩住經濟,有助為香港拆卸樓市狂飆這一計時炸彈。

這絕處逢生計劃,可說是現有市場以外所開拓出來的新市場部分,預計為香港帶來龐大收益,由於其盈利性,政府是不能主理,由於其社會性,利益又不能讓私人企業染指,致有催生出基建社會企業這新形式來運作。本身有望為香港重建營生環境之餘,更指出營生環境的重要,並敦促政府認識它應有的權力社會責任,以此為己任,以民生為念,建設營生環境,並以此作為土地利用的原則。(有關基建社會企業,請參閱本網站拙文「帶出民權力的基建社會企業」)

計劃最吸引人之處,不在於山山水水的娛樂,而在於其「以人為本」宗旨,在於其公義本質,以創意解決貧窮問題,它的道德使命才應是吸引人來的主題,更可為其他地方建立自己的基建社會企業作借鏡,是面向世界的。

「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香港原來充滿著大量生機,充滿大量發展空間,香港人是可以命運自主,我們是有選擇的。絕處逢生計劃,可以瓦解金錢壟斷營生環境的權力,還原金錢作為滋潤營生的工具,可以為香港重建營生環境,使香港經濟可以重新自立,不用再愁窮得只剩下金錢,可以保留著香港青山綠水,保留著香港的傳統文化,保留著香港新興的通俗文化,可以緬懷過去之餘,看見一個美麗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