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李明博、朴槿惠政府操控公共廣播機構 南韓傳媒人屢罷工爭自由


 

香港主流傳媒被「染紅」。放眼南韓,新聞機構同樣面對政府、財團的壓力,但當地傳媒人屢次展現強大的抗衡力量,尤其兩間公共廣播機構MBC及KBS的員工,過去與李明博及朴槿惠政府博弈長達10年,在2012及2017年先後發起長達170日及71日的罷工,抗議公司管理層干預新聞編採、打壓批判政府的報道,創下亞洲傳媒抗爭的紀錄。

MBC現任社長崔承浩,時事節目製作人出身,2012年參與罷工後遭解僱,到文在寅2017年上任總統後,他才以新任社長身份「回歸」MBC。崔承浩上月在南韓接受眾新聞等香港記者訪問時表示,政府對於MBC社長的委任有直接的影響力,朴槿惠下台後媒體結構未見有大改變,結構性問題始終存在,對新聞自由構成不穩定因素。

崔承浩由參與抗爭的製作人到出任MBC電視台社長,一直期望改變政權操控媒體的情況。吳婉英攝

公共廣播機構MBC為南韓三大電視台之一,現經營18條頻道,包括1條無線、5條有線、5條衛星、4條數碼廣播頻道,以及3條電台頻道,在全國提供新聞及娛樂節目。MBC製作的劇集《大長今》、《咖啡王子1號店》,綜藝節目《無限挑戰》,及至時事節目《PD手冊》,在香港有不少捧場客。在新聞方面,MBC曾經是南韓最敢於批評政府的媒體之一。不過,自李明博2008年就任總統,MBC作為第四權的監察角色不斷被削弱。

成立於1961年的MBC,原本是私營電視台,惟在80年代,全斗煥獨裁政府頒布一系列箝制新聞機構的政策,MBC在1988年被收編為公共廣播媒體,由具官方背景的組織Foundation for Broadcast Culture管理。至今Foundation for Broadcast Culture仍是MBC的最大股東,持股七成。雖為公共廣播媒體,MBC一直維持商業模式運作,逾九成收入來自廣告。根據規管MBC的法例Foundation for Broadcast Culture Act,MBC須將15%利潤交予Foundation for Broadcast Culture,用作發展公共服務

2008年,李明博上台後,政府起初安插、提拔親政府人士入MBC的管理層,又撤換批評政府的主播、記者。2010年,政府更委任李明博高麗大學的校友、傳媒出身的金在哲出任MBC社長。金在哲任內屢次出手干預新聞編採,弱化甚至撤走MBC批判政府的報道,例如2011年10月,李明博被揭發以兒子名義買豪宅避稅,MBC比其他媒體遲一日才作簡短報道;同年12月,李明博與美籍韓國人金景俊成立的投資公司在美國捲入官司,MBC駐美國記者獨家取得法庭文件,相關報道排定播放時間後被抽走。連串事件觸發MBC工會在2012年罷工,要求金在哲離職。該次罷工歷時170日,創下亞洲傳媒抗爭的紀錄,其間另一公共電視台KBS、通訊社韓聯社及旗下電視台YTN的編採人員亦有加入。

當年參與罷工的MBC員工逾150人,以記者、主播、製作人為主,不過,罷工最終沒有即時將金在哲拉落馬。在罷工期間,金在哲安排了大批外來人員填補罷工時MBC新聞部的空缺,令參與罷工的MBC記者、主播在罷工後無法回到原有工作崗位,並被編入電視台的其他部門,部分員工更被秋後算帳,被貶職甚至開除。在李明博任內,遭懲罰甚至解僱的傳媒人超過400人。曾任MBC王牌時事節目《PD手冊》製作人的崔承浩,正是2012年參加罷工後被MBC解僱的一員。

崔承浩1986年加入MBC,任職製作人多年,負責項目包括MBC王牌時事節目《PD手冊》。他於2003年任MBC工會委員長。美聯社圖片

2013年朴槿惠上台後,政府仍操控新聞媒體,最明顯的事例可數2014年世越號沉船事故。在船難發生時,MBC新聞很快就報道「全員救出」等來自官方的錯誤消息,隱瞞政府救災不力,令MBC新聞的公信力跌至谷底。

隨著世越號沉船的真相陸續揭開,加上2016年崔順實干政風波發酵,強大民意要求朴槿惠下台。與此同時,KBS、MBC的編採人員展開大規模罷工,抗議公共媒體內親政府高層干擾新聞、打壓編採,要求親政府的時任KBS社長高大榮、MBC社長金長謙離職。經過超過70日罷工,終於逼使二人下台。

2016年底,大批南韓記者在自由韓國黨總部前示威,要求彈劾時任總統朴槿惠。美聯社圖片

2017年底,文在寅出任總統後,MBC改組董事會,崔承浩獲選為新任社長,2012年參與罷工而被解僱的多名MBC前員工亦得以復職,外界視之為工會的勝仗。

崔承浩離開MBC的5年間,加入了獨立網媒《打破新聞》,期間製作講述南韓政權操控媒體、傳媒人與李明博及朴槿惠政府抗衡的紀錄片《共犯者們》。《共犯者們》前年在南韓上映,去年亦於臺灣國際人權影展放映,在兩地均引起關注。 


文在寅執政後,南韓的新聞業出現新氣象。去年,文在寅上台後一年,南韓在「無國界記者」的世界新聞自由指數排名已由2017年的第63位,大幅躍升20位至第43位,今年再升兩位至第41位。

然而,崔承浩提醒,政府對於MBC社長的委任仍然有直接的影響力,雖然工會有代表參與董事局會議,對MBC社長的委任也有發言權,但並非直接影響到政府的委任決定。他期望透過從體制上改善,減少政府對MBC的影響力。

崔承浩亦指出,改變體制涉及到議會修例,這需要不同政黨達到一個共識方案,並不容易做到,故他認為,短期內不可能完全去除政府在委任MBC社長的影響力。在政府換屆後,媒體結構未有太大改變,這是行業一個不穩定因素,他們要維護新聞自由始終有困難。

世越號事件是MBC及至南韓傳媒的一大教訓,在體制未改的情況下,媒體此後是否能夠防範政府控制而誤報消息?崔承浩指,世越號沉船時,大部分廣播機構都受到政府的影響,媒體沒有核實真相,只跟隨政府消息作報道,結果出現誤報,但目前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狀況已得到改善,記者可以自由地批評政府,他不認為類似事件會再發生,因為社會經歷過新聞自由受壓所出現的問題,「公眾知道沒有好的媒體,就沒有好的國家。」

2016年、世越號船難兩周年,南韓中學生舉行燭光集會,悼念事故中的死難者。美聯社圖片

崔承浩補充指,MBC的工會成立超過30年,歷年來發動過逾10次抗爭,但沒有一次是為了提升員工的薪酬福利,每次抗爭都是爭取言論、新聞自由。他形容,過去10年對工會而言是很艱難的日子,但抗爭得到公眾的支持,南韓人民會參與燭光集會(例如MBC工會在2012年在清溪廣場、2017年在光化門舉行的罷工燭光晚會,均不乏市民加入),支持記者爭取新聞自由,有人民的支持最為重要。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