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九子案判詞引言論作煽惑罪證 法政匯思:影響面廣闊,入罪界線需釐清


佔中九子案判刑後,區域法院法官陳仲衡早前頒下的裁決判刑理由,內容值得深入探討。九子被控煽惑他人犯公眾妨擾罪,陳官在判詞引用九人於2014年9月27至28日的言論,以證明他們有意煽惑他人佔領道路、構成公眾妨擾。例如判詞引述戴耀廷於9月27日下午說:「我們一齊逼爆金鐘先,然後逼爆邊度?中環!我們一定能夠見到真普選來到香港。」陳官指,當戴耀廷呼籲逼爆金鐘及中環時,顯然是指佔領兩地的公共地方及道路;而「真普選來到香港」這話,顯示有意無限期佔領,因政府需要時間考慮及回應政改要求。

法政匯思召集人、大律師李安然分析,九子案判詞對社會影響最大的,是煽惑罪的影響面廣闊、一般人可能會踩界。他指,九子案被告煽惑罪入罪後,被判監禁8個月,法庭應釐清入罪界線。由於陳官在判詞指:被告有意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行為,並知道/應該知道被煽惑者如按照被告所言行動,會帶來甚麼後果,便足證煽惑罪成。李安然憂慮,煽惑入罪的界線不清,舉例說:「如果喺街頭呼籲參與集會,或者喺Facebook share咗某貼文,share未必睇到意圖,但like咗又share呢?」

法政匯思召集人、大律師李安然。資料圖片

佔中九子控罪包括:串謀犯公眾妨擾罪、煽惑他人犯公眾妨擾罪、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罪。法律界前立法會議員、大律師吳靄儀形容:「『公眾妨擾』是古老普通法罪名。」前港督彭定康在九人被判罪成時指:「在大多數人認為,香港政府應團結社群時,卻用上了過時的普通法控罪,對2014年發生的政治事件尋求復仇,造成令人震驚的分裂。」美國國會、德國國會、人權觀察、國際特赦組織等,均對控罪表示關注。

李安然接受眾新聞訪問時表示,煽惑入罪的影響面廣闊、一般人可能會踩界,故需要釐清入罪界線。他說:「當影響面好闊的時候,法庭可能要再諗清楚啲,煽惑用喺呢個情境底下(煽惑他人犯公眾妨擾罪),係咪會有更加多嘅元素需要考慮,定係話可以用刑事罪行固有嘅一啲考慮就足夠呢?」李安然續解釋,刑事案件當中,將煽惑罪用於公眾妨擾的情況屬罕見,所以法官也沒有先例可引,只能引用公眾妨擾的案例。

控方在結案陳詞中,引用Pearce案(「蜘蛛俠案」)說明被告應預見到其行為對公眾造成影響,指這是裁定公眾妨擾罪成的元素之一。李安然指,蜘蛛俠案當中,被告的行為與妨擾之間有清晰的因果關係。控方引用的兩宗Pearce案,英藉男子Matt James Pearce於2005年6月3日攀上中環一棟商業大廈,展示一幅 10 尺乘 16 尺的橫額,事件擾攘兩個多小時,警方封閉中環部份主要道路,消防人員在該大廈外鋪設救生墊,防止意外。

另一宗發生在2008年8月8日,Pearce爬上青馬大橋龍門架,展示橫額並在橋上逗留約兩小時,表演打拳、打羽毛球和推鉛球。警方將來回共6條行車線全部封閉,消防員到場後鋪設救生墊。Pearce於兩案中均被控普通法的公眾妨擾罪,分別被判監21日及半年,但上訴後均被改判緩刑。

李安然認為,Pearce的行為與道路受阻有清晰的因果關係,但九子案以煽惑入罪,卻無須證明被告的言論,與公眾妨擾之間的因果關係,亦無須證明人們受被告煽惑。換句話說,群眾佔領馬路是否由被告言論所煽惑,其中的因果關係並不明確。

陳官在判詞列舉的煽惑罪證,以九子的言論為主,令人憂慮言論自由、表達自由是否按《基本法》受到保障。李安然表示,陳官在判詞中指已考慮表達自由,但認為運動對社會構成的破壞或不便,超出合理範圍,故裁定被告罪名成立。

戴耀廷(中間黑衣者)與陳健民(戴右方藍衣者)昨日被鎖上手扣,帶到荔枝角收柙所。美聯社圖片

至於法庭如何理解公民抗命,李安然表示,公民抗命不是法律概念,可以斟酌其定性。李說:「陳官認同運動係和平、唔係為咗私利,而係為公眾利益。咁運動規模『超出合理範圍』呢個單一因素,係咪就等於改變咗公民抗命嘅性質?」李認為「超出合理範圍」可以是判較重刑罰的原因,但陳官藉以否定運動屬於公民抗命,若九子提出上訴的話,則要由上級法庭解釋。

李安然又認為,陳官已經完全跟從黃之鋒案(雙學衝入公民廣場)中,終審法院對公民抗命的理解,但仍有澄清空間。終審法院在黃之鋒案的判詞,引用英國R v Jones (Margaret)案,指「違法者及執法者雙方都會認同一些相關的慣例。抗爭者的行為須合乎比例,並不會構成過度的破壞或不便,而且他們會以承擔法律制裁以證明他們信念真誠。」

判詞的另一關注點:陳官是否認為,九名被告需要為維時79日的佔領負上責任。李安然認為,陳官並沒有在判詞清楚指出「79日入晒佢哋(被告)數」。陳官認為本案所指的公眾妨擾,比起在判詞所引用的案件均更嚴重,李指,這已經暗示了陳官視79日的佔領,為本案公眾妨擾的規模。陳官在判詞引用了蜘蛛俠案、周必強案、英國R. v Roberts (Richard) 案。

周必強案的案情指,2008年10名新界的士司機因不滿運輸署實施「短加長減」方案,以的士堵塞北大嶼山公路兩邊行車線,令機場交通癱瘓4小時。英國R. v Roberts (Richard)案則是多名涉案人爬上開採石油的貨車車頂,抗議政府授權一間資源公司Cuadrilla以水力壓裂法(hydraulic fracking)開採石油,行動維時2日半至3日半,造成一條馬路被阻擋,數千人受影響。

李安然提到一點:「調番轉講,一個大型運動,要做到長期而和平係困難嘅。但咁都做到,證明咗佢哋(九子)對於和平嘅執著。」

2014年雨傘運動期間,群眾在夏愨道上搭起「大台」。資料圖片

李安然認為,陳官值得一讚的是將所有證據在判詞中羅列,亦客觀陳述了正反雙方意見。陳官所撰寫的裁決加上判刑理由,共約300頁。

不過,對於陳官在判詞形容「如果認為政府可以在一夜之間推行三子所倡議的普選是天真的」,有人質疑陳官這說法帶有政治立場,但李安然認為:「唔係啦」。他指,陳官這話只是以事論事,以佔領促使普選出現,現實上就是不切實際,而非陳官將個人政見寫入判詞,只因本案涉及政治,才讓人覺得這是陳官的政見。李稱:「都要對陳官公允,成300頁,唔可以執住嗰一句就話佢寫個人政見。」他說,陳官這番話不能與上訴庭法官楊振權的「歪風論」相提並論。

黃之鋒案中,上訴庭副庭長楊振權在判詞寫道:「香港社會近年瀰漫一股歪風‧‧‧‧‧‧一些有識之仕,鼓吹『違法達義』的口號、鼓勵他人犯法。該等人士公然蔑視法律,不但拒絕承認其違法行為有錯,更視之為光榮及值得感到自豪的行為。該些傲慢和自以為是的想法,不幸對部分年輕人造成影響‧‧‧‧‧‧」終審法院其後罕有點名表示不贊同(disapprove)楊振權法官「歪風論」。終院指出,楊官在無證據下似乎認為三子受其他人鼓勵犯法,「這並非恰當的量刑基礎,因為它忽略個別被告罪責,反而嘗試將其他人歸咎被告」。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