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李永達《判刑前的沉思》-重新認識華叔(二)


【編按:李永達出版回憶錄《判刑前的沉思》,眾新聞獲授權轉載以下內容】

李永達《判刑前的沉思》-重新認識華叔(一)

華叔是在上世紀70年代80年代發展起來的社會及政治運動領袖。華叔1973年文憑教師罷課事件冒起,跟着在1978年金禧事件再下一城。80年代中英談判之後,被中共委任為其中一個的民主派基本法起草委員,另一位是李柱銘。華叔在社會運動的歷練是很值得參考的。他在40年的政治及社會運動抗爭,都見證着他是搞群眾運動而不是搞精英份子運動,更可以了解到華叔在策劃群衆運動中的策略思維,在香港老一批甚至新一批的政治領袖是很難會再出現。

華叔在第一次大型爭權益的政治抗爭中—73年文憑教師爭取改善薪酬—他能立即掌握時機,成立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令教協這個工會及政治組織,到現在仍是民主派陣營中最有群眾規模,最有財政自主性的工會組織。連建制派中都認為,華叔在群眾及組織工作中香港人並不能搵到另一個人。華叔在八九民運時候發起支持北京學生運動,動員幾次一百萬人上街,亦是香港政治運動歷史上少有。華叔發展教協及支聯會的工作,直至到現在仍然在香港社會及政治運動中有非常重要的角色。那麼華叔在搞群眾運動中有什麼主要的理念?


第一就是要搞好群眾工作。因為在抗爭運動中當然要說理由,但是從專權的政府留意你的意見及取得一些成果退讓,肯定不是單單靠說道理。而是絕大多數情況,都是要靠群眾的壓力爭取成果。這是華叔貫徹幾十年的政治思維。其中一個重要考慮是,他尤其強調,我們所說的群眾不可以單單是那些在運動中最激進走得最前的一翼。群眾運動成功的基礎必然是,連一般時間都不參與不留心政治的人都支持你所爭取的訴求,這個群眾政治或社會運動先有成功的機會。


華叔第二個講得最多的策略就是「有理有節有利」第一個「有理」指的是就算搞抗爭運動都要鋪陳出一個重要說服群眾的道理。當這個道理在社會上擴散的時候,就算組織以外群眾不參與,他們都會默默支持。「有節」意思就是絕大多數群眾運動都不可能透過一次的運動工作已得到成果。要重複透過多次,不斷捲入更多群眾參與的時候,這些爭取才有機會得到成果。若華叔在生的時候,他很明顯是不會同意在現時很多運動中所用的「攻其一役」「盡地一煲」的手法。因為他會估計能透過一次運動就爭取到全面目標達成的機會是非常的低。例如在2016年旺角政治抗爭或在雨傘運動中龍和道抗爭手法,都是這種「攻其一役」「盡地一煲」的錯誤策略。大型運動是需要透過有節制有策略地安排,在運動中適當時間「回氣」、「整休」、「退場」等讓群眾休息,以達致在下輪策劃的運動,捲入更多的群眾,在滾動的情況之下,擴大市民的參與度,以至這個參與度已經去到一個差不多大多數市民都會支持的狀態。運動的最大要求才有機會成功。


「有利」就是對每一個階段性的成果都要牢牢「掌握鞏固」。一個群眾運動是不可能在不斷重複失敗的運動中做到士氣的提高。之後透過階段性成果的堅持,才可以令到維持到群眾參與的積極性。我相信現在很多搞社會運動的年青朋友可能你不相信華叔這一套。很多年青領袖在我觀察中並沒有那麼大的耐性,及只想希望在一段短時間中得到他們心目中理想的成果。但現實上大多數政治訴求在很多歷史中都不可能在一段短時間內可以爭取到的。沒有一種長時間準備抗爭的情況,及無比耐性,只會令自己及運動經常採取「攻其一役」而希望盡快得到成果。而大多數這做法都是以失敗告終。

我認識另一個令人欽佩的就是他對組織工作堅持。他在文憑教師爭取薪酬事件之後就開始策劃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而這個組織一直運作到現在,成為民主派中有最大群眾會員基礎的工會—擁有超過十萬會員,而且有最穩健及獨立的財政收入,而不需要求政府及外間的捐助。很多進步民主派所鄙視的「蛇齋餅糭」的活動在教協一樣持續地進行。包括一個很健全的超級市場,旅遊醫療保險各方面的服務。華叔的想法就是我們是不可能要求每一個支持你的成員每日都參與抗爭,一定要有些方法團結這批都是支持民主的人士。透過這些服務工作,一方面團結大多數人,另一方面建立到一個龐大網絡及第三就是可以為組織帶來穩定而長遠的經濟支持。 

華叔對組織的概念總是從一個策略性角度考慮,因為任何群眾運動的推展都需要一個健全組織策劃及發動。一個無組織的個人是不可能做到社會改革的工作。尤其在香港這個特定的政治環境,我們面對的是一個比香港民主派大幾千倍的中共組織。華叔在論組織的時候是尚有一句俗話「就是我們搞大了一個組織,就算共產黨要食咗我哋,都要哽死佢」,所以華叔花在教協的工作時間比很多人想像中更多更仔細。因為這是他認為能抗拒共產黨輕易消滅香港民主派的重要組織工作。但是香港民主派這10年的組織情況,我想若華叔仍在生見到,都會「擰檸頭」、「扼腕嘆息」,因為香港民主派的組織工作,在雨傘運動前後來說並沒有很大的發展。這樣就提供一個很大的機會給共產黨可以逐個擊破。一個沒有組織的群眾群體其實對共產黨的威脅是非常的少。所以很多政治學家的分析都說推翻一個政權或政治改革成功,不單單在於當時環境中,群眾對現時社會的不滿,更重要的是有一個有效率有領導的的群眾組織,將這些不滿集結及有計劃地進行抗爭。

華叔這個時間常用的運動策略口號就是「要在戰略上鄙視敵人,要在戰術上重視的人」其實這是毛澤東在1936年長征之後,被困於延安被國民黨圍困的時候,對黨員的講話。其實他要當時處理的就是共產黨當時比國民黨的規模細幾百倍,經過所謂「長征」後共產黨在死亡邊緣掙扎。若不是「西安事變」,共產黨可能已經被消滅。這個政治策略其實簡單來說,就是怎樣以少數的力量去對抗大自己好幾倍的政治力量。這就要考驗運動中的領袖怎樣去持續獲得群眾的支持,並且是能夠有計劃及策略在局部對抗中擊倒敵人,亦令群眾有勝利的成果。運用到香港的具體情況,面對組織大幾千倍的中國共產黨,在策略上民主派選擇的運動或工作中,怎樣戰勝共產黨及特區政府,同時可以不斷保持群眾的力量積極性。具體來說這包括選舉的工作,這包括共產黨及特區政府在重大政治政策失誤的時候怎樣調動群眾抗爭?包括民主派怎樣有策劃地在社區裏面建立抗爭小組織細胞,令民主派的社區實力可以持續地提升等等。

上述所提只不過是華叔在社會及政治運動中提過的幾個重點,但可以看到這種政治社會抗爭策略,在現時社會抗爭中仍有極大參考價值。所以可以說華叔是近50年香港香港政治及社會運動中最傑出的領導及策略思想家。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