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讀書樂


中國貴州省黔西南州望謨縣 ,小孩在一個巨大的書本雕塑上玩耍。Andrew S. T. Wong攝

你的第一本書,還記得嗎?

我和書本的因緣來自祖母。工人家庭出身的孩子,家裏沒有一個人有閱讀習慣,祖父母也是從未上過學的。在那個物質條件貧乏的時代,孩子們除了上學和幫忙生計外,剩下來的時間就是外出去打鬧,幸運的,鬧完便回家睡覺,不幸的,遇上壞人從此走入崎途。當時家住大窩口七層天,那些進入青春期的少年人輕易接觸到黃賭毒,左鄰右里必定有食白粉的、做小姐的、寫字花的。他們步入深淵,始於閒著無事終日流連波地結交損友,以及沉迷於暴力色情的讀物。

祖母菩薩心腸,有見及此,便拿出自己辛苦掙回來的私房錢購買漫畫書,供那些無所事事的孩子閱讀。幾把簡陋的小板凳,滿滿一筐漫畫書,我們的小家遂變成為一個名符其實的open house ,她自己則充當圖書管理員。別說祖母目不識丁,她的人格品德卻是極其高尚的。她會挑書,一切色情暴力靈異讀物都不得進門,只單單提供《老夫子》漫畫。作者王澤先生筆下人物風趣,故事詼諧,三言兩語卻道盡人生哲理道德規範,善惡有時終須報,積極傳遞正確言行道德觀念。

作者王澤和《老夫子》各主角造型。

祖母不單止給孩子供應優良圖書,還會觀察他們的言行,逗他們聊天,遇到有困惑的哀愁的就直接開解安慰,更往往充當這些年輕人和他們父母的溝通橋樑。可見祖母除了是一個好鄰居,還是一個能辨是非,心思細密的基層教育家。

在她的熏陶之下,我開始看書,第一本書應該是《老夫子》漫畫了。之後又愛上李惠珍的《十三點》,基層孩子眼中的十三點,應該是夢幻的化身吧?她擁有一切,精緻的臉蛋,曼妙的身段,無數的華服,精神與物質無比豐富,從來不為吃喝發愁;人際關係無懈可擊,交遊廣闊,從來不懂孤單,誰都喜歡她。日子在享受中渡過,時常周遊世界到處冒險,卻永遠受到幸運之神眷顧,逢凶化吉。細想,歷代文青為張愛玲筆下的女性角色傾倒不已,也許是同樣的緣由,現實太殘酷,要喘口氣就得書海裡浮沉。

網絡照片

除了逃離現實之外,《十三點》漫畫書也讓我開闊了眼界,我接觸到義丐武訓行乞辦學的仗義行為,從而明白到讀書能改變命運。另一個故事裹提及過唐朝詩人漁玄機《贈鄰女》裡燴灸人口的名句,「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郎」。這就讓小女孩對唐詩產生了好奇心,去找唐詩來讀,讀著讀著,愛上了就背,熟讀唐詩幾十首,不能吟也能偷了。

後來看《叮噹》,也就是現在叫的《多啦A夢》,中國大陸曾經譯作《機器貓》。許多年前香港兒童樂園連載,每期追讀,看到那些五花八門的小玩意新科技,便花盡心思去設計了一個太陽能發電系統,交給數學考師,讓他點評點評。回想,假若當時老師認真指導,我的前路可能從此改變。又遐想,假若牛頓、艾恩斯坦、霍金們有機會看《叮噹》的話,也許今天我們外出會用竹蜻蜓,啃記憶麵包代替翻教科書,暑假遊學坐時光機漫遊過往未來。

這樣看來,書本身其實無分上下尊卑,書本的價值是讀書人賦予的。少年時曾經在一家台灣書店打工,得以隨意閱覽各類書籍,某天正在閱讀《脂硯齋重評石頭記》,同事「臭口君」取笑我薄薄一本書要讀個好幾天,一派學者風範的店主人屠先生教訓了他一頓,年少的我也從中得益良多。屠先生說他只賣好書,而只有好讀者才配讀好書。讀好書必須要有好態度,就是花時光慢慢嘴嚼、細細琢磨,方能與作者神交,得以領會其中真昧,這才算是有價值的閱讀。

《多啦A夢》各主角造型。網絡照片

曠世巨著要是束之高閣,任其封塵發霉腐朽的話,就什麼價值都沒有。普通讀物,兒書也好,閒書也好,漫畫也好,得到讀者珍愛,用心去閱讀去體會,也許是難忘的畫面、動人的情節、突出的人物、精警的對話、流麗的文字⋯⋯也許只是那麼一點點,足以為讀者帶來開解,啟發,感動,這就是書本價值所在。

書,要多看,不能少看,更不能不看。現代年輕父母都懂的老生常談,但是怎樣成功為孩子培養閱讀的興趣?首先,父母作為幼兒模仿的對像,必須以身作則,父母愛閱讀,子女自然模仿。父母需要把閱讀當一回事,以閱讀為樂趣,非勞役,非交易,更加不是懲罰。孩子的每一天以Bed Time Read 結束,閒著無聊時以閱讀解悶,節日慶祝以書本為禮物,孩子做對了事情以書本為獎勵,闔家外遊時把逛書店參觀圖書館加入行程裡,當然可以購買圖書雜誌作為手信。

同時,家裡最好有一個書房,牆壁上幾排書櫃,琳瑯滿目的讀物,滿足全家人的習慣與口味;白天有透過紗簾滲進來的陽光,夜裏有閱讀燈發出柔和的燈光,可以盡情閱讀;長條沙發既柔軟舒適又有足夠承托,久坐不累,一人獨佔,能坐能歪能躺,或親子閱讀共享閱讀樂趣,倍添溫馨,又或懷抱貓貓狗狗共讀,增進主僕感情。沙發旁邊最好能有茶几小桌子,以供擺放零食、飲料、香茗、小酒。這樣一個閱讀空間,完美!

當然,城市居住環境狹小,要擁有一個書房談何容易?但是我們大多數人依然可以創造一個閱讀空間的,從前祖母在徙置區幾十呎單位裡開辦的小小圖書館,只有幾條小板凳和一竹筐的老夫子漫畫書,卻能為街坊小友們帶來無窮的閱讀樂趣。捉襟見肘的老太太能做到,我們一般人都能做到,不在乎條件高低,只關鍵於是否有心。

有朋友說撿起書已經頭痛發作,有人說看書不能解悶反而更悶,有人抱怨下班累死了還要看書是自虐。這是何其大的錯過!閱讀是習慣,它帶來的樂趣是終身的。這習慣一朝培養成,我們就會發現浩瀚書林如同寶藏,在等著我們來發掘。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