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從“SWOT”探究為何新加坡對「一帶一路」欲拒還迎


中國早於2013年倡議的「一帶一路」合作概念,因新加坡位處「21世紀海上絲路」的必經通道,令新加坡可擔當重要的交通及經貿角色。可是直至2017年的幾年間,新加坡卻以冷漠態度應對,受新加坡對「一帶一路」對其作為航運樞紐所帶來的改變,以及就外交關係與國家安全所帶來的影響有密切關係。近年,又因「一帶一路」將重新塑造的國際經貿格局與地緣政治形勢,而順應趨勢選擇積極參與,期望於當中獲益,而不是被邊緣化。

本文將從新加坡的地緣優勢、於中美角力夾縫中所曝露的被動弱點、「一帶一路」能為新加坡帶來的機遇,以及「一帶一路」可能對新加坡產生的威脅等方面,分析新加坡從疑慮到積極參與的考量因素和轉變。

新加坡具地緣戰略優勢

新加坡位處馬來半島南端,北隔柔佛海峽與馬來西亞分界,南隔新加坡海峽與印度尼西亞相望,握守馬六甲海峽之門戶。新加坡憑著天然良港及地理區位,成為東南亞的航運中心和連接歐洲、非洲、亞洲和大洋洲的國際航線樞紐(擁有逾200條航線連接全球600多個港口)。新加坡也是世界第三大煉油中心和重要石油貿易樞紐,更是亞洲石油貿易定價中心。「中星經濟走廊」是貫穿中南半島國家的陸路經濟帶。更是「21世紀海上絲路」的重要組成部份。總而言之,新加坡對「一帶一路」極具地緣戰略價值。

中美之地緣角力曝露新加坡的被動弱點

對缺乏天然資源且面積細小的新加坡來說,其未來經濟增長點乃藉「一帶一路」參與亞洲地區內的基建發展,並繼續保持其貿易和金融中心地位。倘若新加坡放棄參與「一帶一路」,東盟的鄰近國家將成為相關產業的承接地,可使新加坡被邊緣化。

另一個令新加坡處於尷尬位置的就是其與美國盟友關係。特別是新加坡從立國至今,與美國有廣泛且深厚的經貿、軍事及文化聯繫。於1965年新加坡宣告獨立,美國是率先承認其主權的國家,並於翌年在新加坡設立領事館。在立國後不久,多所美國大型企業到新加坡投資設廠,大力振興其電子、化工、生物醫藥、精密機械、交通設備、石油產品及煉油等產業,目前星加坡已有達200家的美國製造業公司。於2003年,美國與新加坡簽訂自由貿易協議,使星美的經貿關係快速增長,美國更成為新加坡的最大投資國。在軍事方面,美國向新加坡提供海空軍武器,而新加坡則成為美國海空軍在東南亞的主要基地,雙方陸軍亦曾舉行多次軍事演習,兩國並簽訂戰略框架協議。學術及文化交流方面,每年有達數千名的留學生赴美,且大多入讀哈佛大學、康奈爾大學、史丹褔大學及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等重點大學,回國後均晉身各行業的重要崗位,這股親美影響力不容忽視。

「一帶一路」在中南半島,以至在東南亞擴展,進而擬透過「21世紀海上絲路」連結南亞、西亞、非洲、歐洲,及大洋洲,將撼動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地緣戰略優勢。新加坡的未來經濟發展與「一帶一路」息息相關,但卻要面對與美國長期積累的政經軍事同盟關係以至外交與安全保障上的依賴,然而在中美之間保持平衡卻非易事,這也是新加坡的政經發展路向處於被動的弱點所在。

「一帶一路」為新加坡的專業服務提供機遇

缺乏天然資源且面積細小的新加坡,經濟發展依賴外貿。自建國以來,就非常重視維持及建立在海運、世界貿易及國際金融中的地位。然而新加坡隨著參與「一帶一路」,在國際航運,以至經濟走廊建設均可擔當重要的角色。

憑著位於海上交通咽喉要道的優越地理位置,加上擁有天然深水避風海港,使新加坡成為全球主要的轉口貿易中心。加上其廉潔高效的政府、健全的法制和優惠且便利的投資政策,使新加坡成為國際金融服務中心,可為「一帶一路」提供融資及其它財務服務、保險及風險評估、項目規劃與可行性研究、工程管理,與及調解、仲裁與訴訟等爭議解決辦法,及多項專業服務。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指出,中國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投資額中,約1/3乃經新加坡投資。此外,在東南亞有達2/3的基建項目亦是由新加坡負責規劃。於2018年10月,新加坡國際企業發展局與企業管理局聯合成立「亞洲基礎設施發展局」,把新加坡定位為支援亞洲各國發展公路、港口、機場、鐵路及發電站等大型基建的專業服務提供中心。現時,新加坡已開始為亞洲新興市場國家的基建項目提供融資、規劃、評估與審查等支援服務,並已定位為「一帶一路」相關項目專業服務提供者。在提供融資服務方面,新加坡政府亦促使境內的大型銀行、促險公司、投資基金,與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及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等展開銀團貸款合作,為亞洲各國的基建提供資金。

 「一帶一路」可威脅新加坡的航運地位

新加坡曾對「一帶一路」抱有疑慮,於2017年在北京舉辦的第一屆「一帶一路」國際領袖高峰論壇,新加坡總理李顯龍並未有參與。當中原因被評估為星加坡不滿中國與泰國於2015年簽訂開通克拉運河的備忘錄,中泰雙方擬共同出資,興建長達102公里,寬400公尺,水深達25公尺的雙向航道運河。運河一旦建成,將貫通印度洋及南中國海,使從歐洲、中東或非洲往中國的船隻,無需繞道馬六甲海峽,大幅縮短1200公里或2至5天的航程,這將會嚴重削弱新加坡的航運地位及經濟來源。

新加坡終找到在「一帶一路」的參與定位

2018年,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參與於上海舉行的論壇上表示,新加坡可為「一帶一路」提供融資與金融服務,新加坡也可協助中國在「一帶一路」的基建、金融互聯互通及解決商貿爭議等提供專業服務。同時,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將會參加本年4月底於北京舉辦的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可見新加坡無論是從自身發展需求,還是順應地區發展趨勢,積極參與「一帶一路」能為新加坡的國家發展帶來長遠及鉅大裨益;唯未來卻需花精力重新調整與美國的政經合作關係。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