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反引渡修例】香港人 回到街頭 毋忘初心 


2019年4月28日,星期日下午,天陰,微涼。銅鑼灣這天很不一樣,香港人來到銅鑼灣書店對面的崇光百貨前,不為購物,只為用步伐,爭番啖氣:不要被引渡返大陸。

由銅鑼灣走到金鐘政府總部的路,由2003年至今,已是16年光景。這些年間,香港人曾經對這段路,感到很迷惘、很沮喪。但原來,每當去到岌岌可危的關鍵時刻,香港人都會自動自覺回來,重拾這一段曾經讓我們改寫歷史的道路。

因為,我們相信,我們一起就有力量。

因為,我們都沒有忘記。

We are back ! 

相關報道:【圖輯】上街反送中 民陣:13萬人 警方:高峰期2.28萬人

大批市民上街反對引渡修例。美聯社圖片

 

香港人在人海中高舉「反送中」、「撤回修訂逃犯條例」等標語。美聯社圖片

早些日子不少人在Facebook慨嘆:香港人淨係識去日本玩和睇娛樂新聞,對修訂《逃犯條例》這些嚴肅重要議題似乎不聞不問。今天下午,香港人卻再次展現特性:危急關頭,自會出來。他們當中不少人已經沒上街一段日子,今次是有感去到臨界點,「真係唔可以唔出來啦」。

民間人權陣線舉辦的反對引渡修例遊行,下午3時在銅鑼灣東角道集合,距離4時起步尚有半小時,東角道已被人潮逼爆,主辦單位提早10分鐘出發,沿途不斷有市民加入。遊行大隊有兩個主要訴求:一,撤回修訂《逃犯條例》;二:林鄭月娥下台。龍尾晚上近8時到達政總,民陣稱有13萬人參與遊行,警方稱高峰期有2.28萬人。

上街者大多是中、老年人,不少白髮長者撐拐仗 、坐輪椅也要走畢全程。很多人撐起黃傘,對2014年的雨傘運動念念不忘,記得5年前說過:「We will be back」,而今天,香港人真的回來了。

九子判刑,不少市民指:「今次係政府煽惑我哋上街。」吳婉英攝

記者和一班中、老年人傾談,他們都記得30年前北京八九民運期間,百萬港人在1989年5月上街大喊「打倒李鵬」、唱《為自由》的一幕幕,而當時他們正值人生的花樣年華,享受着80年代香港的繁華盛世。今天,遊行大隊中,有人大叫「打倒共產黨」、「中共政權無法無天」,聽着聽着好像回到30年前的那年那天。

他們當然也記得,2003年7月1日,維多利亞公園黑衣人海的怒吼。今天,他們彷彿回到16年前的時空,卻感慨走不出歷史的循環軌跡。

「我冇上街十幾年啦。」70歲的江先生今天獨自一人走着走着,他對上一次遊行是2003年,和50萬香港人一起反對23條立法。之後的15年,他曾經覺得應該要對政府有希望、給予時間政府施政。「2014年佔中,我覺得好激進、唔贊成,所以沒出來撐學生。之後幾年好心淡,政治上好多嘢都事與願違,普選唔會有,但我都冇行出來,覺得行完都冇用。」他說,今次的引渡修例觸及底線,一旦通過牽連廣泛,「唔係擔心自己,而係為了下一代,影響好深遠、好嚴重,唔可以坐視不理。我唔知行完會點,但都要行。」

72歲的曾先生左腳截肢、行動不便也要上街,「我好耐冇遊行啦,身體唔好,但今次辛苦都要出來反對, 唔能夠做沉默的羔羊。修例會造成白色恐怖,佢隨時可以攞條莫須有嘅罪名拉你返大陸,人人自危。」

商人鄧先生已有5年沒上街,「今次修例真係好嚴重,日後隨時被人砌生豬肉,拉了上去的話講乜都冇用,23條都話喺香港有得審,引渡的話真係無得救,好擔心。」鄧先生自言不是「黃絲帶」,對時事政治會留意但不是十分熱衷,但今次也意識到不能不出聲,「我都有留意九子案,我覺得判刑唔公道,都會令我想喺今日出來。」

抱病在身的陳淑莊(左),與陳日君樞機(黃衣)、李永達(左三)、張秀賢(左四),在守護公義基金的街站與市民揮手。

40歲的Mandy說,過去一周九子判刑,令她有很多思考:「睇到戴耀廷、陳健民在獄中的相片,很心痛,他們成世人做過乜呢?就係做左膠、好天真咁想香港好。我想起他們一路以來的抗爭方式,就是遊行、和平,我知道他們很希望香港人今天出來,那我便出來,而引渡修例的確好恐怖、好唔尊重香港人,明明講好一國兩制,又再反口、又再出賣我哋。」

「傘運之後,成日話唔知行來做乜,但我覺得遊行其實係有用,只要我哋回歸最初力量:團結,就會有效。呢幾年我同好多人一樣都好灰心,但今次四子判監,令我想到毋忘初心。今日見到中年人、老人都出來了,很好啊,但很可惜好似唔多年輕人。我希望後生仔,可以沉穩、有耐性、有好的心理質素,這場仗要打好耐,即使今日行出來未能即時改變什麼,但是已經發出了很強烈的訊息:林鄭唔可以再扮嘢偷雞啦,唔好俾佢以為自己好掂。」

29 歲的陳先生也說:「遊行人數唔會好似以前50萬咁,但係我覺得好多嘢都互相牽動,今日我哋做咗呢部分,起碼顯示到民間力量出來,令成件事個形態有變數。修例一旦通過打開個缺口,就會令到我哋處於恐懼之中。」

遊行隊伍不時高呼「林鄭下台」、「李家超下台」、「林鄭月娥賣港求榮」等。30多歲的李先生感嘆:「林鄭做咗特首近兩年,香港有好過麼?佢連幫都唔幫香港人撐吓,淨係識擦大陸鞋,唔該佢啦。以前689係真小人,林鄭就偽君子。」

上街者要求林鄭下台。周滿鏗攝

政務司司長張建宗,被問到大批市民上街反對修訂《逃犯條例》時稱:「人數多寡不是我們的重點」,指修例有實際上的必要,重申目的有兩個,第一是要處理台灣的案件;第二,在現在的法律機制的確是有漏洞,希望盡快完成修訂工作。

政府回應遊行的新聞稿全文如下:

「自回歸以來,香港特別行政區一直嚴格按照《基本法》的規定實行「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充分體現「一國兩制」得到全面和成功落實。
   
人權和自由,包括言論和集會自由等,在香港受到《基本法》、《香港人權法案條例》及其他法律的充分保障,而法治及司法獨立是香港特區的核心價值。特區政府高度重視,亦必定全力維護。此外,律政司一直恪守憲制責任,以中立、專業和非政治化的態度,嚴格依法處理檢控工作。

《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的目的,是處理二○一八年初在台灣發生一宗涉及港人的殺人案,同時堵塞香港整體刑事事宜協作制度的漏洞,包括現時法例的地理限制和不切實可行的操作程序。政府提出的《條例草案》是經過全面及審慎的研究,並且能達到以上兩個目的。  

《條例草案》的建議絕非針對某單一司法管轄區。法例獲得修訂後,在有需要時,香港可以同一標準及互相尊重的原則,與未與香港簽訂長期移交協定的司法管轄區,以個案形式去合作處理雙方都認為需要處理的嚴重刑事案件。修例建議絶不會影響任何現行移交逃犯的長期移交安排的協定。
   
現行條例之下的人權和程序保障,包括政治罪行不移交、要符合雙重犯罪原則、死刑不移交、不能再移交至第三方、一罪不能兩審、可就拘押令申請人身保護、有上訴及司法覆核的權利等,在個案方式移交安排下會全部保留。當局對每個個案都會作全面詳細的考慮。所有移交的要求會受到行政機關及法庭雙重把關。若任何個案不達致法定要求,當局不會移交。

台灣殺人案清楚反映嚴重罪案隨時隨地發生,只是誰會是不幸的受害人。因此,我們有必要盡快填補現時制度上的缺陷,而通過《條例草案》後政府便有法律依據,與台灣盡快落實處理相關的刑事司法協助及送交疑犯要求。
   
政府知道社會對修例建議有不同的看法。立法會已成立法案委員會,快將就條例草案展開審議。政府期望法案委員會能盡快展開工作。政府會在法案委員會會議上向立法會及公眾繼續詳細解釋修例建議,以及交換意見。」

香港人,又回到金鐘了。吳婉英攝

 

We are back ! 吳婉英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