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孽緣


她強姦了我。

她清澈的雙眸透出溫柔的目光,輕聲耳語「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雖然我半信半疑,但無法的,原屬家庭已走,只好無奈接受。

初時還以禮相待,彼此相敬如賓。儘管在重大事情上分歧不絕如二十三條立法,但聲嘶力竭的抗議仍能勉強撼動她的蠻橫。我當然謹記「本性難移」這個道理—她可是中國共產黨女皇、曾於八九民運中以坦克車無情屠城的女皇!但我竟寧願相信自己在她心目中的地位是與眾不同的,何況「血濃於水」,只求河水不犯井水,平安過活便可。

好景不常,她愈加粗暴無理,喜怒無常,命令單程證、自由行、雙非兒童等部隊和內地公安把搭在我身上的華衣麗服一件一件的扯破,後來我驚覺身後淌著豆大的血珠,赫然發現我的器官早被他們活摘,身體跑著直喊「普通話是我母語」的木蝨,被趕盡殺絕的良蟲只能依附「納米屋」、劏房、天台屋和籠屋,仰望瓊樓玉宇的瑰麗。

她強姦了我。不少朋友勸我即使苟延殘喘,也要堅強地活下去,還答應尋找多國名醫替我治病,但我很清楚無人願意靠近我這燙手山芋。然而,更多的是避免殃及池魚,未及告別便離我而去,還有一群可恥的賤人假意勸導我索性與她結成夫婦,成為她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屆時強姦稱不上,還樂見愛的結合。

天真、無知奪去了我美好的青春和明亮的將來。相信中國共產黨是我一生中最大的過錯。

後來,我一命嗚呼,含鬱而終。遺體亦迅即送往他國火化,骨灰隨便撒於天地,像從沒活過似的。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