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人權觀察拆解新疆政府監控系統 收集資料、調查、拘捕一條龍 用新SIM卡、VPN被送入教育營


新疆人權狀況惡劣。自2016年底,前西藏黨委書記陳全國調任新疆黨委書記後,便以打擊恐怖主義為名,對新疆1,300萬名突厥裔穆斯林作大規模監控,限制宗教活動、遷徙,更將估計高達100萬人關押於政治教育營,對營內營外的穆斯林進行強制政治灌輸。

外界過往透過新疆人民的親身經歷或官方公布的政策資料,窺探當局對新疆穆斯林的操控及打壓手段。然而,新疆當局監控的具體對象及內容為何?哪些行為會被視為「可疑」?哪些人會被認為是「政治不可靠」?當局如何決定將哪些穆斯林送入再教育營?新疆人民以至外界都未清楚知悉。

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最新發現,新疆早於2016年8月便開始建設專門系統來統籌監控民眾的工作。組織去年初取得供公安及幹部使用、連接監控系統的手機應用程式(app),並對該手機app的程式編碼進行分析,得以進一步披露官方監控系統的具體運作。

人權觀察今日發布《中國的算法暴政:對新疆警方大規模監控APP的逆向工程》報告,揭示新疆穆斯林的個人資料、活動行蹤、人際關係等,生活中的一舉一動均受到政府有系統的監控,例如:新疆人民沒再用智能手機、用新SIM卡、家居用電量比平常多、到加油站入油的駕駛者不是登記車主等情況,都會被系統偵測到,被視之為「可疑」,隨時觸發公安調查甚至遞捕。有新疆居民因為使用新SIM卡打電話給境外家人、手機裝備VPN而被關進教育營。

相關報道:軍事原理科技監控新疆 央企承包系統、手機app

 

新疆政府派員「走訪入戶」,用監控手機app搜集民眾資料。新疆·民生網圖片

2014年,中國政府在新疆實施「嚴厲打擊暴力恐怖活動專項行動」,以反恐、維穩之名,推行侵犯人權的政策。隨著作風強硬的陳全國任新疆黨委書記,政府對新疆穆斯林打壓手段愈來愈強。人權觀察發現,自2016年8月,新疆公安部門發布招標文件,顯示當局正在新疆建設一個名為「一體化聯合作戰平台」的監控系統,其中,喀什市似乎是新疆最早期建成並推行該系統的地區之一。

一體化平台實時收集數據

人權觀察研究多份官方採購文件,指出「一體化聯合作戰平台 」從多個渠道收集新疆居民日常生活資料,包括遍布新疆的機械感應器,例如閉路電視,除了攝錄功能,部分配備人面識別技術、紅外線裝置等;wifi嗅探器(wifi sniffer),可以探測到特定範圍內的電腦、智能手機及其他電子裝置的獨特識別編號;公安檢查站,收集過站者的身分證號碼、車牌號碼等。報告提到,採購文件顯示,部分檢查站能夠「實時接收一體化推送預警情報」,可以「辨認」、「檢查」和「管控」目標。人權觀察相信,一體化平台從各個感應器存取市民的位置資訊,能夠掌握人們的活動蹤跡。

新疆街道佈滿檢查站及監控鏡頭。人權觀察報告指,監控鏡頭收集的數據會傳送至「一體化聯合作戰平台」。美聯社圖片

報告指出,除了街上的機械感應器,負責執行監控工作的人員用特定的手機應用程式(app),透過家訪、街頭截查、在檢查站或政治教育營審問等,對新疆居民進行「逐人逐戶」的「地毯式」數據收集及紀錄,亦供應資料予一體化平台。

人權觀察去年初透過公開途徑取得一款連接一體化平台的安卓(Android)手機app。組織聘請德國科技保安公司Cure53對該app進行「逆向工程」,即是從app的程式編碼,解構其內容及運作,人權觀察從中了解當地警員、幹部如何執行監控工作。人權觀察分析發現,一體化app具備多項功能,主要包括資料搜集、填交報告、收發「調查任務」指示。

人權觀察不確定使用該手機app的警員、幹部具體職級,但估計由基層幹部、警員到較高層級的政府人員亦都有使用,使用權限視乎人員層級而異。

新疆·民生網2017年9月報道,當局正加強對幹部的培訓,確保他們能夠操作監控app,務求各細微線索都做到「當天接收、當天處理、當天反饋」。新疆·民生網圖片
新疆墨玉縣50多名幹部上一體化app培訓班。墨玉縣黨建網圖片

不用智能手機、懂電焊被列「可疑人物」

一體化app紀錄新疆居民大量資料,由個人、家居到社區層面不等,包括姓名、身分證號碼、照片、手機號碼、地址、民族、身高、血型、學歷、職業、車牌號碼、車身顏色、車型、家居用電量、車輛加油量、加油站地址、外出時間、外出原因、同行者姓名等。

人權觀察隨報告發布一體化app內多個頁面。以「人員信息」頁為例,頂部欄目為「採集場景」,內有「入戶採集」、「街面採集」、「教育培訓中心採集」、「出境人員報備」、「內地新疆籍人員採集」5個選項。「姓名」、「身份證號」及「民族」欄有「點擊圖標掃描身份證自動獲取」的指示字句。

報告指,一體化app有一個頁面是人權觀察未能透過「逆向工程」技術重塑,但從程式編碼可見,該頁面是指示警員、幹部收集人們的信仰、政治地位、海外活動等資料,當中有「36種可疑人物」一欄,該欄目的選項包括「境外『回流』人員」、「長期外出務工突然返鄉人員」、「過去使用智能手機,現在突然不用手機或改用非智能手機的人員」、「過去熱衷於向清真寺捐錢捐物或替清真寺收錢收物的人員」、「無正當理由突然變賣家產外出特別是舉家外出人員」、「家庭用電異常的人員」、「懂電焊、製爆技術的人員」等。

人權觀察從一體化app的程式編碼發現,有36類人物會被監控系統視為「可疑」。一體化app程式編碼截圖/人權觀察提供

上報「可疑」個案 收發調查任務

一體化app可供警員、幹部上報「可疑」的人士、車輛、物件、事件等,內有頁面可填報涉事人士的身份證或車牌、時發時間、地點、緊急程度等,另有欄位可填文字描述,亦可上載圖片及錄音。

一體化app具備上報可疑個案的功能。一體化app截圖/人權觀察提供

人權觀察又發現,由新疆官方操控的一體化聯合作戰平台可以透過app向警員、幹部發放「調查任務」指示,包括要求他們去調查人士、車輛、物件、事件等,及後提供回覆。App的程式編碼內,有「調查任務」指示的參考樣本,羅列可疑人物叫「張三」,身份證號碼為「653222198502043265」、電話號碼是「18965983265」,又報稱他持續在不適當的地方出現、衣服穿著顯示出強烈的信仰。

一體化app「任務調查」頁面要求警員、幹部報告多項資料,包括受查對象的「銀行卡號」、「網上工具」、「家庭成員」等資料。在「網上工具」中,有51個「可疑軟件」供選取,當中包括常用通訊軟件Viber、WhatsApp、Telegram、Skype,以及多款虛擬私人網路(VPN),另有一欄供填寫相關「軟件帳號」。該頁面的末端,列有「是否有危安嫌疑 需要公安部門調查」的字句,可選「是」、「否」。


「任務調查」頁面末端提問「是否有危安嫌疑 需要公安部門調查」。一體化app截圖/人權觀察提供

報告引述曾居住於烏魯木齊、2017年離開新疆的努爾買買提(化名)指,曾經開車時被交通警截停,幾名特警上前調查,要求他交出手機,「他們在我的iPhone上插線,但我看不到他們在搜索什麼。5分鐘後,他們把手機還給我並放行。幾日後,我在加油站時,我太太的電話也被查看……大家不知道自己手機上的東西,app、網站內容等等,是否會被當做『非法』或『恐怖主義』。我也不知道所謂的非法內容是什麼。」

人權觀察指,有受訪者表示,他們或其家人因為受查時被發現手機有安裝 WhatsApp、VPN等外國軟件,而遭到關押。

多款常用通訊軟件及虛擬私人網路(VPN)都被視作「可疑軟件」。一體化app截圖/人權觀察提供

報告又指,若一體化平台從監控數據發現「異常」的情況,例如發現某個市民的手機無法追蹤、使用新電話(平台中沒有紀錄的電話)、家居用電多於或少於平常、出國旅行時間「過長」、到加油站入油的人與汽車登記車主不同等「可疑」情況,都可能透過一體化app向警員、幹部發出「警報」,指示他們展開調查。

以用電量異常的調查個案為例,負責調查的人員需在app填寫用電異常的日期、是否發現製爆工具或原料、用電異常的原因(可選取「新增家用電器」、「裝修」、「農作」、「發現切割機、電焊機等非家用電器用棄不合理」、「無法解釋,存在可疑」、「其他」),頁面末端亦有詢問「是否有危安嫌疑 需要公安部門調查」。


報告指出,一體化app有追蹤脫離新疆監控網絡的人,例如有頁面是記錄進出新疆的資料,並可標註是否需要進行調查,惟人權觀察尚未知道新疆的一體化平台有否、如何連接新疆以外的監控系統。

市民、幹部層層受監控

報告提到,一體化app尚有其他功能,例如查看系統內的居民資料,包括姓名、身份證號碼、戶號、地址等,可存取的資料視乎用戶權限而異;人面辨識功能,可供警員和幹部用來確認核查對象與系統紀錄的樣貌是否相符;wifi偵測,從特定範圍內的無線網絡收集資訊,包括SSID(service set identifier)、加密方式(encryption method)、GPS位置等。

此外,一體化app有地圖定位功能,既配備地圖功能,亦能夠紀錄用戶的GPS定位。高級官員經一體化app分派工作給下級幹部後,可以在app為下級幹部的工作表現評分。換言之,警員和幹部是否按照指示到某些地點工作、執行任務,同樣受到監控。

買新SIM卡、用VPN被關押再教育營

報告引述大學生艾霖(化名)指,有警員曾致電其居於新疆的母親,詢問她使用了她的手機號碼多久,她回覆說「11年」,但警員反駁:「 你說謊,只有7年!」艾霖母親受驚,隨即掛線,及後用兒子的身份證買一張新的SIM卡,並用新SIM卡致電身在境外讀書的艾霖。兩日後,艾霖的母親及兄弟便因為購買及便用新SIM卡而被關進政治教育營。

人權觀察中國部資深研究員王松蓮又舉例,有新疆家庭曾收到自稱一體化聯合作戰平台人員的來電,詢問為何有家庭成員使用VPN,而該家庭成員不久後亦被關押至再教育營。

據學者估計,新疆目前有高達100萬名穆斯林被關押於政治教育營。美聯社圖片

人權觀察批評,新疆當局透過一體化app對民眾進行侵擾性、大規模收集個人資料的措施,相關人員有否向居民說明檢查及記錄日常生活數據的安排、相關資料有何用途或如何存儲,以及收集數據前有否徵得市民同意亦成疑。

王松蓮相信,一體化聯合作戰平台對新疆每一個人都進行監控。人權觀察從一體化app的程式編碼中發現, 系統內有「信息採集」、「滯留審查」、「立即抓捕」等行動指示。她批評:「新疆警方正在對民眾的合法行為進行非法的資料收集,然後利用這些資料來對付他們。」

人權觀察質疑,新疆穆斯林很多平常、合法的活動都會被視為「可疑」行為,系統可根據這些含糊籠統的標準,生成可疑人員名單,再由官員決定是否拘捕。官方傾向拘捕「政治上不可靠」的人,寧枉勿縱。被拘捕者在基本程序保障欠奉的情況下被審問,不能請律師,部分人更遭受酷刑或其他虐待。

人權觀察敦促中國政府關閉一體化平台,刪除從新疆收集到的所有數據,停止監視、控制穆斯林的強制措施,並全面關閉政治教育營。

相關報道:

人權觀察:新疆「政治教育營」改造百萬穆斯林 官員家訪同睡、QR CODE採DNA嚴密監控

家有地圖指南針、戒煙戒酒被列「宗教極端活動」 人權觀察:新疆穆斯林受「空前嚴格限制」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